837、混沌苏醒


小说:大王饶命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吕树静静的待在深海之下的一个海沟里,黑暗将他彻底笼罩,吕树相信弗朗西斯科不会贸然追下来,但他也同样不确定弗朗西斯科到底走没走。品

 他看着山河印里呼呼大睡的混沌有点恨铁不成钢,如果这货醒了自己哪用这么憋屈?

 吕树笃定弗朗西斯科是刚刚晋升a级的,而且晋升手段必然有问题,所以导致主教和弗朗西斯科虽然有着碾压b级的实力境界,却在同境界属于弱势。

 所以这种情况下,吕树觉得只要混沌醒了,自己完全可以和弗朗西斯科一战啊。

 打不过a级的聂廷还打不过a级的弗朗西斯科吗?

 这次收获还是很大的,吕树发现这货轮又是一大堆的物资,不仅如此,竟然还有三万件制式法器,这些法器质量要信仰理论部的好一点,但说实话也好不到哪里去。

 吕树琢磨着,这不会是黑暗王国给各大组织提供的物资吧,原本自己劫走粮草断了他们的后勤,结果这又送来了一批。

 这要说黑暗王国没在这件事情里承担重要角色,吕树一点都不信。

 不过这事说来也真是巧了,吕树都没想到自己能撞这三艘货轮啊。

 这搞得好像他吕树专门跟各大组织的后勤过不去一样,哪有物资哪有他,弄得吕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然而吕树觉得这一次真不怪他啊,说出去了可能别人都不信,这次真是物资找到的他啊!

 弗朗西斯科真是自己的福将,吕树在心里已经把弗朗西斯科称为福将了,他决定以后要是再碰弗朗西斯科,得先说一声谢谢再开打。

 吕树看向山河印之内,那3艘超级货轮和31辆运输车静静的躺在山河印,运输车是没人的这个吕树确定,但货轮必然有人,所以吕树在想,如果活人进入了山河印里会有什么反应?

 此时吕树终于明白,那货轮的人一个个全都窒息而死,他们颜面、口唇青紫,典型的窒息死亡特征,话说这是因为山河印内没有空气吗?

 那如果有空气的话,这些人是不是可以活下来了?那问题来了,混沌是不用呼吸的啊?吕树才意识到这一点。

 当时吕树把货轮收进山河印里的时候是遭遇到了阻力的,那是灵力与星辰之力的碰撞,吕树想那可能是货轮的人在抵抗山河印的拉扯之力,像是他水系也没法直接把人体血液给导出敌人身体一样,因为对方会抵抗。

 这点足以说明吕树并不能依靠山河印来为所欲为,真要是打架的时候能把所有人给装进来那真是太爽了,吕树都不用费劲把人弄死,让敌人在里面自己玩泥巴好了啊。

 到时候吕树还能给他们凑一桌麻将……不对,一桌可能不够,吕树觉得自己现在的敌人怎么也能凑一个赌场了吧。

 只不过现在吕树还没法确定之前的阻力到底是不是觉醒者在抵抗山河印的意志,也不清楚对方是个什么等级,所以还得论证才行……回去找陈祖安试试?反正窒息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等等,这货轮里面竟然还有三个活人,吕树神识往货轮内部深入的时候,赫然发现有三个人正躲在船舱里面抱着一个氧气瓶,一人一口可怜巴巴的轮流吸氧……

 这么大的货轮怎么可能没有救生设备?然而数百人竟只有这三个人救了自己,吕树愕然半晌都没想好该怎么处置这仨人,按说黑暗王国里面的选手他是一点也不同情的,见一个杀一个绝对不会冤枉。

 但吕树看向山河印内一望无际的空间,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山河印开辟一个新的世界啊?灌注氧气、泥土、河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形成一个内循环出来,那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属于他吕树的王国!

 吕树控制着三个人从货轮里出来,此时吕树又遭遇了之前的灵力抵抗,那三个人死死抱着氧气瓶挣扎着飞出货轮,然后他们看到山河印里的场景惊呆了……

 三十多辆运输车静静的停在山河印灰色的雾气地面,还有金条、现金、密密麻麻的三叉戟,而三叉戟卧着一条长达一百多米的黑龙。

 那黑龙犹如图腾一般威严,胡须无风自动,黑色的鳞片显的坚硬与不可摧毁。

 三个人屏气凝息,这特么到底是哪里啊?!他们都不敢大声出气,生怕把这黑龙给吵醒了。

 在此时,吕树还在想怎么忽悠着这三个人给他种地,要是这三人里有植物系和土系、水系更方便了啊。

 然而还没等他想好呢,吕树忽然发现混沌竟睁开了双眼,嗷的一口,把三个人吞掉了……

 吕树:“……你给我出来!”

 早不醒晚不醒,你现在醒?让你吃他们了吗?

 吕树当即把混沌给拉出了山河印,混沌在海底撒了欢一样的搅动着海水,结果搅起了海底一大堆灰白色的尘霾。

 吕树面无表情的看着混沌,心想这是亲儿子呢不能为了这点小事跟亲儿子计较,等混沌玩过瘾了跑来蹭了蹭吕树:“嘤嘤嘤!”

 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怎么的,在这海底深处,这嘤嘤嘤三个音节都清晰无……

 吕树操控着水流稳定下来后对混沌说道:“别闹了,跟我出去杀人,这次不能睡了,不然三叉戟全都没收!”

 混沌:“嘤嘤嘤?”

 “杀谁?”吕树想了想:“甭管杀谁,杀了行。”

 “嘤嘤嘤!”

 吕树好道:“你能带着我飞?”

 咦,这倒是以前吕树的思维盲区,他知道混沌是可以飞的,但是没想过让混沌带着他飞!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吕树提前能享受a级的待遇了?!

 没有人类不想飞的,尤其是在城市堵车情况越发严重之后……

 吕树有点跃跃欲试,他稳稳的站在混沌的大脑袋抓住对方的犄角,吕树还耐心交代道:“这个要杀的人可能会很难缠,你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反正不管怎么说都要弄死他!”

 “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