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究竟是谁的孩子?(四)


小说:农家小医妃  作者:木木帅

 南疆族人大多认得林言琛,见林言琛来了,立刻叫了族长来。

 族长听闻林言琛来了,立刻前来迎接,有些不解道:“丞相大人怎的又来了,是有什么事么?”

 林言琛并不知族长已经知道了长歌的事,按耐住心中的激动,道:“我要见世子夫人!”

 “这……您见她做什么?!”

 林言琛懒得同他废话,当即冷下脸道:“她在哪?”

 族长见林言琛沉着脸,不敢继续多问,立刻回答道:“长歌和族中女子去采药材了。”

 林言琛想了想,道:“那我便等等她好了,对了,她那两个孩子呢?”

 林言琛此言一出,族长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声,“孩子在我家中,我夫人照看着呢。”

 “带我去看看!!”

 族长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您大老远前来,不先休息休息么?我派人给您安排地方。”

 林言琛见族长有些反常,微微蹙眉道:“我要去看看林长歌的孩子,族长大人为何顾左右而言他?”

 因为事关紧要,林言琛第一次对族长摆出那所为的官架子,颇有几分盛气凌人道:“怎么,那两个孩子本官还看不得了么?!还是说,族长有什么事瞒着我?!”

 族长眼中那抹藏不住的心虚,令林言琛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莫非……族长知道孩子不是希延的事。

 不过他也只是猜测罢了,毕竟若是族长知道真相,又怎么可能容忍此事?

 族长被林言琛看的心虚不已,按理说,族长这么多年来,见过的大小事也不少了,对付像林言琛这般年纪的年轻人,自有一套。

 可是每当他面对林言琛时,却总是一反常态。无关乎身份,只在于林言琛这个人。

 “丞相大人说笑了,您若想看,我带您去就是!”

 林言琛随着族长来到了他家,族长夫人正在逗两个孩子玩儿。

 林言琛快步来到南笙和南离面前,两个白白胖胖的娃娃躺在摇篮里,一个睡得正香,另一个在吃小手。

 林言琛难掩激动,盯着两个孩子看了许久,虽然两个孩子还未长开,可是看那眉眼,依稀和他有几分相似。

 也许是他的心理作用,可是林言琛敢确定一点,这两个孩子长的和希延,没有半分相似之处。

 南疆人许是地域原因,轮廓比京里人要深,无论是大人孩童,眉骨都是比较高的。

 当初这两个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林言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怪只怪当初他一心认定了这两个孩子是希延的,那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他没有细想,也懒得细想。

 一旁的族长见林言琛看着南笙南离,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越发不安了起来,忍不住问道:“丞相大人,您对这两个孩子很感兴趣么?”

 林言琛收回目光,唇角微微上扬,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令人不安,林言琛道:“我只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和世子不大像罢了。族长大人,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你在,紧张什么?”

 “没有没有。”族长连忙擦汗道:“我只是有点热而已。”

 族长当然紧张了!!原本他还只是担心,若是林长歌和希延假成亲的事被人知道了,他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可是这也仅限于被南疆族人知道。若是被林言琛知道,希延将他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养,指不定会如何呢。

 虽然林言琛一直以来对南疆人客客气气的,没有丝毫官架子,可是族长看得出来,林言琛是个不好惹的主,惹到他,可就另当别论了!

 林言琛将目光从族长身上移开,抱起了摇篮里的南笙,问族长道:“这孩子世子和世子夫人不自己看的么?”

 “平日是他们自己看着,偶尔他们夫妻二人要出去的话,就将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晚上就接回去了!”

 “那我在这里等他们,族长不介意吧。”

 “不介意,丞相大人你一路赶来饿不饿,我命人做些吃的来吧。”

 “不必麻烦了,我不饿。”

 林言琛语毕,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忍不住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南笙肉嘟嘟的小脸,林言琛心道:“小南笙,我是爹爹哦。”

 南笙似乎知道林言琛心里在想什么,咯咯的笑出了声来。

 小孩子就是这样,永远不知道因为什么就会笑的很开心。林言琛见了,心头父爱更甚,那张在外人面前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难得挂上了一抹笑容。

 一旁的族长看着林言琛的表情,心里咯噔一声,他就是再傻,也猜得出林言琛知道真相了。

 族长心虚的开口道:“延儿和长歌可能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呢,您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给您安排……”

 “真不用麻烦了。我在这里陪陪这两个孩子就好,族长不必管我。”

 “那,好吧……”

 林言琛真的就陪了两个孩子整整一日,一会儿逗逗这个,一会儿抱抱那个,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

 到了晚间,外出狩猎的希延和去采药材的长歌一同来到了族长家。

 二人未进门,便听见希延开心的声音:“爹,今日我和族人猎了只熊回来!”

