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总攻东域!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慕白霜如此选择,不是因为他深恨楚休,而是因为他很急切。

 楚休不除,昆仑魔教在一天,他们天下剑宗都将无法沾染东域。

 罗山平静的望着慕白霜,问道:“究竟看到了什么?理由呢?”

 一向都话很少的慕白霜的此时却是详细无比的把他在昆仑魔教所看到的一切都给罗山说了一遍。

 最后慕白霜沉声道:“楚休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让我天下剑宗,让我南域忌惮的程度。

 但是他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昆仑魔教横在南蛮之地,不将他给搬倒,我南域宗门将永远都无法染指东域。”

 罗山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慕白霜:“倒是很少能够看到如此忌惮一个人。”

 慕白霜沉声道:“那楚休值得我们去忌惮,当然如果我们南域宗门没有沾染东域的想法,他楚休就算是再强,我们也用不到去忌惮。”

 罗山轻轻摇摇头道:“看来们的想法都很像啊。”

 慕白霜愕然:“我们?还有谁?”

 罗山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一名身穿蓝色锦袍的老人,大步走进殿内。

 “叶城主!”

 慕白霜顿时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叶唯空。

 没错,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已经许久都没有出现在江湖上的寒江城的城主叶唯空。

 在楚休召开建宗庆典,整个大罗天八方来贺的时候,叶唯空却是已经独自前来南域天下剑宗,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叶唯空淡淡道:“慕剑尊,到现在才感觉楚休值得忌惮吗?可惜已经晚了。”

 慕白霜沉声道:“现在不晚,才刚刚好,叶城主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已经准备背弃东域了?”

 叶唯空忽然扬天狂笑了起来,笑声当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背弃东域?笑话,简直笑话!

 东域是他凌霄宗的东域,是他皇天阁的东域,但却唯独不是我寒江城的东域!

 从来都不是我的东西,又何来背弃?”

 在楚休广发请帖,邀请四域前来观礼的时候,叶唯空便已经前来天下剑宗了。

 其实本来也叶唯空虽然被楚休坑的一直都在寒江城内低调养伤,但他却还并没有生出背弃东域,跟南域武林联手的心思。

 而让他生出这种心思来的,正是楚休。

 是楚休建立昆仑魔教的举动,彻底让叶唯空心态失衡。

 他愤怒,同样也不甘,甚至还有深深的嫉妒,嫉妒楚休!

 昔日他寒江城建立的时候,力敌凌霄宗和皇天阁,在他跟孟星河联手的前提下,这才从这两大派口中夺食,打下了现在寒江城的基业。

 当初的寒江城究竟付出了多少的代价伤亡他甚至都已经记不清了。

 但现在呢?

 凭什么他楚休建立一个昆仑魔教,凌霄宗和皇天阁不仅没有阻止为难他,甚至还亲自送上贺礼,这凭什么!?

 虽然叶唯空知道,因为时代不同了。

 他那时候建立寒江城,是东域内斗,是从凌霄宗和皇天阁嘴里抢饭吃。

 而现在楚休建立昆仑魔教在那两派看来还可以为他们守护南疆防线,做为屏障,所以他们并不排斥。

 不过虽然道理叶唯空都懂,但他却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既然东域从来都没有容纳过他寒江城,把他当做是自己人,他又何必为了东域尽心尽力?

 所谓的东西南北四域,无非就是一个地理名字而已,寒江城在哪个域,都只是寒江城,无所谓的。

 罗山沉声道:“叶城主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我天下剑宗很欣慰,东域不能容,我南域可以容,天下剑宗可以容。”

 叶唯空冷冷道:“我这可不是明智的选择,而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罗宗主,南域进攻东域,我寒江城会力配合的,不过我所求的只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杀楚休!”

 罗山顿了顿道:“可。”

 天下剑宗跟楚休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死仇。

 但双方因为立场问题,这不死不休的一战可以说是打定了。

 这时候一旁的慕白霜却是忽然道:“宗主,此战已经图穷匕见,必须要一战功成。

 但凌霄宗有凌霄无极印在,有几成的把握?”

