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天师府的选择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楚休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名动江湖的老天师。

 如果只能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老天师,那就是老,真的很老。

 须发皆白,满脸的褶子,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灰色道袍,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之上,就跟寻常农家那些老头子一般,甚至还给人一种很慈祥的感觉。

 当然如果你认为老天师真是一个慈祥的老人,那只能证明你很天真。

 现在的老天师在龙虎山后山养老,但昔日老天师执掌天师府时,威名也不是吹嘘出来的,而是靠着雷法硬生生劈出来的。

 楚休之前想看看老天师究竟对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有没有印象,不过见到老天师之后,楚休却是有些失望,老天师应该是不认得自己的。

 老天师看向楚休的目光只有打量,并没有惊讶什么的。

 楚休想想也就释然了,在五百年前,老天师只是天师府的一个寻常弟子而已,不算小道士,也只是一个青年道士,在当时那个英才辈出,强者遍地的时代,还是排不上名号的,甚至他见没见过独孤唯我都是一个未知数。

 当然老天师自己说他是见过的,并且还说独孤唯我也就一个鼻子俩眼睛,没啥稀奇的,这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有些吹嘘的意思。

 不过那个时代活下来的武者也就只有老天师一个了,他就算是吹嘘,也没人知道。

 老天师的名字叫张言元,楚休曾经问过陆江河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陆江河的回答是没有,当时龙虎山几位强者都不叫这个名字,显然那时候的老天师,只是‘无名之辈’。

 楚休跟老天师互相对视打量的半晌,楚休这才拱手道:“见过老天师。”

 看了一眼旁边的张承祯,楚休笑了笑道:“张兄,好久不见了。”

 张承祯神色淡然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时间只分为悟道前和悟道之后,不分长短。”

 楚休挑了挑眉毛,张承祯什么时候说话还学会打机锋了,这是被那帮和尚传染了?

 老天师也是看了一眼张承祯:“有一说一,有二便说二,你直接说,你跟这小子没什么交情,都忘了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不就得了,弄这些弯弯绕,别跟那帮秃驴学那些个臭毛病。”

 老天师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就连一直淡定的张承祯,此时神色也是有些微微尴尬。

 老天师将目光转向楚休,眯了眯眼睛:“魔主楚大人?”

 “在老天师面前,没有人敢称大人。”楚休淡淡道。

 老天师慢吞吞的坐直了身子,盯着楚休道:“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江湖上又是什么名声。

 在这种时间你来我天师府,就不怕老头子我,将你留在这里?

 别以为老头子我会顾忌什么以大欺小的名声。

 老头子我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就算是丢脸又能怎样?反正也带不到地下去。”

 楚休摇摇头道:“我相信老天师你不会这么做的。”

 老天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表情:“哦?你知道,可是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

 楚休淡淡道:“这些年来天师府做事,从来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安稳的很。

 除非老天师有百分百的把握将我留在这里,并且能够抗住我圣教的报复,否则的话,老天师您是不会动手的。”

 老天师猛然间站起身来,原本慈祥的面色却是骤然收敛,周围强大的气机绽放,瞬间风雷涌动,半空中甚至都形成了一团震耳欲聋的雷暴之声。

 “你的意思是,老头子我拼尽全力,也留不下你?你就这么看低老头子我?”

 楚休的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他依旧神色淡然道:“我不是看低老天师你,而是对我自己有信心。”

 老天师身上的气势忽然消失,速度极快,就好像之前那漫天雷暴的场面都只是幻觉一般。

 “年轻人倒是有胆气,不过你冒着这种凶险上龙虎山,总不可能是真是来看老头子我的吧?”

