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回归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世间从来都没有打不破的规矩。

 就算是青龙会那近乎于严苛的规矩,只要没人追查,也是可以打破的。

 穆紫衣是端木千山的义女,韩哭和宋笑则是端木千山一手培养出来的,此时穆紫衣要帮着放走楚休,这两人也并没有意见,反而是全力相助。

 楚休也没有跟穆紫衣客气,他现在的确是急需要回到关中刑堂去将自己元神上的伤势修复。

 所以在穆紫衣的安排下,楚休直接扮成青龙会人,一路上被韩哭宋笑护送着安全的离开了北燕。

 至于青龙会那边给聚义庄的回复就更简单了,人没杀成,让林烨跑了。

 你聚义庄若是不撤销悬赏,我们就慢悠悠的继续追杀,你们聚义庄若是撤销悬赏,那也无所谓。

 反正在整个北燕,韩哭宋笑这两个人的地位都是最高的那种,也没有人敢去打他们的小报告。

 北燕和关中的交界处,穆紫衣望着楚休轻声道:“公子,一路走好。”

 穆紫衣也不知道她现在对楚休是什么感觉,或许是感激,或许是其他?

 穆紫衣只知道,在她没有认端木千山为义父之前,在江湖上厮杀拼搏,只要遇到自己挺不住的时候,她总会想起楚休跟她说的那些话。

 人生一世,不能只活出一个生死来。

 楚休摘下青龙会的面具交给穆紫衣道:“昔日我救你,现在你救我,当初的事情你也不用一直都挂在心里。

 不过穆姑娘,你义父在青龙会内的处境可是有些不乐观,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你大可以来找我。”

 说完之后,楚休便转身离去,穆紫衣看着楚休的背影,眼中却是闪动着异色。

 当初楚休救她,现在她又帮了楚休,看似昔日的恩情都已经还清了结了,不过对于穆紫衣来说,她还是无法忘记楚休。

 昔日楚休救她那是雪中送炭,在她最为绝望的时候给了她希望。

 而现在她帮楚休,顶天只能算是锦上添花而已。

 韩哭和宋笑不知道楚休的身份,但穆紫衣知道,哪怕是韩哭宋笑联手,他们两个想要胜过楚休也是几率不大。

 这两人虽然有着联手斩杀武道宗师的战绩,不过那一战打的多么凶险只有他们自己知晓,而楚休那可是一个人便斩杀了武道宗师的存在。

 所以这次就算是没有她的帮忙,楚休想要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杀出去,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此时宋笑跟韩哭也是站在穆紫衣的身后看着她,眼中闪烁着异色。

 端木千山当初收穆紫衣为义女,其实主要看重的便是她身上的那股韧劲儿,好似怎么都斩不断一般。

 而穆紫衣在青龙会内修炼的刻苦程度,和她执行任务时的果决狠辣可是让许多男人看了都汗颜的,所以此时穆紫衣竟然会对一个男人露出这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来,这还当真是让韩哭跟宋笑很诧异。

 宋笑在一旁嘿然道:“小姐,其实你若是喜欢这林烨也没什么,对方的身份配得上你。

 他是隐魔一脉的俊杰,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不能见光,不过实力和地位还是有的,你若是跟他联姻,端木大人也能够获得隐魔一脉的支持。”

 沉默半晌,穆紫衣摇摇头道:“宋叔,别取笑我了,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况且你们不了解他,联姻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韩哭和宋笑只知道林烨,但他们却不知道楚休跟林烨是一个人。

 位列龙虎榜第四,楚休在明面上的身份已经是仅次于张承祯和宗玄这种级别的存在,甚至如果不出意外,楚休将来定然会成为权倾江湖的大人物。

 对于楚休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联姻这种事情的确是没什么吸引力的。

 在原地顿了顿,穆紫衣道:“韩叔宋叔,我们走吧,青龙会那边敷衍一下即可了,主要是义父那边,我们要时时刻刻都注意着消息。”

 韩哭跟宋笑都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对于现在的青龙会来说,他们的处境的确是棘手的很。

 楚休一个只是知道大致情况的外人都能够看出来青龙会的气氛不对,更别说是他们这些青龙会的自己人了。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如何发展,这点就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数日之后楚休便已经脱离了北燕之地,回到关中。

 聚义庄倒也没派人继续追。

 这并不是因为聂仁龙心中的怒气已经发泄,而是聚义庄的人以为他们都已经花了大价钱让韩哭跟宋笑出手了,他们省一些力气,现在就等着楚休的死期了。

 然而此时楚休却是已经回到了关中刑堂,第一件事就是在暗中联络梅轻怜。

 之前都是梅轻怜主动来找他,而这一次楚休则是换成了楚休亲自去找梅轻怜。

 在自己的庭院闺房内,梅轻怜看到楚休竟然会出现,她也是诧异道:“你为何这么快就冲出了聚义庄和那么多散修的包围?”

