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傀儡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在楚休麾下的这些武者当中,楚休最看好的还是青龙会出身的这些武者。

 他们之前便都是天罪分舵的精英,此时加入楚休麾下,得到了更好的资源,修炼速度也是一日千里。

 在这些人当中,狼王和火奴的天赋稍微有些弱,虽然他们也是足够努力,不过天赋放在这里,若是没有机缘,这辈子的成就也是有限。

 而唐牙跟雁不归的年龄和他们的天赋则算得上是上佳。

 唐牙略显惫懒,此时他已经半只脚踏入天人合一境了,突破这个境界只是时间的问题。

 至于雁不归嘛,他的天赋则是有些迷,就连楚休都有些看不懂,因为楚休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对于武道又感悟到了何处,说不定哪天他发呆或者是练剑时,便可以突破了。

 所以对于这两个人,楚休也不介意指点他们一下。

 虽然楚休的境界只比他们高上一个等级,但论及武道之上的造诣,楚休却是已经要远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师了。

 唐牙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楚休又转向雁不归,不过他最后还是摇摇头道:“你的武道太过特殊,与我不同,我也无法指点你什么,不过你只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坚守自己的武道,任何一道发展到了极致,威能都将惊天动地。

 至强的不是武功,不是兵器,也不是武道,永远都是人。”

 雁不归点了点头,双目没有焦距,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懂了没有。

 楚休这些感悟可是他的经验所得,就好像之前他打上巴山剑派一般。

 巴山剑派位列七宗八派之一,之前也是阔绰过的,出过几位能搅动江湖风云的至强者。

 但现在却是彻底没落了,甚至让楚休这么一个小辈打上门来,犹如纸糊的老虎一般,差点就被灭门。

 都是一样的武功一样的传承,结果这一代巴山剑派却是如此的弱,这可不能怨怼祖师,怨怼功法,只能说是这一届的人不行。

 楚源升所在大宅在关中城中可是显眼的很,不过此时大宅内却是披挂着白帆花圈,一些家丁下人也都是披麻戴孝,宅院内还隐隐传来了一阵哭声。

 楚休知道是怎么回事,楚源升正带着人哭楚狂歌呢。

 罗神君强行打开了楚源升的陵寝,侮辱逝者,这不仅是对关中刑堂的侮辱,更是对楚源升这个楚狂歌独子的侮辱。

 宅院大门口有两名楚家的武者在守护着,他们也算是关中刑堂的人,只不过却是关中刑堂专门用来保护楚源升用的,对楚源升极其忠心。

 此时到看到楚休前来,那两名关中刑堂的武者下意识的拔出了自己手中的刀剑,警惕的看着楚休。

 总堂内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大规模流传开,不过那么多人都看到,想要掩人耳目是不可能的,他们自然也都听到了消息。

 楚休暗地里乃是隐魔一脉的林烨,意图谋夺颠覆关中刑堂一事他们也都知道了,此时看到楚休来找楚源升,他们下意识的都以为楚休没安好心。

 唐牙走上前去,轻笑了两声,他手中轻轻颤动了两下,两枚龙尾追魂镖便已经脱手而出,直接击碎了那两人的兵刃,甚至让他们虎口流血,十分的骇人。

 唐牙脸上带着笑容,嘴上却丝毫都不留情:“楚源升大侠跟我家大人乃是结拜兄弟,哪用得着你们这些看门狗来忠心护主?都给我滚开!”

 那两名武者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愤怒和悲哀之色,只能无奈的让开。

 光是有忠心无用,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他们冲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步入大堂内,此时大堂里面正供奉着楚狂歌的棺椁,楚源升一身孝服,正冲着棺椁跪拜大哭着。

 “父亲,是孩儿不孝,孩儿无能,竟然让您在死后又被人羞辱!孩儿无能啊!”

 正在大哭着,楚源升听到背后的声音,他回头望去,正好看见了楚休,楚源升不禁大怒道:“楚休!你还来做什么!?我当初瞎了眼睛把你这魔道贼子收入关中刑堂,现在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楚休慢条斯理的走到楚狂歌的棺椁之前,拿起三根香来,用内力点燃后恭敬的冲着楚狂歌的棺椁拜了三拜,插上香后,他才对楚源升道:“楚大哥,我有事情对你说。”

 楚源升冷哼道:“别叫我大哥!我楚某人不配有你这么一个身为魔道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兄弟!”

