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鸡肉味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琉璃金丝蛊的这种效果之前楚休还真不知道。

 或许是以前楚休所遇到的蛊虫太过低端,并没有什么能量,所以没被琉璃金丝蛊看上

 不过吞了这一只相思断肠蛊,其功效差不多等同于楚休吞了一枚大补丹一般,相当于三个月的苦修。

 就在这时,另外一直相思断肠蛊感觉到那只蛊虫已死,顿时周金芒大盛,爆发出了数倍的威能来,几乎是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了楚休的前。

 但楚休却是直接一张嘴,竟然主动将那相思断肠蛊给吞了进去,直接用魔气切断它跟拜月教圣女的联系,再用琉璃金丝蛊将其震碎吸收。

 楚休嚼了嚼,冲着拜月教圣女咧嘴一笑道“味道不错,嘎嘣脆,鸡味。”

 拜月教圣女隐藏面纱之下的俏脸都已经气的扭曲了。

 她有些搞不清楚休的底细,那相思断肠蛊在进入楚休的体内之后,便已经被他用魔气给切断了联系,所以她只知道,相思断肠蛊已经死了。

 跟楚休这种级别的对手交战,她可没有丝毫的留手,那相思断肠蛊可是她精心炼制的最强的蛊虫之一,更是耗费了她大量的时间来炼制,历经三年的才炼制成功的。

 以拜月教的实力,找出那种相之人很简单,但难的却是她无法确定这两个人是否是真心相,一旦其中一对出现了差错,整个蛊虫的炼制便会彻底废掉的。

 所以这三年的时间里,炼蛊其实只用了不到半年,剩下的时间拜月教圣女都在想方设法的用尽各种手段来考验那些侣,凑齐这九十九对至之人。

 这种费力的蛊虫拜月教圣女下辈子都不想再去尝试了,结果今天一照面就被楚休当零食给吞了,她怎么可能不怒

 不过拜月教圣女却并没有继续出手,她有些摸不准楚休的底细,而是冲过着叶天邪大吼道“叶天邪你还看着干什么呢还不出手,你还是不是男人”

 叶天邪闻言顿时一愣,不过随后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怒容来,是个男人就无法忍这种话。

 他倒是想动手,只不过方才拜月教圣女正跟楚休打的火,他还以为对方是准备跟楚休公平一战,当众击败他博取名呢,谁知道这女人这么善变

 不过话虽如此,听到拜月教圣女的话,叶天邪还是冷哼了一声,手中的血蛟枪上闪动着无边的血芒,向着楚休一枪刺去

 自从上次他被楚休击败之后,一直都在邪极宗闭关,不光境界有所提升,战斗力也是直线上涨。

 他这一枪刺出,周的血蛟纹之上血芒大盛,强大的气息化作血蛟虚影在他后盘桓着,发出一声声怒吼来,仿若上古凶兽降临一般,威势凶悍至极。

 凭心而论,叶天邪这一枪的确很强,这人能以人吞服血蛟内丹而不死,并且还修炼成功了妖兽功法,若是再提早一些时间,他现在的实力都足以在小凡天内,成为激战张承祯的五人之一了,绝对有着堪比寻常武道宗师的实力。

 只可惜,楚休并不是寻常的武道宗师。

 天魔舞一刀斩下,死意煞气凝聚,那一刀好似将这一方天地中的负面力量都凝聚到了一体一般,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来。

 轰然一声巨响,血蛟崩裂,血芒消散,叶天邪竟然被楚休这一刀直接斩飞,面色苍白的看着楚休,持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其实叶天邪真正的优势便在于力量。

 他吞服血蛟内丹,修炼的也是上古凶兽的功法,而凶兽最强的是什么本就是力量。

 所以在叶天邪看来,自己虽然还是天人合一境,但他的力量可是要比武道宗师都要强。

 结果在楚休面前,他那引以为傲的力量却是连一招都没有撑到,便直接被破去。

 拜月教圣女看到这一幕,她低声不屑道“丢人”

 就这幅模样还想去挑战张承祯还对楚休不服不忿的简直就是笑话

 拜月教圣女直接一挥手,冷哼道“走”

