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入瓮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重生之魔教教主正文卷第一千三百四十章入瓮司空潭这个人白手起家建立起这么一片家业来,还是有一些本事的,要不然楚休也不会选择他了。

 他在南域之地算是个角色,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小角色,不过也正是这种小角色,他才对整个南域了解的极其透彻。

 也正因为他是小角色,所以他才想要费尽心力的巴结这些实力强大的古尊,他对于凌天剑尊,甚至是许天涯等人的了解,可是远比楚休要多。

 此时许天涯正跟方白渡正准备回到他们的所隐修的南蛮密林中,不过两个人的神色都不算好看。

 方白渡叹息道:“早知道许将和陈九龙命中有这么一劫,当初大罗神宫,我们便不应当同意他们去。

 现在他们两个全都殒命在大罗神宫当中,我等又上哪里再去找两个合适的传人?”

 许天涯也是头疼的揉了揉脑袋:“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晓得了。

 都怪那些该死的大派,整个大罗天九成的武者都被他们给网罗到其中了,能留给我们的,却是少之又少。”

 方白渡摸了摸下巴道:“不如我们去那些小宗门或者是散修武者中看看?说许有一些漏网之鱼。”

 许天涯摇摇头道:“几率不大,无论是那些小宗门的武者还是散修武者,他们若是能够展露出不错的天资来,要么是被当做一家之主来培养的,要么早就已经拜入大派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来捡漏?”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叹息了一声。

 古尊传人收徒的要求那么严格,纯粹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像那些大派一样,挑选一大堆的弟子,然后从这一大堆的弟子中,再择优选择继承人。

 他们只有一次机会,他们的精力和资源也只能全部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如今让他们再来一次,虽然他们还不算老,有一定的精力,但问题是人在哪里?

 就在这时,方白渡忽然向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许天涯疑惑道:“怎么了?”

 “那边有人在交手,好像是灭门之战。”

 许天涯想了想道:“那边好像是凤凰山,一名战武神宗的弃徒召集了一堆凶徒盗匪,建立了一个山寨,好像是叫什么麒麟盗的,反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战武神宗也是,这麒麟盗在这周围打家劫舍,甚至都敢去劫掠一些小宗门,杀人无算,名声简直臭到了极致,他们也不去管管,这都不怕丢脸?”

 方白渡沉声道:“战武神宗成为南域大派之后,他们的行事可以说是越来越不讲究了,以前对于名声他们还看重一些,现在则是完全无所谓。

 走,去看看究竟是谁在出手。”

 方白渡和许天涯两个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踏空而行,直接来到那凤凰山上一看,其中的场面却是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这的确是灭门之战,但出手灭门的却是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女人看上柔弱妩媚,但出手却是灵动兼狠辣,各种秘术魔功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另外一名女子则是正好相反,她虽然实力弱一些,只有真火炼神境,但却是英姿飒爽,战力惊人。

 她手中拿着一柄血色长枪,上下翻飞之间,刺穿挑飞了面前的所有武者,一个女人用长枪,竟然用出了一种千军万马般的无前气势来,深得枪法一道的精髓。

 方白渡忽然道:“这两个人,一个人所修炼的应该是魔道一脉的功法,但出手之间灵动飘逸,却是深得我古月一脉的精髓。

 还有另外那女子,她的枪法在同阶武者当中已经是少有的出色,最重要的是,我能够看出来,她所修炼的应该是一门道家一脉的炼体玄功。

 你镇龙神将一脉的炼体功法,应该也是偏向于道家一脉的对吧?”

 听到方白渡这么一说,许天涯这才反应过来,这两人可以说正适合做他们的弟子传人。

 而且两个人一个是天地通玄,一个是真火炼神境,本身已经有了不俗的武道底蕴了,只要他们好好调教,短时间内便可以追上已经死去了许将和陈九龙了。

 但方白渡却又道:“不过这两名女子的身份却还要好好查一查,我们刚刚失去了弟子,她们便出现,这也太巧合了一些。”

 许天涯却是双目放光:“巧合?你就是心思太多了,刚好有合适的弟子出现,你竟然还嫌弃巧合,这是机缘好不好?”

 方白渡还想再说什么,他却是忽然看到了站在麒麟山另外一边的司空潭。

 “咦,这不是神机门司空潭那个胖子嘛,他怎么在这里?”