 一旁的长歌毫不客气的笑话他道:“我怎么听说是人家猎的,你就跟着凑了凑热闹啊?”

 希延也不恼,闻言只是哈哈一笑道:“别这么急着揭穿我啊!”

 二人说笑着进了门,却见族长脸色有些不好,希延道:“爹,怎么了?就算知道熊不是我猎的,也不用这幅表情吧。”

 族长干咳了声道:“家中来人了!”

 族长话音刚落,林言琛不知何时从房里走了出来,声音听不出喜怒道:“许久未见,世子和夫人还真是恩爱如初啊。”

 听见林言琛的声音,长歌忍不住全身僵住,心头无法遏制的涌出一股狂喜,面上却还要假装镇定道:“丞相大人,你怎么,回来了?”

 林言琛冷冷的看着她,唇边突然扬起一抹冷笑,道:“我听说了一些事情,所以会来证实一下!”

 “什,什么事?”

 林言琛道:“关于,你那两个孩子的事……”

 长歌闻言,不禁愣住:“孩子?孩子能有什么事啊?”

 林言琛见她还在装模作样,忍无可忍的上前拉住她,语气冷的骇人:“林长歌,我都来到这里了,你以为你能瞒的住谁?!我问你,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对不对?”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长歌试图挣脱林言琛的钳制,奈何被林言琛握的牢牢的,长歌怀疑自己自己的手腕会不会被他握碎了。还是希延上前一把拽开林言琛,语气微怒道:“丞相大人在胡说八道什么?麻烦你对我夫人放尊重一点!”

 林言琛道:“看样子世子还不知道那两个孩子不是你的,呵……”

 林言琛这一声呵,充满了无限的讽刺,不知为何,希延竟有些火大,语气也有些不客气道:“丞相大人,您若是没事的话,能不能不要再来打扰我和长歌的生活了?!孩子也好,长歌也罢,如今都是我的,您又何必如此呢?!!”

 “打扰了又如何?”林言琛道:“今日不将事情查出来,我是不会走的!”

 希延道:“这种子虚乌有之事,您要怎么查?!”

 林言琛道:“在下不才,虽说不比你们南疆人熟悉医术,滴血验亲之事还是听说过的,你们既然不承认,咱们便试试!”

 他此言一出,族长和希延面上的神情都有些绷不住了,当事人长歌却冷静了下来。

 她最了解林言琛不过,知道他定是心中确定了,才来到南疆。

 长歌深吸了口气,道:“不用验了!丞相大人,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

 林言琛和长歌单独来到房内,长歌关上房门后,刚要开口,却突然被林言琛一把按在了墙上,重重索吻了一番。

 待到长歌快喘不过气了,林言琛才放开他,面色阴寒道:“刚才见你和希延在一起很开心,看样子你在南疆生活的不错啊,我突然来此,你心中是不是很厌恶?”

 长歌愣愣的看着他突如其来的变化,明明刚才在外面,冷静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只是,他怎么会这么想呢?他这是,在吃醋么?

 见长歌不答话,林言琛自嘲的笑了笑,松开了她道:“不回答便算了,我也不是来同你说这些的!我问你,孩子是谁的?”

 长歌不答反问:“你此次前来,是陛下恩准的么?还是说,你和王爷已经成功了?”

 林言琛冷道:“这你不必管,孩子是我的对不对?你既然怀着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嫁给希延?”

 长歌道:“你先回答我,我再告诉你!”

 林言琛无法,如实答道:“京中尚不稳定。现在,你能回答我了么?”

 京中还不稳定,那她不能和他说全部实话。不过,孩子的事是瞒不住他了……

 长歌道:“孩子是你的又如何?我嫁给希延,自然是因为我爱他,希延对我和孩子都很好,我们母子不需要你,你请回吧!”

 “你说什么……你爱他?!!”林言琛十指微微蜷起,他现在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