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番外05《新生》


小说:丧病大学  作者:颜凉雨

 十二月下旬的校园,总是显得很萧瑟。本文由首发

 树叶落尽,满校绿色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小松,南郊风又大,来往同学总是低着头,裹紧了衣服,行色匆匆,不愿在户外多停留一秒。

 宋斐已经在致远楼门口蹲了半个小时了。

 他也不想来这么早,但宿舍里一个人没有——向阳、任哲都和戚言一样,正在这里参加考试——空荡荡的寝室,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总让人不愿意久留。

 外面固然冷,可时不时能看见同学从路上经过,至少让人没那么紧绷了。

 不知是不是那场灾难的后遗症,他现在就喜欢人多的地方。

 交卷铃声终于响起。

 很快,便有同学陆续出来。

 宋斐起身上前,来到一棵树下。这是上午他考试时,戚言等待的地方,不同的是戚言正襟危站,他却偏要倚着树,营造出一种“我也没有等得很认真”的假象。

 戚言出来了。

 尽管混在人群里,宋斐还是一眼揪住了他。

 仿佛早有预感,戚言径直往这个方向看来,隔着人群对上宋斐的视线,淡淡一笑。

 宋斐很庆幸自己靠了树,不然这会儿指不定被电成什么样了。

 “感觉如何?”待戚言走到眼前,宋斐忙不迭关心询问。

 “挺好。”

 “挺好是怎么个好法?能过不能过?”

 “尽人事听天命。”

 “……”

 宋斐发誓,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这段对话就是完全copy的上午!

 只不过那时候考试的是自己,等待的是戚言。

 “行,我更正,我觉得我这回能过。”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戚言总算满意,这才揽住他脖子,动作之坦然,从外人看来就像是纯洁的哥俩好。

 “等过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不play了?”宋斐愣住,小清新不是男朋友的风格啊。

 “吃饱了不晕船。”

 “……”他就知道还得浪!

 手机忽然响起来,来电显示——乔司奇。

 “哪儿呢?”电话刚接通,乔同学就直截了当地问,完全不用客套寒暄。

 “致远楼。”

 “你不是上午考试吗?”

 “等戚言呢,我俩刚会合。”

 “那别磨蹭了赶紧过来,这边人全了。”

 “ok。”

 晚上五点半,天色渐暗,华灯初上。

 今天是那场灾难爆发的一周年,市中心的纪念碑已在白天落成,晚上则是露天的文艺纪念活动。

 受考试所限,武生班小伙伴们只能约在六级结束之后,再一起奔赴市区。

 刚走到厚德楼背面,宋斐就看见十三个小伙伴站在不远处的阳光房门口,你推推我,我怼怼你,奔放地联络战友情,阵仗之壮观,吓着了好几个想去地下停车场的老师。

 等等,十三个?

 疑惑间,宋斐和戚言已经来到战友们面前,前者也终于确认,不是自己眼花——

 “邝野?!”

 “我知道你想问我怎么过来了,”对于这个已经回答了好几遍的问题,一身商务范的邝同学已经驾轻就熟,“显然,机智的我已经提前预料到了你们车少人多的问题,所以就带着我的小马过来支援了。”

 邝野口中的小马,其实就是他那辆按揭的马自达。

 作为武生班唯一的毕业生,邝同学现在混得还算不错。跳过大四最后一个学期,直接进入那家世界五百强,如今实习期满,顺利转正,俨然有为青年。

 十五个人,两辆车,一辆机车,不能说不够,但要统筹规划。

 比如乔司奇的司机位置必须被剥夺,交由周一律赞替,再比如马维森的机车虽然勉强能塞两个人,可鉴于傅熙元抵死不从,其他小伙伴又完全没有乘客经验,最终只能让马同学孤零零地风驰电掣。

