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寻亲的女人


小说:萌妻十八岁  作者:周兰萍

 “我不管你是谁!我不管你在这里大喊大叫干什么,但是一定是打错电话了!这个家里不存在这个荒唐的事件,这个家里的童小颜不存在有另外一个母亲,我们都知道童小颜的母亲已经去世了,都知道童小颜的亲生父亲,她的亲生父亲就是这个城市里有没有姓的人物童岳明。至今童小颜的爷爷还在,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童岳明的父亲童老太爷。我就不相信他会不承认自己的亲孙女。我就不相信他会跟你说童小颜,也不是自己的亲孙女。”查流域在大声,说话的时候,房间里的这个传统的女人走了出来,因为这个传统的女人听见了一些有关童小颜的事情,听见了一些让自己心惊胆战的事情。所以不得不放下儿子贝儿走了出来,很紧张地跑到了副总裁的身边,打着手势,叫他不要继续说下去,叫他有些话真的是不能随便地说出口。也不知道这个女生到底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个传统的女人童玥到底在紧张什么。反正童玥女人一点的紧张一点的担忧,一点都不情愿,也是一脸的忧郁。这个女生到底担忧些什么?其实副总裁是明白的,只不过副总裁不喜欢别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欺负自己喜欢的女人。查流域朝童玥的挥手,伸出手在童玥的肩膀上打了两下,然后又对着电话大声地喊叫起来:“我告诉你!你这个女人也不要在这里瞎说八道!如果说童小颜的母亲另有其人,那么这是绝对不存在的事情!我确定童小颜的母亲已经死了,而且当初有很多人亲眼所见,看见童小颜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然后你要突然之间说童小颜的母亲来了,这你有什么证据吗?所有人都不相信,你怎么证明这一点?我觉得你一定是搞错了,不存在这个事情。如果你想威胁这个家里的女人,为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我想你一定是想错了,你也一定不知道我是谁?”查流域虽然在口头上说得那么的铿锵有力,但是这个男生心里还是担忧的,毕竟要挟这个女人,又不是第一次,毕竟要挟这个女人的人也不是第一个。如果说,要用这个女人的工作来要挟这个女人,让自己的外甥女认她这个亲生母亲,那么这件事可怎么办?这个女人该怎么选择?这个女人一定会选择自己的外甥女,一定会保密,一定不让自己的外甥女认这个亲生母亲,然而自己的工作就这样没了吗?让自己这个家就这么没有经济来源吗?查流域这个男人想到这些的时候,都觉得心里非常的痛苦。如果是以前,如果自己的钱花不完,那么也没有必要担忧,但是现在自己也是一穷二白的。“我也不知道你是哪一个男人!但是我只知道这个城市里面,除了卓家和童家,还有任家何江家,其它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有你这号的人。反正我觉得那些大户人家的人绝对不像你这么讲话。你要相信童小颜的母亲一定是我。我有办法证明这一点。我一定会找到童小颜那个孩子,然后和她做DNA验证,到时候拿到证明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否认!我现在想跟你说的是,就是想通知这家的那个女生童玥,就是要这个家的女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旦我拿到了验证证书,那么我一定把我的女儿带回家,因为我家里需要她,这个需要我的女儿,需要我的女儿来接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她的意思?查流域觉得非常的搞笑,从鼻孔里面笑了一下,为什么要明白她的意思?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配合这个女人的想法,为什么要通知这个家里这个传统的女生?人家要认自己的外甥女回去。好不容易捡到一个外甥女,就这样被人家无缘无故地认得回去吗?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便宜的事情!不存在的!居然这么荒唐可笑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就在和自己挑战!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胆大的人,敢和曾经的一个小混混在这里叫板!副总裁真的没想到,难道是时代变了?难道是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难道是所有的人都已经看不起自己了。“我不管你是谁!我不管你想来干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这个电话打错了!这个家里不存在这样的事情!这个家里不存在有好几个母亲就是一个母亲。你这个疯女人!你不要老是打电话,我不知道你怎么搞的这个电话号码,但是你继续打的话,你就是骚扰这个家里,可以举报你。另外也不可以威胁这个家里的女人,你威胁的话,我依然会让你好看!你要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你就会明白,你不应该骚扰这个家里的所有的人。你知道这个家里有学生也好,你知道这个家里有老太太也好,你知道这个女人在那里工作也好,这些我都是放心的。你尽管来捣乱,你尽管去骚扰,你不想死了回去就好呢!”查流域就是吓这个女人,就是打死也不承认这个家里童玥这个女人有什么一丝丝的联系。就是要完全地否定这种关系,就是不给电话里的这个女人任何的希望,就是不想搭理电话里的这个女人。就是不想让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来骚扰这个家里。这个男生只是想这样硬碰硬的,只是不想悲催,只是不想懦弱,只是没有必要认输,只是没有必要认怂。你来狠的,我也会来狠的,你在这里撒泼,我也可以撒泼。副总裁就是这么认为的,当遇到恶势力的时候,自己不应该认怂。在副总裁的字典里,认怂,是不存在的。你敢向我挑战,那么我也敢要挟你,你敢要挟这个家里的人,那么我就让你活着来到W市,而死了再离开这里!“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你敢要挟我一个女生?你敢弄死我一个女人,你试试看。你不想在这个城市里面混了吧!你不要以为我完全不知道你是谁,与这个女人有关系的两个男生,一个是文教授,一个是那个公司里面的副总裁,我想,听你讲这些话,你一定是那个阿姆斯特丹回来的副总裁查流域,是这样的吧?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亡命之徒我更不可怕,我可怕的是这个家里的那个女生童玥,那个女生会不会承认这件事情,现在叫那个女的接电话。