 两个人都没敌得过楚休,就算是联手,结果也是一样,区别只是输的时间长跟输的时间短而已。

 况且拜月教圣女一八成的实力都是来自于她所炼制的那些蛊虫,她现在对楚休还有些摸不到深浅,万一她将自己所有的底牌蛊虫都放出来,但还是杀不了楚休,那倒霉的可就是她了。

 袁吉大师没抢到,她算是白跑一趟,但西楚之地道门实力也很强盛,类似于袁吉大师,或者是跟袁吉大师同样实力的相师也不少,所以拜月教圣女走的也是十分利索。

 当然她也怕继续斗起来,自己所养的那些蛊虫都被楚休当蚕豆给吃了。

 其他那些蛊虫可不是之前围攻楚休时那可以大量消耗的蛊虫,都是炼制极其费力的那种。

 张承祯走了,拜月教圣女退了,楚休这时候将目光转向袁吉大师,淡淡道“这下,大师你应该可以跟我走了吧”

 袁吉大师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我去收拾一下”

 话还没说完,袁吉大师便扭过头去,剩下的话却是被他直接给憋了回去。

 自己的道观都被楚休和张承祯的交手给拆了,他还收拾什么东西

 只是可惜他在西楚还有十多放小妾呢,他肯定是带不走了。

 不过不要紧,他在北燕养的小妾可是更多,自己离开这段时间,那帮女人最好别忍不住偷人,否则的话,可没有什么夫是他算不出来的。

 西楚通往北燕的小路破庙中,楚休烤了两只鸡,自己留下一只,也扔给了袁吉大师一只。

 不过袁吉大师看着楚休给他的烤鸡,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嫌弃的表来。

 他可不是道家的苦修士,这么多年为人看相算命,他所得来的钱要么用来养小妾,要么用来吃喝玩乐,那可都是锦衣玉食的,这种没什么滋味的东西,他还真看不上。

 不过当着楚休的面,他可不敢说楚休烤的东西不好吃,而是感激涕零的接过来道“多谢楚大人。”

 楚休一挥手,淡淡道“不用客气,我楚休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人,只不过现在,我能相信你是自己人吗”

 说着,楚休还凝视着袁吉大师的眼睛,那股威压顿时让袁吉大师一哆嗦。

 苦笑了一声,袁吉大师道“楚大人放心,老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也看到了,我得罪了天师府和拜月教,正道一脉跟魔道一脉都没有了我的容之地,不跟着楚大人你,我还能跟着谁”

 楚休并没有从袁吉大师的话中感觉到不对,他想了想,沉声道“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事很隐秘,隐秘到除了你之外,我可一直都没对第二个说出过这些事,我希望你能保密,做一个保密的活人,而不是死人。”

 说这话的时候,楚休一直都在用天子望气术来感应着袁吉大师上任何一丁点的细微变化,同时精神力也被他施展到了极致,犹如一张大网一般将袁吉大师给笼罩。

 一旦袁吉大师有什么异动,那楚休直接便会将其斩杀,再换一个人的。

 所幸袁吉大师并没有什么异动,他反而是严肃道“楚大人,老道我虽然并不算什么好人,但相士一脉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这也是我师父唯一让我到死也要坚守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老道我为人卜卦算命,可是没有透露出一个字过,否则的话,楚大人认为我还能活到现在,有着现在的名声吗”

 袁吉大师这话还真不是吹嘘,相士一脉本来干的就是泄露天机的事,他若是再泄漏其他人的消息,那可就是天灾**都齐全了,想不死都难。

 楚休点了点头,同时也是皱着眉头思考着,自己究竟要怎么说才能够让袁吉大师知道自己的况,还不能把自己穿越这种惊世骇俗的事给说出去。

 看到楚休在思考,袁吉大师那边也是偷偷摸摸的将烤鸡放在一旁,做出了一副倾听的姿态来。

 半晌之后,楚休沉声道“袁吉大师,你可曾听说过转世这回事”

 袁吉大师一愣道“当然听说过,特别是佛宗里面的密宗一脉,他们便是坚信转世一说。

 而且密宗的功法当中,还当真是有着一种功法可以在临死之前将自己的元神封存,然后注入到一个婴儿的体内。

 等到那婴儿长大成人之后,再动用灌顶秘术将其唤醒,这便是转世了。

 只不过这种秘法缺陷太大,一旦其中出了什么差错,元神便会受损,从而意识消散,转世就变成了传承。

 听说密宗当中倒还真有人靠着这种秘法活了两世,不过这天地间是不许有长生之人的,那些人还没活到第三世呢,便已经死于非命了。

 而且不算刻意去转世,元神一道神秘无比,出现这种事也并非只是传说。”

 楚休点了点头,目光直视着袁吉大师道“你有心理准备便好,如果我说,我便是其他人转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