 于是约好市区内的集合地点后,马维森先走,周一律、邝野司机就位,剩下的十二人一车五个,一车七个。

 超载是肯定超载的,但每车都只超载了一个人,所以小伙伴们挤挤,也就坐下了。

 宋斐跟戚言坐的是邝野的车,同车的还有副驾驶的林娣蕾,以及一同挤在后座的罗庚和李璟煜。

 宋斐挨着车窗,景色从窗外飞驰而过,快得甚至留不下残影。

 大学城周围的荒地已经开始起楼了,到处都是围起来的工地,再不见昔日的荒凉。

 这样也好,他想,当旧的场景消失,发生在这场景中的伤痛,也会一并淡去。

 车一路驶上那条贯穿城市南北的中央大道。

 两边都是行人,沿途的车越来越多,灯火也越来越辉煌。

 车内的小伙伴们都很安静,宋斐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想和自己一样的事情。

 上次开在这条路上,是为了逃命。

 这次开在这条路上,是为了祭奠。

 前后不过一年,恍如隔世。

 越临近市中心,车流越多,车速越缓,及至看见举办纪念活动的古城墙,车再也走不动。

 武生班小伙伴们索性转弯,把车停在开出去很远的地方,然后徒步走回来,从另外一个入口上了城墙。

 露天文艺表演的那段城墙已被封闭,只有演出人员可以进入。所以观众只能在其他位置的城墙上,或者城墙下,驻足观看。

 因登城墙要门票,视野又不算最佳,故而宋斐他们所在的这里,人不算多。

 此时表演已经开始,从他们的角度看不清舞台上的人,但可以看得清大屏幕,更能听得见音箱里传出的歌声。

 那是一个老艺术家,声音浑厚有力,曲调铿锵激昂。

 武生班小伙伴们静静地听着,有的似乎在想什么,有的似乎什么都没想。

 其实舞台上表演的什么不重要,只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们觉得应该来纪念一下,不论用什么方式。

 城墙上到处可见浅淡色的花,白的,黄的,有些伤感。

 老艺术家演出结束,主持人上场,开始煽情。

 宋斐看向身旁的戚言,后者正好也在看他。

 “怎么了?”戚言问。

 宋斐摇摇头,有些恍惚道:“就是觉得一年了,真快。”

 戚言轻轻揽住他肩膀,不说话,只那样揽着,感受彼此的体温。

 “wilson……johns?你俩怎么在这?”身后忽然传来男声。

 武生班小伙伴集体回头,发现是一位陌生的男同学。

 当然对于马乔二位,另当别论——

 “black?!”

 小伙伴们反应过来,得,这是终于凑成外院的吉祥三宝了。

 男同学没看见宋斐他们,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乔司奇和马维森身上,因为这场面实在是太千载难逢了,完全值得回去跟知晓内情的同学大书特书:“你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一起登城墙?”

 不知怎么就肩并肩靠在城墙上的乔马二人面面相觑,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解释,因为化敌为友的全过程实在太漫长,非要找源头,那就得从武生班决定往校园外面逃开始了,这要真说起来,能讲上三天三夜。

 宋斐叹口气,走过来帮战友解围:“简单的说就是甭管谁把谁女朋友撬了,都已经是前尘往事,他俩现在已经是不离不弃的好兄弟了。”语毕,对男同学伸出手,“这位同学你好,我是历史院的宋斐。”

 男同学条件反射地回握,握住了才回过神,愣愣道:“他俩根本没女朋友,谁撬谁的啊?你好,我是外语学院的池新。”

 宋斐:“他俩……没女朋友?”

 池新:“没啊,争着追我们班的纪遥,都快打起来了,最后谁也没追上,人家直接申请国外大学交换……哎你俩要把我拖到哪里我才刚上来还没看表演呢——”

 目送池同学被两位战友拖向黑暗的远处,宋斐回过头来,跟众战友对视。

 片刻后,十三个小伙伴重新趴到城墙上,望着远处天空,齐声叹气:“太无耻了。”

 乔司奇和马维森回来的时候,宋斐电话正好响起。

 批判骗子的事情只得交给其他小伙伴代劳,他则掏出手机看来电显示,结果上面跳动的是个未知号码。

 宋斐第一反应是骗子,但还是疑惑地按下接听:“喂?”