我有办法让这个女人承认,我也有办法把我的亲生女儿从这个女人的身边弄走!你要知道一个小姨怎么可能抚养一个外甥女?亲生母亲才可以!”抚养?二十岁还谈抚养?查流域真的觉得这个电话里的女生蛮横无理,压根就不讲道理,压根就是一个泼妇一样。这个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个女生到底是什么来的?完全不了解电话里的这个女人,这个所谓的童小颜的亲生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通过这次通电话,大概就知道了,这个女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一定是处处得自己做主,一定是那种强势的女生,这样的女生能够和童小颜沟通吗?如果童小颜真正的母亲是这种泼妇的话,那么童小颜受得了吗?这个女生一定会安排好自己女儿的一切,一定会安排好自己女儿的人生,这样喜欢洒脱的童小颜,喜欢自由的童小颜能够和她合得来吧?这还是个很大的问题。查流域这个男人居然担忧了。“我不知道你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但是我觉得你这个女人一定是没有文化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多大了吧?你不知道多大才谈抚养权这个问题吧?这么大的女儿还谈什么抚养权?小姨,为什么不能够和自己的外甥女生活在一起?外甥女,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小姨?这可行吗?你觉得亲生母亲就有权利把自己的女儿带走吧?关键是你和这个家里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告诉你童小颜的亲生母亲早就离开了,没有你这个人,你只打错电话了,以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我也不想跟你讲话了,我觉得和你这个女生聊天就是一件无聊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再谈下去,因为谈下去一点结果都没有!”“童小颜就是我的女儿!我一定有办法知道我的女儿的地址的!我就不相信——”电话里的那个女人依然在大喊大叫,但是查流域真的是受不了了,查流域真的是不想其他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查流域不喜欢文斯民怀疑这件事情。也不希望童玥站在一旁如此地担忧。所以这个男生果断地将电话挂断了,果断地不和这个女人聊天了。因为和这样的偏执的女人,这样强势的女人继续谈下去的话,结果只有两种,第一种是认输,第二种是让自己气得不得了。这样的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他不想给这个家里带来麻烦,他也不想让这个家里的这个女人担忧。所以还不如把电话挂了。或者是说把这个电话设置一个拦截骚扰。让这个女人永远也打不进去电话。查流域丢下了电话之后,就看向了童玥,童玥一直摇着头,眼睛看着文教授,只是那样尴尬地笑笑,表示,什么事情都没有,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表示打电话的人一定是打骚扰电话。然而文教授好像是半信半疑,看见童玥这样的表情,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在心里文教授打上了一个问号,他也不知道电话里的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紧紧地盯了一下,好像是有问题。好像只听说是童小颜的亲生父母的问题。但是这几乎是不太可能,很早就知道童小颜有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也很早就知道童小颜已经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及自己的亲生爷爷,虽然童小颜不承认。文斯民想要问什么来着,但是发现了童玥那一张尴尬的脸,就没有问出来,只是这个男生向洗手间走了过去,然后缓缓地走进了洗手间,这个男人是要逃避吗?这个男人想要去洗手间想一些事情,然后就把水龙头打开了,将洗手间的门紧紧地紧闭,文教授对着洗手间里面的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果然自己不是表演系的,果然自己什么心事都藏不住,他就是这样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然后捧起了一些水,洗了一个脸,然后就看看自己这张脸,自己真的还算年轻,自己真的不如查流域那样的老练。自己真的是一个外人,但是此时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文斯民就这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管这件事情还是不管了?是想问一下这个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还是不要问了?想来想去,这个男生低下了头,在他一低头之间,看见了自己的身上有些水珠,刚才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水都溅到了自己的正儿八经的西装上,这个男生轻轻地弹去身上的水珠,然后微微一笑。也许有些关系就有如这个水珠。但是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因为有些关系还是不清不楚的更好。就如同和这个女生的关系,如果一旦挑明了,也许童玥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了。文斯民就这样,苦笑着,虽然他的微笑非常的淡定,但是他的心里非常的苦。他想要关心这个女人,但是又不想说出来,一旦他说出来之后,他认为会让这个女人担忧,或者是给这个女人带来困惑。所以有些事情只是在心里怀疑而已,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如果一旦说出来,事情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该是多么的痛苦。既然这个女人不想让自己知道这件事情,既然不想让外人怀疑自己的外甥女,另外有一个亲生母亲的话,那么就不管这件事情,那么就再也不提这件事情,这样可以吗?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当电话里的那个女人真的是打错了电话,就当电话里那个女生是一个这个疯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