 之前慕白霜的态度很激进,但现在看到罗山决定总攻东域之后,他却是忽然谨慎了下来。

 这次不同以往,这是以天下剑宗为首的南域宗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力出手,总攻东域了。

 成了,南域宗门吞并东域,势力大涨。

 输了,南域宗门元气大伤,在以后大争之世当中,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做为了。

 所以这一次,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罗山淡淡道:“勿用担心,对付凌霄无极印我有准备,我已经融合了通天剑。”

 一听这话,慕白霜的面色顿时一变。

 通天剑是他们天下剑宗的传承至宝,其出身跟凌霄无极印其实是一样的,乃是龙脉之上所诞生出的一截精铁所打造而成的。

 通天剑在下界便有,被天下剑宗带入到大罗天之后,便被蕴养在了通天剑锋之上。

 天地神物无法被凡人所掌控,而且通天剑还是下界的龙脉产物,跟大罗天有些冲突,每动用一次,所带来的反噬可以说是都是极大的。

 罗山轻笑道:“这么大反应干什么?老夫我这辈子其实很失败,天下剑道第一人,这个位置我坐了上百年,天下剑宗也从我这一个人剑尊,熬到了三大剑尊,对了,现在是四个了,易归邪那小子也有了剑尊封号。

 论及对于这方天地的理解,我不如世尊和梵教教主,更别说去跟道尊相比了,甚至就连孟星河这种后起之秀我也是比不过的。

 我这九重天的境界,只是靠着当初的一腔锐气,强行冲破的,实际上却是勉强的很。

 别人都在追求巅峰,而我却连巅峰在哪里都看不到。

 现在我老了,趁着我还有最后那一丁点的锐气没有耗光,还能够动用通天剑,再拖下去,我可能就连动用通天剑的资格都没了。

 不过这件事情当然不能只有我们出手,还要去找几个人的。

 盛兄,镇龙神将和古月尊者那两位,就交给来说服了。

 他们已经有了传承弟子,我怕这次,他们没那么好说动。”

 盛九渊从内堂走出来,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可以,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他们都带来的。”

 慕白霜在一旁略微恍惚的看着这一切,原来在他还在担心顾忌的时候,老宗主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不过这一切,怎么有些交代后事的感觉?

 慕白霜猛的摇了摇头,沉声道:“宗主,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罗山沉声道:“等,等人到齐。

 我已经派易归邪去大千门以及战武神宗了,这次集合我南域三大宗门,还有三位古尊的力量,以及寒江城叶城主做为内应,如此若是还无法攻破东域,那就只能说,是我南域没有这等气运了。”

 ………………

 十万大山深处的密林内,镇龙和古尊一脉的秘境前,许天涯和方白渡都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盛九渊,不知道他为何忽然来找他们。

 盛九渊已经踏入武仙七重,战力是要高出他们一线的,所以双方虽然有些交情,但却不算太多。

 而且盛九渊为人比较高傲,大部分的时候也是他们主动去攀附盛九渊,这还是盛九渊第一次主动来找他们。

 “盛兄,来我们这里一次可不容易,来来来,先去秘境当中就坐,我在秘境当中培育出来了一批忘忧草,以此物酿出来的酒,那可以说是一杯就能解千愁啊。”

 方白渡虽然疑惑盛九渊为何主动来找他们,但他还是客气的拉着盛九渊入座。

 但盛九渊却是摇摇头道:“今天我并不是来做客的,而是来邀请二位一痛攻打东域,覆灭昆仑魔教、凌霄宗以及皇天阁!

 二位可以报杀徒之仇,同样在南域宗门占领东域之后,们二位不论是想要拿到一批资源隐修,还是直接在东域开宗立派,都是可以的。”

 方白渡和陈九龙对视一眼,都是默然不语,但他们的态度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放到之前,杀徒之仇的确是不共戴天。

 但现在嘛,他们又收了两个新徒弟,美貌可爱懂事又聪明,天赋比之前那两个强多了,将来的成就甚至比他们都要强,说的好听点,他们这是有了羁绊,不愿意再去打生打死了。

 但如果说的难听一点,他们也是怕了,被楚休给打怕了,不敢去找对方的麻烦。

 他们两个虽然不算老,但年龄却也不算小了。

 这辈子的武道也差不多修炼到头了,只盼着有个出色的弟子能够传承衣钵。

 现在他们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了,又何必去跟楚休那种凶人拼命呢?

 盛九渊皱眉道:“这次由天下剑宗牵头,剑尊罗山会出手,大千门、战武神宗和我也会出手。

 甚至就连东域寒江城的城主叶唯空也会当内应,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们怕什么?”

 方白渡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等不是怕,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盛兄,还是另找他人吧。”

 盛九渊这时候面色忽然一冷,道:“二位,攻打东域这件事情,还有寒江城做为内应这件事情暂时可都是机密,们现在听到了这些机密,却不想出手?”

 听到这隐含威胁之意的话,许天涯和方白渡面色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