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又打起来了


小说: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作者:YTT桃桃

 江源达是坐进龚老二的宝马车里。

 因为龚老二提议道:“你别开车了,不是腰拧了吗?等回来让小五送你一趟,到我那了,你就得听二哥安排,知道不?”

 江源达开玩笑说:“行,咱也坐坐宝马。”

 孙丽立马招手喊道:“大舅,等我一下。”她就近也钻进了这台车,上车才想起来:“我妈呢?”然后往后车看了一眼,啊,在那台上呢,那个龚叔叔拉着呢,然后就欢乐的和江男江浩刘澈摆手再见。

 两台车出发,目的地,老家县城。

 宝马车里,小五负责开车,江源达歪在后座,脚边是大外甥女,副驾驶是龚老二。

 龚老二那话题可多了,讲外面的世界,讲他的发家创业史,讲老毛子那头的见闻,要不是碍于孙丽在,就差和江源达唏嘘俄罗斯大美女了。

 但是再看后车帕萨特里头,除了歌声……就是歌声。

 “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

 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明天我就要离开。

 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

 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一次次默默走开。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

 龚海成就是在这歌声中开口的。

 他先看了眼后视镜,发现江源芳坐在后面一直看车窗外,他说:“你把衣服洗了?”

 “嗯。”

 “昨晚喝那么多还能洗衣服?”

 江源芳心想,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没有话就别吱声了行不?管得着吗?她就爱洗衣裳,烦人。

 就这忽然露出的厌烦表情,让开车的龚海成捕捉到了,他舔了一下唇,咽下了你打开那个袋子的话。

 人家都洗完了,穿干净的,还送什么裙子。

 歌曲又换成了“萍聚”,这回是江源芳主动说话。

 “嗳?我皮包呢?”

 “在前面手抠里,要不然我靠边停车,你坐前面来?”

 “不用了,下车别忘了提醒我。”

 “好。”

 随后就这样突然没话了,歌声自然就显得很突兀: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龚海成觉得这气氛要不得,他和江源芳明明都是能白话的人,都挺爱说的,怎么就成这样了。

 刚要张嘴,电话又响了,这回,他在接听那一瞬就将音响关掉。

 江源芳以为龚海成是接了哪个女人电话,说话不方便呗,要不然能嗯一声就不吭声了嘛。

 笨寻思吧,男人要是真有钱,他和谁今生都有缘。

 男人多会活呢,连同她哥在内,那一个个有家都挡不住想出去潇洒的心,就更不用说这死老婆的了,这些年能闲着吗?

 结果她正在心里吐槽,龚海成脸色看起来淡淡的,将电话往后面一递,说道:“你的。”

 是的,孙建权终于来电话了,在江源景家电话打不通,在他以为大舅哥指定还在号子里蹲着打手机也没用时,他灵机一动,调出了家里的来电显,心想试试吧,还真找着人了。

 孙建权上来就问:“刚才谁接的电话?谁的手机?”

 “我哥朋友的。”

 “咋样啊那头?用不用我去啊?”

 江源芳又开始装上了,家丑不可外扬,昨晚都不记得自己胡说八道些什么了,就够丢人的。

 虽然心里在骂,你现在想当好人了,晚了,但是张嘴说的却是:“不用,我们往家回呢,我哥,丽丽。”

 “你哥?他俩出来啦?啥事没有?一点事也没有?”

 妈的,不信是怎么着,让你失望了是吧!

 江源芳是强咬着牙,咽下这口气说道:“对,啥事没有,我哥有个朋友,家里老人下葬,他回县里看看。你还有没有事?没事挂了回家说,人家的手机,电话费挺贵的。”

 孙建权脑子空白一瞬,紧接着立刻急急问道:“别啊,那哥来了,得到家吃饭啊,我去买点儿菜?”

 “用不着,就我哥县里的那些朋友知道他回来了,请他都忙不过来,上咱们家吃什么饭。”

 心话儿:上回给你家桌子掀了,忘啦?我哥那人可记性好,根本不能去端饭碗。

 孙建权犟道:“那能一样嘛,我是他妹夫,你是他妹妹,这跟别人可不同,我告诉你,得让哥来家,我这就去买菜做饭,对了,你们现在到哪了?我骑车子去收费站迎迎你们。”

 “用不着用不着的呢!”

 江源芳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烦躁的不得了,发现龚海成正在后视镜里观察她,她赶紧低头捂紧手机,只能又好声好气说道:

 “我们开车回来的,你去迎,到时候你在后面骑自行车追啊?我哥能看得下去眼吗?还得下来招呼你,给你自行车放人汽车里头不方便,我哥也是坐朋友车,你明不明白?就在家吧,啊?我到了就和丽丽回家,哪也不去。”

 这让人气短的通话,终于挂断了。

 龚海成也至此再没说什么,这回他也不嫌弃车里闷了,他自己就莫名其妙生起了闷气。

 本想着,和江源芳聊聊这些年,他都在忙什么呢,干的是什么买卖,他家现在的情况,家里有大嫂给做饭,儿子是什么性格,再问问江源芳孙丽学习方面什么的。

 然后把话题拐到以后,说一下过些天就要在哈拉滨安家,房子早就买完了,到时候,小芳你要是去看老爷子,到他那坐坐,反正总之得说话啊,亲过嘴,他一个大男人,他不主动谁主动。

 但是,此刻,得,龚海成什么也不想说了,嘴里涩涩的。

 只觉得,还说那些臭氧层子干啥?人家有老公,有漂亮的大闺女,有家。

 当看到“某县欢迎你”几个大字时,江源芳开口了:“靠边停一下,我跟我哥打声招呼,就在这下。”

 “好。”

 “我包?”

 龚海成将皮包递了过去,他坐在车里,眼睁睁地看着江源芳和她女儿越走越远的背影。

 ……

 县里最大的饭店,江源达他们一行人到了就直奔这里。

 龚海成撒完尿出来,正洗手呢,转身就跟人撞个满怀,对方喝的还挺多。

 他抬头一看,这不就是那啤酒厂的胡厂长嘛,敢跳舞对江源芳动手动脚。

 龚海成挑了下眉:“C你妈你瞎啊!”

 然后服务员就欲哭无泪跑进包间喊道:“你们桌客人和人打起来了。”

 呼一声,龚家立刻连男带女全部起立,还有人抄起了酒瓶子。

 同一时间,到家的江源芳刚拉开皮包就愣住了,里面有一款银色手机,还有一张字条,字写的很丑很丑,言简意赅道:

 当你想和我联系,或者你遇到什么困难时,就打开它,打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