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盛世佛,乱世道(下)


小说:天唐锦绣  作者:公子許

 房俊奇道:“世人尽皆将您当成活神仙,这虽然有些夸张,但起码也是个半仙儿……”

 袁天罡顿时一瞪眼。

 “活神仙”那是赞誉之辞,“半仙儿”可不是什么好话,民间将那些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称之为“半仙儿”,满满的全是嘲讽鄙视。

 你当老道不知道?

 房俊咳了一声,续道:“……您这等奇人,就应当闲云野鹤餐风饮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些红尘俗世纷纷扰扰,在您眼中不应当只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么?”

 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袁天罡缓缓吐出口气,苦恼道:“谁又能真正斩断红尘,逍遥世外呢?人活于世,总归会有太多的不舍与牵挂。老朽一生修道,可一生也解不脱道家这个机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又岂能不在意道家之前程福祉呢?”

 人活于世,总会有着这样那样的牵挂和羁绊,没有谁能当真斩断红尘、六根清净。

 袁天罡因道门而名满天下,回过头来,他就得为了道门的盛衰殚精竭虑。

 且不说这其中对于道门的归属感,单单只是一句“人言可畏”,便足以将他“活神仙”的名誉击碎。

 道门培养了你,结果道门有难你却袖手旁观,参你的玄、悟你的道,这岂不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所以纵使如袁天罡这样的奇人异士,也难以摆脱世俗之羁绊。

 房俊执壶,给袁天罡面前茶杯续满茶水,既然袁天罡问起佛道之兴衰罔替,纵观历史的他自然当仁不让。

 不夸张的说,他与这个时代的人在见识和知识积累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即便是这个时代最出类拔萃的,敢满天下的喊一声“读书万卷,学富五车”,在房俊面前也照样是渣。

 尤其是经历了无数大能总结、归纳而形成的各个学科的系统知识,足以傲视当代。

 不说后世爆炸一般迅猛发展的自然科学、电子科学,单单只是拿历史来说,唐朝人读过几本史书?

 广为人知者,便是《春秋》、《左转》、《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

 《晋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南史》、《北史》这些史书还是近些年编撰而成。

 似《竹书纪年》这等孤本,就连名字听过的都几个,有谁见过?

 信息量太过狭窄,便制约了世人对于知识的摄取程度,而且这些知识大多都掌握极少数的一部分手中,等闲绝不私相授受。

 司马迁为何能够著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进而名传千古?除去他本身的才华,“家学渊源”亦是很重要的一点,司马家世代皆为汉朝之史官,唯有他们才能接触到那些珍贵的历史信息。

 而后世信息爆炸,只要你想学,你便可以找得到任何一本史料……

 所以对于道门发展之利弊,房俊的见识绝对冠于当代。

 袁天罡知道房俊才华横溢,又是朝廷重臣,见解自然有独到之处,事关道门之前景,便收起平素的桀骜不驯,虚心求教:“二郎但有所教,还请直言不讳。”

 房俊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并非要在袁天罡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而是应当与其剖析这其中的成破厉害,或许便可以使得道门走上一条完全不同于历史轨迹的道路,更能够在华夏历史的发展上起到承前启后、推波助澜的作用。

 依着道门于华夏的深厚影响力,其绝对不应当只是在民族危亡、神州板荡之际单打独斗,甚至于后期的明哲保身。

 当然,更重要的是若能将这个老道忽悠得迷糊了,他或许就没那个闲心盯着自己“面相殊异”来说事儿……

 取过水壶,将壶中开水倾注入茶壶之内,略微等待了一会儿,房俊也趁机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言辞,而后给袁天罡斟茶,这才说道:“某阅览史书,发现了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一言以蔽之,便是‘盛世佛,乱世道’。”

 袁天罡白眉微蹙,神情茫然:“此言何意?”

 房俊请他饮茶,笑道:“简单来说,就是乱世道士下山救世,和尚关门避祸;盛世道士归隐深山,和尚出门圈钱。”

 袁天罡:“……”

 细细深思一番,便豁然开朗,赞道:“一言而道尽佛道两家之风格,二郎不愧‘才高九斗’之名。”

 在这个年代,佛门与道家可谓泾渭分明、高下显著,道家之神髓非是读书人不能领悟,而天底下的读书人都是统治阶级,所以道家“形而上”,在上层阶级之内发展,有一些“曲高和寡”的意味。

 既然与统治阶级关系密切,所以道家从来不在乎钱,也从来不差钱。

 佛门则不同,他们来自于番邦异域,早期的传播便是在下层民众之间。居于社会底层的百姓生活艰苦,他们连肚子都吃不饱,哪里有奢望修道炼丹、长生不老的物质基础?

 佛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核心思想“仁善”、“忍耐”迅速被苦难的百姓所接受。

 “仁善”是所有底层民众的述求,古今皆然,越是困苦的百姓,越是希望那些“上位者”能够有仁爱、慈善之心,而非是为富不仁。“忍耐”更是杀手锏,穷苦百姓们愿意相信“今生受尽苦难,来生便会逆转”这样的教义。

 这辈子已然无望过上锦衣玉食的好日子,那就只能寄希望于下辈子,并且坚信那些这辈子享受了荣华富贵的贵人们,下辈子做牛做马做畜生……

 因为佛门扎根与底层民众,而这些民众生存不易,没有更多的钱财来供奉佛门,所以他们很缺钱。

 任何一个组织的存在与发展都离不开金钱的支撑,所以佛门广置田地、大肆放“印子钱”,都是为了攫取钱财。

 而这,也正是眼下佛门遭受诟病之处。

 ……

 袁天罡对房俊的这一句“乱世道士下山救世,和尚关门避祸;盛世道士归隐深山,和尚出门圈钱”赞叹不已,并且很是认同。

 起码从表面的意思来看,这分明就是抬高道家、贬低佛门,如何能不欣喜?

 房俊道:“佛门与道家之区别,更多是在入世的思想上。道家讲究‘避世修行,无为之治’,何为‘无为’?以我之见‘无为’并非不作为,而是指不过分的干预,顺其自然。当乱世来临,天下动荡,百姓的生活轨迹受到严重干扰,这便于道家的宗旨所违背,所以道家弟子出门下山,以求匡扶正道。”

 “精辟!”

 袁天罡很难相信一个如此年轻,且从未与道家有过深入接触的人会有如此一针见血的见识。

 他呷了口茶水,津津有味道:“那佛门又如何?”

 房俊心说考我呐?

 咱从不忽悠人,但是抡起忽悠人的本事,也绝不怵谁……

 “而佛家讲究的是‘入世修行,度化世人’,不仅自己要修行成佛,更要用自己的善念、善心、善行去度化世人,使更多的人向佛为善,而也只有在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又有所不足,才会有心思去追求心灵上的更高层次进化。乱世之时,百姓食不果腹,谈什么成仙成佛?佛门存在的基础都在摇摇欲坠,实力受到严重削弱,所以只能暂时收敛,等待天下平定,卷土重来。”

 “精辟!”

 袁天罡拍案惊叹。

 他连续用了两个“精辟”,可见其心中之暗叹惊诧!

 这一番对于佛道两家的论述,可谓鞭辟入里、入木三分,直接揭开了内在之宗旨。

 能够有这样的见识,普天之下,寥寥无几。

 他急迫问道:“依你之见,如今盛世来临,佛门存在之土壤愈加肥沃,发展亦必然攀上一个更高的程度,而道家即将迎来沉沦之时……道家应当如何应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