 司空潭做事八面玲珑,方白渡和许天涯都算是南域之地的古尊,所以他自然也跟这两位有过交流,当然用巴结讨好来形容更合适。

 “那胖子在南域之地消息最为灵通,去问问他。”

 此时司空潭也在那里强装镇定的等待着。

 他是故意站在这里被方白渡二人看到的。

 楚休交代他把这件事情做成了,司空潭想了许久,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欲擒故纵,让对方主动想要收徒,而不是自己把人给送进去。

 所以这样一来,除了洛飞鸿和龙灵儿,还要有人站出来说明这一切,那这个人,只有他最合适。

 看到方白渡和许天涯果然被自己吸引了过来,司空潭立刻做出了一副惊喜的模样,凑上前去问道:“见过古月尊者大人和镇龙神将大人,什么风把二位给吹来了?”

 许天涯也没跟他废话,一指山上问道:“山上那两位女子你可认得?她们是什么来路?”

 司空潭叹息了一声道:“当然认得,她们灭掉麒麟盗的情报还是我卖给她们的。

 其实她们也是一对可怜人,其父亲乃是之前牧马山庄的二十七当家洛飞和第三十二当家龙万里。

 牧马山庄被麒麟盗所灭之后,她们便流落江湖,但因为意外得到两位断绝传承的古尊遗迹,所以实力修为大进。

 这次她们回来向我购买情报便是来报仇的,不过这两个姑娘手中除了自己意外得到的传承,可是一点积蓄都没有了,就连买情报的钱可都是赊欠的。

 不过我这个人心善,看着她们的经历如此坎坷,便先行提供她们情报,事后再给报酬也可以。”

 司空潭强行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紧张,在那里叨逼叨了半天。

 许天涯和方白渡倒是没有怀疑他,而是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点了点头。

 从上古时期传承下来这么多的古尊,其中断绝传承,没了传人的可不少,这两个女娃娃得到了这样的古尊所留下的遗迹也正常。

 而且司空潭说的有理有据的,他们也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在南域之地八面玲珑,同时又是出了名胆小的货色敢骗他们。

 半晌之后,龙灵儿和洛飞鸿这才带着一身的煞气走下来,顺便将一堆秘匣扔给司空潭。

 “胖子,这是给你的报酬,要比之前许诺的还要多。”

 司空潭眉开眼笑道:“多谢二位姑娘了,以后若是需要再购买什么情报,甚至是丹药兵器阵法材料等等,都可以来神机门找我。”

 这时候许天涯忽然道:“你们两个女娃娃的天赋不错,可惜始终没有名师指点,这么胡乱修行下去,现在可能便是你们的巅峰,想要打破天人之隔,可是十分不易的。

 我们二人惜才,想要你们两个为徒,只要你们肯拜师,我这两脉的资源与功法,全都是你们的,甚至我可以保证,就以你们的天赋,二十年内我便能够让你们打破天人之隔!”

 洛飞鸿撇撇嘴道:“你谁啊,说要收徒便收徒,我们像那么缺师父的人吗?”

 龙灵儿则是拉了拉洛飞鸿,做出了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道:“两位前辈还请见谅,我们姐妹行走江湖,相依为命,到现在还没有拜师的打算。”

 一旁的司空潭连忙拍着大腿道:“哎呀!你们知道这两位前辈是谁吗?他们可是古尊!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镇龙神将许天涯,那一位则是古月尊者方白渡。

 江湖上想成为他们弟子的人可是排着队呢,两位前辈可都还看不上,你们能被这两位前辈看中可是你们的福气。”

 许天涯没有说话,但却还是自得一笑。

 古尊这个身份放在江湖上,自然有一种清高的地位。

 虽然比不上真正一个大派的执掌者,但起码不会掉价,特别是对于一些散修武者来说。

 但龙灵儿却还是做出一副小心警惕的模样道:“二位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是真不需要拜师。”

 若是龙灵儿和洛飞鸿此时欣喜若狂的就拜他们为师,他们或许还有些不适应。

 但偏偏这二人越是拒绝,却越让二人有种更想收对方为徒的感觉。

 方白渡咳嗽一声道:“二位姑娘,我知道你们的感觉,少年坎坷,在江湖上流浪的时间久了,难免会对所有人都警惕小心。

 但我们却不一样,你知道我们的身份,说句不好听的,我们二人乃是武仙,我们若是对你有什么歹念,你们有能力反抗吗?

 相反你们只要拜我们为师,那你们便不用担心有任何人敢对你们有歹念!

 起码你们少年时所经历的那些一切,今后都不会再有了。”

 听到这话,龙灵儿和洛飞鸿有些动容,再加上司空潭在后面添油加醋的鼓动着,两人终于对视一眼,对这方白渡和许天涯一礼道:“徒儿见过师父!”

 方白渡和许天涯对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笑意来。

 但他们却没注意,在龙灵儿和洛飞鸿对视的时候,她们的眼中,也有着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