 “是我。”那边没报名字,但说得极有自信。

 宋斐惊讶地张大嘴:“王轻远?!”

 正批丨斗乔马的小伙伴们瞬间安静,纷纷围过来。

 宋斐索性把听筒调成扬声器。

 王轻远:“嗯,是我,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全体小伙伴:“因为我们都在啊——”

 电话那头怔了下,然后乐了:“武生班聚会?”

 宋斐:“我们现在城墙上呢,今天……是一周年。”

 王轻远沉默,良久。

 宋斐连忙换个话题:“你怎么样?”

 没等王轻远回答,罗庚又过来控诉:“你小子不够意思,这么长时间也没个消息,不能用手机好歹也给我们写封信啊。”

 乔司奇凑过来:“你现在在哪呢?”

 李璟煜补充:“当兵是不是挺辛苦的?”

 周一律:“没被人欺负吧?”

 小伙伴七嘴八舌,别说王轻远,宋斐都要头炸了:“你们能不能一个一个来!”

 不想电话那边倒不疾不徐,开始逐一回答:“挺好的;写信麻烦,也没什么可写的,每天就是训练;不辛苦;没人欺负我。”

 乔司奇:“呃,你们觉没觉得他好像独独跳过了我的问题……”

 王轻远:“部队有保密条例,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哪。”

 乔司奇:“啊,对不起。”

 王轻远:“没事。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能讲。”

 宋斐:“喂,你可别犯错误——”

 王轻远:“我在祖国需要我的地方。”

 当——

 是钟声,正在不远处的钟楼上敲响。

 城墙上忽然安静下来,不是宋斐他们这边,而是全部城墙,无论舞台上的主持人,演员,还是城墙上的观众,城墙下的路人。

 手机仍然连通着,那边的王轻远和他们一样,也在认真聆听。

 当——

 宋斐知道,很快,这钟声就会传遍整个古城。

 晨钟暮鼓,这是千百年延续下来的——钟声里,新的一天开始,孕着生机,带着希望。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丧病大学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元旦开坑,到今天,正好四个半月。感谢所有小伙伴给我的鼓励和支持,让我感觉是和你们一起,经历了这场末世冒险,很刺激,很过瘾,又很幸福。

 如果不嫌弃,咱们下本见,再来一场不知道会有什么冒出来的旅行~比心。

 ————————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52(x4)、百里、鲸大猫、山岛一野的深水鱼雷!!!

 感谢esther、银子妈的浅水炸弹!!

 感谢乔司奇、luxi、狐狸猫猫狼的火箭炮!

 感谢便当了的丧尸a、aaa、三三不忙、流尽年光(x2)的手榴弹!

 感谢19915968、阿提、九月鸦、二凌、虹月、上风、椒盐腿肉、湘南海的风、阿卡、在焉、枫叶落纷纷、zozozo、大雨雨、夜夜加班刀、小五爱吃肉、安格尔、酿蜜为语、fanmaoer、ahahaha、依歆、嘻嘻嘻嘻嘻嘻、浅草、踢阿娜、城海(x2)、横不是横、gladys、兰花豆、酸菜同志、23200508(x3)、fy、重名烦死了(x2)、流星麻麻、狮子尾五月、流尽年光、akino、无语伦比、qing803、四月丶酱、你爱的人向你的菊花、阿沁(x8)、么么疯了、傻乐、棠梨煎雪、泠瑾墨、knight不是大怪兽、禾呈、蝶瑟、长留此生独命唱、妹妹、ning77777、没有牙齿的节操、我的路是飞、坊鱼、周乔cp、柠檬糖、alpha、绿豆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