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节 异常x的x变化(6)


小说:无限猎场  作者:溅血飘香

 下午,王洛的办公室里

 林菲睿:“我这么行动,是因为那些毒贩在遭到攻击之后,联合当地的一些势力,我们的成员出现了一些伤亡。m.”

 “后来,还得到情报,他们打算开展大规模的报复。大家经过讨论,认为主动出击,把他们斩尽杀绝,是最好的办法。”

 王洛:“嗯,毒贩嘛,大都是丧心病狂的,怎么收拾他们都是合理的,并不过分的。那时候汉弗拉应该已经回来了...罗波那边击败了当地驻军的事情,那时候你知道了吗?”

 林菲睿:“还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们。”

 王洛:“而后,攻击进行的很顺利?”

 林菲睿:“没错。那些毒贩,表现出凶残是为了恐吓他人。归根结底,他们的目的还是为了赚钱。论战斗力,他们其实不怎么样。”

 王洛:“尤其是,在面对丝毫不在乎法律,也不在乎普通民众的敌人时,就更不行了。对吧。”

 林菲睿:“我们是契约者,本来就不需要在乎那些。我做错了吗?”

 王洛:“没有。虽然在某些事情上做的...并不完全合适,但也只是不合适,不能说是犯了错。”

 “接下来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多少时间给你休息,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菲睿:“只要还是这种战斗,来多少都无所谓。不过...”

 王洛:“晋升的话,暂时是不行的。你做的这些,对很多当地居民来说是大好事,但是对于团队来说,并不是什么大功。你清楚吗?”

 林菲睿瞪着王洛,没做声。

 王洛:“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其他各位官员,不管身居何地,立下的功劳都并不比你小。只不过,因为他们的行动而感谢的人,没有你这边的多而已。”

 “另外,你在过去所做的一切,让很多人并不信任你。你想要晋升,需要合适的时机、持续的良好表现,需要为团队立下更多的功劳,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才行。”

 林菲睿:“你说的‘时机’,是等到这个场景结束,我们回去,团队再次扩张的时候?”

 王洛:“对,到时候会再次选拔出一大批官员..在这个场景里表现卓越的官员。”

 林菲睿:“那...我还是归汉弗拉管?”

 王洛:“名义上是。不过汉弗拉有别的工作要做。因此,具体如何行动,你仍旧可以自己安排。”

 林菲睿:“人手不够。以目前的人手能解决的敌人,我都解决掉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能安排更多的人给我吗?”

 王洛:“我们的团员是不行了。不过,倒是可以安排更多的罪犯到你那边。和那些毒贩对抗,依靠他们的力量差不多够了吧。”

 林菲睿:“他们...战斗力倒是不错。但也难以管理。我怀疑,装备和道具掉落很少,也有他们参与战斗过多的原因。”

 王洛:“这个好说。等声望刷够了,我们获得足够配方和材料的时候,会给全团更换装备。当然,在之前的战斗中建立功勋的成员有资格优先更换。”

 林菲睿:“如果是这样...也可以。对了,如果我发现当地的官员支持那些毒贩,可以干掉他们吗?”

 王洛:“罗波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能确保胜利,这不是什么大事。”

 .....

 这样又交流了一段时间后,林菲睿起身离开了。王洛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

 周素烟:“她...确实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王洛:“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周素烟:“你是说,她的态度...也是假的吗?”

 王洛:“倒未必是假的。但...火候还不到,差的远呢。”

 “她的整个儿精神,在享乐和放纵的污泥里已经浸淫的太久了,在行为上,她也已经堕落的太深了。”

 “众人的感激的确会让她很高兴。但是,效果持续不了多久就会消失。知道我为什么马上派她再出去吗?因为她如果停下来,处于安逸中,那么旧有的习惯很快就会开始发挥作用。”

 “如果可能的话,找些别的犯罪集团让她去打击比较好。那些简单、直接、纯粹的罪恶,她只要干掉对方,就是正确的,就是正义的,就能建立功绩,来支撑自己的心灵。呵呵呵....”

 周素烟:“那....我去找找类似的犯罪集团?”

 王洛:“这个让下面的警察们去找就行。我们,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12月23日大雪

 王洛站在窗边,而周素烟坐在那里,正在读一张报纸

 周素烟:“据悉,贾铭大人从国外引进的女性已经运抵港口。之后,她们将被运到学校,进行初步的语言和生活尝试教育。在进行完这样的教育后,她们即会被分给本地居民...”

 她读到这里,停了下来,看向了窗边的王洛。

 王洛:“好大的雪啊。”

 周素烟:“这是你安排他们做的宣传吗?和你之前对我说的不一样啊。”

 王洛:“当然不是。这是我们敌人的宣战书。”

 周素烟:“敌人?你是说....”

 王洛:“嗯,那位布政使大人。恐怕是在那位梁校长出事之后,得到了某些其他教授的支持吧,想出了这样一个好主意。”

 周素烟:“也就是说...”

 王洛:“嗯,和之前的策略差不多。提高人们的心理期望值,让人们以为我是那种‘擅自去做好事’的人。”

 “这样一来,利益受损的人,会从内心深处痛恨我,使用各种手段来报复我;而得到好处的人,会开始倾向于把得到的一切当做‘理所应当’。”

 “乃至于,其中最蠢的一部分会开始践踏和鄙夷这种善意,站在这种基础上,去吹毛求疵、挑毛拣刺。这种宣传方式,能以最好的形式来激发出‘弱者的恶意’。”

 周素烟:“这...那我们怎么办?做一次澄清?说没有那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