 楚休摇摇头道:“楚大哥,你怕是误会我了,我的身份跟我的人,可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说着,楚休冲着唐牙使了个眼色,唐牙立刻对着大堂内的众人笑眯眯道:“诸位,还请去外面稍等片刻,我家大人要跟楚大侠谈一些事情。”

 在场的那些人不管是楚源升的仆从下人,还是一些关中刑堂的武者,看到这一幕也都是识趣的离开。

 此时楚休正好势大,而且看楚休这幅模样,他倒是对楚源升并没有杀意,众人也犯不着为此跟楚休死磕。

 楚源升见状却是有些慌乱的大喊道:“楚休!你要干什么?”

 一旁的唐牙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

 他没有见过楚狂歌,但就凭楚狂歌昔日的那些传说,还有现在就算楚狂歌已经死了几十年,但仍旧有关思羽和其他关中刑堂的武者愿意为他拼命赴死看来,楚狂歌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当世人杰了。

 可惜这一位传说中的当世人杰,他的子嗣却是如此的不堪,简直都算得上是丢人了。

 楚休将楚源升强行‘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楚源升,眼神一眨不眨的问道:“楚大哥,你扪心自问,虽然我是魔道出身,但我的所作所为,什么时候侵害过关中刑堂一丝的利益?而这些年来,我又为关中刑堂拿到过多少的利益?

 我是魔道出身这没错,但其实外界之人都误会我隐魔一脉了,我隐魔一脉被那帮正道宗门所追杀,逼不得已这才只能隐姓埋名,换一个身份在江湖上厮混,而且似我这般身份者,在江湖上可不少,甚至就连那些大派里面都有。

 之前发生的事情,眼下流言蜚语都说是我楚休想要谋夺关中刑堂,但实际上,若不是那方杀勾结东齐朝廷的人,事情又岂能闹到这种地步?”

 楚源升半信半疑的看了楚休一眼,楚休说的倒是没错,这些年来在关中刑堂,楚休的确是没有做过多少损害关中刑堂利益的事情,相反他带给关中刑堂的东西则是更多。

 但这一切都掩盖不了楚休乃是魔道中人的身份。

 所以楚源升冷哼道:“你现在没有损害到关中刑堂的利益,但你们这帮魔道凶徒狡诈无比,你跟大嫂……不!是梅轻怜那个妖女潜伏在关中刑堂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野心?

 你今天来又是什么意思?想要让我支持你,成为关中刑堂的新任堂主?

 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我楚源升虽然不成器,但却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哪怕你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开口的!”

 楚休摇摇头道:“楚大哥,我说过了,你是我大哥,我又怎么会杀你呢?

 关中刑堂堂主这个位置我是真没有想过,我也知道,哪怕就算我没有魔道的身份,以我的资历和地位,坐上这个位置也很难。”

 楚源升皱眉道:“那你今日来是为了什么?”

 楚休一指楚狂歌的棺椁道:“楚巨侠的陵寝遭人侮辱,我楚休怎么也还算是关中刑堂的掌刑官,自然应该前来祭拜一番的。

 至于另外一件事,则是前来请楚大哥你,继位关中刑堂堂主之位!”

 “你说什么!?”

 楚源升顿时被楚休的话惊的差点站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对他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说实话,关中刑堂堂主之位,楚源升的确是有想过,但那都是他年轻的时候了。

 那时候的楚源升心比天高,甚至心里还有些埋怨楚狂歌,为什么不把关中刑堂堂主的位置留给自己的儿子,却留给一个外人?

 不过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楚源升的实力也是不见涨,并且他也见到了关思羽为了关中刑堂究竟付出了多少,换成是他的话,他可做不来。

 所以从那之后,楚源升便息了这种想法,没想到今日,楚休却是提议他来当这个堂主,这让楚源升怎么能够不惊骇?

 平复了一下心情,楚源升连忙摆手动:“不行不行,堂主之位我怎么能坐?整个关中刑堂内,比我实力强者数不胜数,我若是来当这个堂主,可是会毁了关中刑堂的!

 楚休身子向前探去,看着楚源升的眼睛,眼眸中仿佛有一座无底的深潭一般,绽放着无尽的幽光,要将楚源升给吞噬。

 “楚大哥,眼下关中刑堂形势危急,关堂主死了,整个关中刑堂内没有一位武道宗师,实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眼下整个关中刑堂内,有着足够威望名分坐上这堂主之位的,就只有楚大哥你!

 况且,楚大哥你自己,就不想坐上这堂主之位吗?这,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