 老天师又重新躺回到了他的竹椅上,恢复了之前那副老朽的模样。

 楚休沉声道:“我也不想跟老天师卖关子了,我来只是为了一件事情。

 凌云子召集天下正道宗门,要覆灭我昆仑魔教一事,已经传遍了江湖,贵派张道灵道长,估计也就快回来了。

 所以我只想要天师府,不要掺合到这种事情中来。”

 老天师一脸奇异的看着楚休:“我是正,你是魔。

 这件事情更是纯阳道门提出来的,天下正道应者如云。

 我天师府也是正道宗门,更是道门魁首,你竟然劝说我天师府不要出手,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但出手了,对天师府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楚休坐在老天师身前,很自来熟的用老天师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道门一脉并不适合太过激进的行事方式,但纯阳道门是一个例外。

 凌云子身为掌教,他本人虽然足够理智,但性格也是较其他道门武者要激进许多。

 凌云子看不出来,老天师你应该能看出来,我此时重建昆仑魔教,把所有魔道武者都给召集到昆仑山去,其实对于江湖局势是有好处的。

 独孤教主转世的消息出世,江湖上必将群魔乱舞,各种牛鬼蛇神乱成一团。

 但再看看现在的江湖,只是声势大了一些而已,各方人马都被我招揽到昆仑魔教当中,换得的,却是江湖的平静。

 凌云子想要再次掀起正魔大战,我奉陪到底,但其实苦的,却是整个中原武林。”

 老天师似笑非笑道:“这么说来,你建立昆仑魔教,还是为了这中原武林着想喽?”

 楚休摇摇头道:“我当然不会这么想,不过只要教主一天未出现,正魔两道便还可以保持这种平衡,对于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当然现在凌云子想要开战,我昆仑魔教自然也是会奉陪到底的。

 我想老天师你就算是知道了消息,这次也是多半不会出手的。”

 “哦?为何,你便这么了解我这个老头子?”

 楚休沉声道:“我说过了,这么多年来,老天师你可是从来都没有任何激进的做法,若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你可是从来都没有出手过的。

 拜月教就在西楚,距离天师府不远,天师府能容得下夜韶南,难不成还容不下我楚休吗?”

 老天师一瞪眼睛道:“既然是这样,你都认准我不会出手了,你还来我天师府干什么?这岂不是多此一举?你就不怕把我惹怒了,也一样上昆仑山找你的麻烦?”

 楚休摇摇头道:“我只是认准老天师你不会出手,但现在天师府的执掌者可不光是老天师你,我只是不想看到天师府被其他人蛊惑而已。”

 老天师摸着下巴上的胡子,看向楚休的光已经是出现点点的异色了。

 如果这楚休不是在虚张声势的话,那这小子对于人心的把控还当真是很惊人的。

 最关键的是,他才多大年纪?

 虽然到了老天师这岁数,也知道年龄不代表一切,有些人活了一辈子,还是蠢蛋白痴,但看到眼下一个年轻人,却是能够搅动起这般风云,老天师还是忍不住心生惊诧。

 老天师下意识的看了张承祯一眼,还好,张承祯并没有什么嫉妒或者是沮丧的情绪,道心依旧稳固。

 对于张承祯来说,他有他的道要走,楚休就算是再风光,那也不是他所想要走的一条路。

 就在这时,又有人推开了老天师所在的小院大门。

 张道灵急匆匆的走进来,在看到楚休之后,他顿时悚然一惊,指着楚休,骇然的说不出话来。

 在自家宗门内,张道灵自然不会把感知力放到最大,所以他只是感觉到老天师的小院子里有人,还以为只是其他弟子前来请教老天师武道的,结果谁承想竟然是楚休!

 这一瞬间张道灵都不应该说什么好了,把楚休留在这里?貌似他这次回天师府就是问这个问题的。

 难道还能跟楚休打一个招呼?

 楚休这时候却是看着老天师,笑了笑道:“看看,有不同意见的人来,想必张道长所带来的,应该就是纯阳道门那方面的态度了。

 不过我是相信老天师您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就不叨扰了。”

 老天师点了点头,慢吞吞道:“不打算留下来尝尝我天师府的斋饭?”

 楚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的笑容,带着些许血腥的味道:“不了,我这个人,还是喜欢吃肉的。”

 等到楚休下山之后,张道灵这才皱眉问道:“老天师,楚休这魔头来这里干什么?”

 老天师没好气道:“你回来干什么,他便来干什么。

 你跟凌云子等人弄的那什么正道联盟怎么跟筛子一样,哪里都是洞。

 你们那边还没等动手了,人家便已经知道消息了。

 怎么,杀人之前还要跟人家客气一句,我准备拔刀了,您接好喽?”

 说完老天师也是摇摇头,这一代的武者,没经历过乱世,这手段就是潮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