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飞来横货


小说:太祖墓  作者:岂不走

 七符门,风云道,龙牙山呈三角之势,互相毗邻。

 三宗门都是叔宗,属于飞焰阁管辖。

 其中风云道在七符门正南方,而龙牙山,则在七符门西方。

 七符门与龙牙山边界,有一个横跨十余万里的特殊地带。

 这地带中心,峰峦叠嶂,危险重重。

 而这地带最外围,则是一面巨大的,漆黑的,如一个倒扣的黑锅。

 将这地带罩在其中,但如果走近一看,就会发现,这漆黑的事物,竟然是由数不清的黑色飞虫形成的。

 这里,被称为虫源海,而这漆黑的黑锅,也被称为虫海壁垒。

 虫海壁垒的厚度,白天时,只有百余里,若在夜晚,则可达两百里。

 此时,虫海壁垒里面,虫源海外部。

 一头银白条纹的雌虎夺命狂奔,时不时回头。

 它似乎受了重伤。

 忽然,它目露绝望之色,它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皮肤黝黑的相貌普通青年。

 这雌虎,仅仅是魂芽中期的修为。

 但面前之人,魂芽后期修为。

 与它身后追杀它的大部分人都一样。

 难道此人是前来拦截我的?雌虎虽不能化形成人,也不能言语,但早已开启灵智。

 不对,此人虽然长得不好看,但不像凶神恶煞,最主要的是,那人只看了自己一眼就看向了它处。

 既然这样,那就对不起了。

 雌虎这样想到,张嘴一吐,一枣粒大小的猩红之物射向那黝黑青年。

 就见那黝黑青年左手一抓,一条冰链甩出,将那猩红之物一卷。

 雌虎一喜,往一个方向急掠而去。

 黝黑青年摇摇头,面带微笑,静静等待着。

 这黝黑青年,正是从符师莫劫境中出来的单莫。

 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何离开劫境后,会出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不知是时间过了,还是岁月蜃庙的原因,香沉海为他面具加持识能的效果已经消失。

 没有办法,他只能以血元催动,变成了这副普通模样。

 单莫看着悟剑纸上的那些模糊身影,微微一笑。

 几息后,他的前方,十二条遁影一敛,现出十二人来。

 九男三女,其中一黑须男子和一白发女子,已经另外一个肥胖的青年是魂芽后期巅峰的修为。

 另外九人,则只有魂芽后期的修为。

 “道友,那东西是我等所有,还望道友交给我。”黑须男子看着单莫冰链所卷猩红之物,笑道。

 单莫微微一笑,冰链一甩,那猩红之物便飞向黑须男子。

 后者大喜,一把接住,收好之后与身旁白发女子对视了一眼。

 随即转头看向单莫,又道:“此物为何在你手中,道友可否解释一下。”

 语气比起第一句话,明显冷淡了几分。单莫听出了质问的意思,眉头微蹙,轻轻掸了掸衣袖,笑道:“刚才一头虎兽莫名其妙的丢给在下,在下也是一头雾水。既然东西已经物归原主,就和在下没有关系了。不知诸位道友可知这里什么地方?可还在中原境内?”

 “道友不是中原修士?”黑须男子问道,他神色微变,虽极力掩饰,但单莫还是察觉到了。

 于是他微微笑道:“这么说来,此地还是中原之地?”

 黑须男子看了看众人,在每个人脸上停留了片刻,而后才道:“道友刚还给在下的东西本是一对,不知道友为何要瞒下其中一个?”

 “一对?瞒下一个?”单莫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笑道:“莫非诸位看在下不是中原修士,想要以德报怨?”

 “道友此言差矣,只要道友把话说清楚,我等自然会重重有谢。那东西是一对,对我等格外重要。若阁下真没拿,还怕我等搜查吗?”一向没有说话的白发女子忽然展颜一笑,如此说道。

 “搜查?抱歉,在下还有事,告辞。”单莫侧身,往一方走去。

 黑须男子一点头,另外十人立即将单莫围在中央。

 单莫停了下来,目光扫过众人,叹息一声,道:“东西根本没有一对,你们只是想杀人夺宝,对吧?”

 众人相视一眼,没有说话。

 单莫身躯一抖,一股魂芽后期巅峰的威压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后期巅峰!”众人纷纷踉跄急退,脸色微变,看向黑须男子与白发女子。

 单莫摇摇头,道:“在下再给诸位一个离开的机会,不要逼我出手。”

 黑须男子淡淡说道:“阁下好大的口气!区区一个魂芽后期巅峰的修士而已,我这里可有三个。阁下不会自大到真想动手吧?”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诸位看来还是看不透这点?既然诸位不愿意走,就把命留下来吧。”单莫笑道。

 “真是不自量力,阁下真的不愿把东西交出来的话……动手!”

 他话未说完,就见对方已拿出一把剑脊有游龙的青色长剑。

 他意识到对方已经动手,立即命令众人攻击。

 但是,他看到对方手中长剑,一道银白光丝激射而出,瞬间化作一条银蛇在众人间穿梭。

 紧接着,寒光一闪,就见对方手机青色长剑一个模糊。

 “铮铮……”

 “噗噗!”