 楚休毫不客气的坐在梅轻怜的对面,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不过圣女大人你这次可是坑的我好惨,被人追杀千里的滋味并不好受。”

 梅轻怜摊了摊手道:“这也不能全都怪我,谁知道聂仁龙那个伪君子竟然对自己的子嗣还挺看重的,聂东流被你所杀,他直接便疯魔了。

 之前我还找到了两个人去接应你,其中一个是你的熟人,就是北燕皇室的供奉‘九离剑’盛天尧。

 他上次便因为你跟聚义庄起了冲突,这次他若是救你,也可以装作跟聚义庄再次起冲突,然后间接去救你。

 而暗中我则是通知了陆晋那小子,让他去接应你。

 那小子最近踏入了武道真丹境,算是成了无相魔宗真正的高层,此时正膨胀的很呢,到处想找人试试身手,我索性就让他去北燕一趟。

 这两个人一明一暗,把你带出北燕应该不成问题,但没想到你竟然不声不响的自己回来了。”

 陆晋便是无相魔宗的陆先生,上次楚休见到陆先生时,陆先生便已经半只脚踏入真丹境了,此时陆先生晋升武道宗师也不奇怪。

 楚休对于梅轻怜的解释也并没有感觉到愤怒等等,魔道一脉不是正道,其发展本身就是残酷的很。

 你有能力,有价值,我便护你,保你。反之你就算是去死也没人会理你的。

 楚休跟隐魔一脉之间,交易要比传承的意味浓的多。

 他能给隐魔一脉带来多少名声和利益,隐魔一脉同样也会给楚休多少东西。

 包括这次庞虎的事情,其实也是一个交易,办成了楚休有奖励,办砸了,那是你自己废物。

 这次的事情楚休其实是办成功了,祁连寨得救,聚义庄也半废了,只不过这其中出现了一些意外,导致楚休自己陷了进去而已。

 所以梅轻怜能派出两位武道宗师来救楚休,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楚休也从来都没幻想过梅轻怜会不顾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险亲自来救自己。

 这跟楚休当初自己推断的不错,哪怕是隐魔一脉真会派人接应他,那中间一段空白时间也是要他自己撑下去的。

 求人不如求己,还是自己杀出去比较靠谱。

 所以对于梅轻怜的解释,楚休只是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梅轻怜或许也意识到,这次的确是她自己失算了。

 派楚休去倒是没问题,不过她却没提前安排好退路。

 若是梅轻怜提前就跟盛天尧打好招呼,或许也就没这么多的麻烦事了。

 毕竟这件事情乃是梅轻怜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整个隐魔一脉的事情,现在出了问题,梅轻怜也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梅轻怜咳嗽了一声道:“好吧,这件事情的确是有几分责任在我,我原本想要给你的东西此时却是有些拿不出手了,应该换一样东西的,不过这东西不在我手里,我只能尽力帮你去争取,你能否拿到那东西,还要看最后事情的发展。”

 听到梅轻怜这么一说,楚休倒是来了兴趣,他问道:“是什么东西?”

 梅轻怜用纤细的玉指敲打着桌子道:“是一个资格,一个进入小凡天的资格。”

 “小凡天?是上古的遗迹还是秘境?”楚休问道。

 梅轻怜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地方到底算是遗迹还是秘境,甚至有人说是那是一个世界。

 不过小凡天的存在跟上古大劫有关,那地方是上古大劫之后才出现的,里面包涵了无数的遗迹和秘境,也有着无数的气运跟机缘。

 对了,我记得你身上有数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你给我交一个底,你到底集齐了多少门大悲赋?”

 楚休沉吟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五门。”

 梅轻怜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来:“没想到你竟然不声不响的便集齐了五门大悲赋,估计江湖历史上,你也是掌握大悲赋的武者中收集数量最多的一个。

 不过你可知道这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源头在哪里?就是在这小凡天内!

 你若是能进入其中,说不定你便能够集齐完整版的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