 那青色长剑在人群中穿梭,伴随雷鸣声起。

 那九个魂芽后期修为的修士中的六人,血甲防御全部被破。

 而另外三个没有血甲之人,当场被斩杀。

 黑须男子与白发女子脸色大变。

 “道友,且慢动手!”

 “没问题。”单莫微微一笑,伸手一抓。

 “嘭”的一声,那青色长剑被他抓在手中,然后剑尖垂了下去。

 黑须男子神色一松,对方一出手,他就知道自己惹错了人。

 对方一击,便将自己六个下属的血甲防御破掉,并直接击杀三人。

 有此等实力的,自己万万不是对方的对手。

 所以他才求和,不过,他并没放弃防御。

 看到对方收剑,心里一松,但依然警惕的盯着对方一举一动。

 但就在他神色刚一松时,就见对方剑身附近,有道道半透明剑影没入剑脊游龙之中。

 “小心!”白发女子也注意到了,大声提醒。

 但是,话音未落,黑须男子就见面前青年长剑游龙嘴一张,一道剑影高速旋转成一剑轮直劈过来。

 火花四溅,剑轮劈在他小腹血甲防御上,飞快的消耗着他的防御。

 黑须男子大惊失色,两息时间,他的血甲就全溃散了。

 “啊!”

 他惊惧着叫了一声,猛的抬头,正好看到对方手中长剑血光一闪,突然隐没虚空。

 还疑惑中,就觉额头一痛。

 青色长剑已从他额头处,贯穿了整个颅骨。

 剑气搅动,将头颅内的血肉绞的粉碎。

 众人恍然如梦,这短短两三息间,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就这样被秒杀了?

 怎么会?

 再一看,那白发女子脸色也变的惨白,身形一个模糊,就要逃遁。

 单莫一声冷笑,右脚一踏,落下时,已出现在那女子身边。

 九重盘龙拳,一拳轰出。

 “啊!”白发女子的防御被轰碎,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单莫一条冰链甩出,将那女子一卷,手腕一抖。

 手中龙鳞剑往外一割,白发女子目中泛着绝望之色。

 身体被冰链一拽,往前不由自主飞去。

 紧接着,就见寒光闪过。

 她只觉得喉咙先是一甜,再是一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剩下几人目睹这一幕,终于反应了过来,立即往四方逃窜。

 单莫左手一伸,五指一展,其上光丝闪烁。

 左手再猛的一握拳。

 千山握!

 那四下逃窜的七人顿时被一股巨力牵引,瞬间被扯到了丑陋青年身前。

 ……

 十几息后,黑须男子一行十二人,只剩下那肥胖的青年还活着。

 此时,他战战兢兢的,不敢与单莫对视。

 心中惧怕,不知道对方不杀他是不是为了折磨他。

 “说吧,是怎么回事?若是解释的清楚,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单莫的声音毫无感情。

 “是……是,我是傅修远……”幸存修士大喜,急忙开口。

 “说事!”单莫冷声道。

 傅修远心中一惧,连忙开始解释:“道友,是这样的……”

 一刻钟后,单莫终于明白了。

 按傅修远所说,这里叫虫源海。

 传言,九州一位名叫黄四海的魂果境大能渡劫失败后,就形成了十余万里的虫源海。

 多年来,整个九州都在寻找那大能者渡劫失败后的尸身,企图得到黄四海的传承。

 以至于为争夺虫源海,还爆发了宗门之间的大战,甚至还爆发了大周朝廷与其他宗门联合的战争。

 但讽刺的是,这些年来,所有人都没有找到黄四海的尸身。

 这虫源海,就只有渡劫所成的劫灵外,以及因为劫灵而慢慢滋生的异物。

 渐渐的,虫源海不再宗门必争之地了。

 虫源海成了一处荒地。

 之后,一个传言在众修魂者中传开了。都说黄四海渡劫失败后,最终落得了一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不过,虫源海在飞焰阁势力范围内,平时就属于飞焰阁。

 因为虫源海有劫灵和异物的原因,这里便成了大周朝廷的试炼之地。

 而在试炼时间外,这里基本上就是一处荒地。

 但是,总有人穿过虫海壁垒,来到虫源海,寻找机遇。

 既然有人寻找机遇,也就不乏有人心生歹意。

 趁火打劫,杀人夺宝的事也没少发生。

 傅修远他们这一行人,除了那黑须男子和白发女子外,其余十人都是散修。

 黑须男子与白发女子是焰极门弟子,却冒充散修的身份在这虫源海杀人掠货。

 他们这些人,被称为掠杀者。

 飞焰阁也会时不时的派出弟子专门来追捕这些掠杀者,有的时候,也会在附属宗门中进行对这些掠杀者的悬赏。

 傅修远等十位散修,起初也是被黑须男子逼迫。

 但是,黑须男子每次抢夺之后,公平公正的将好处分给了他们。

 他们发现,跟着黑须男子,比所谓寻找飘渺的机遇,要靠谱得多。

 风险在利益面前,已不值一提。

 所以渐渐的,他们也就心甘情愿的为黑须男子所用了。

 但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终于一次,他们被一个魂叶境女修所擒。

 那女修却没有将他们杀死,而是让他们帮她追踪一头银白条纹的虎兽。。

 可没想到,好不容易追踪到。

 结果不但没抓到,反而被银纹虎把他们依仗的猩红之物给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