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 忐忑不安


小说:大戏骨  作者:七七家d猫猫

 全场混乱全场骚动之中,达米恩稍稍有些庆幸:还好,他不是主角,蓝礼才是。

 如果他面对全场如此夸张的应援,只怕他根本招架不住,就连一秒钟都待不下去,整个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躲在山洞里,好好地享受片刻安宁。但现在,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虽然有些焦躁有些恐慌,但他还能够坚持坚持。

 “达米恩!”

 突然,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呼喊,直接炸裂开来,这让达米恩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真正字面意义上地“吓了一跳”,朝着远离声音的另外一侧跳跃了开来,惊魂未定地转过头去,唯恐自己就成为了全场观众的角逐对象,然后,他就看到了蓝礼。

 蓝礼站在了原地,一脸无辜地摊开了双手,眼睛之中盛满了明亮的笑意。

 达米恩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因为现场着实太过喧闹也太过汹涌,冰天雪地的帕克城之中都可以感受到那股强大的热浪,又是凛冽又是炙热,大脑反应速度着实有些跟不上,只是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刚刚呼唤他的那个声音是……蓝礼?

 看着达米恩满脸呆滞的表情,蓝礼抿着嘴角,眼底的笑意越发汹涌起来,却始终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甚至还朝着达米恩投去了一个疑惑的视线,仿佛正在询问着: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红地毯两侧的观众们都已经察觉了出来异常,一个个都捧腹大笑起来,甚至还有人于心不忍地扬声提醒到,“恶作剧大魔王!达米恩,恶作剧大魔王!”

 如果以前还有人对蓝礼私底下的性格不太熟悉,那么经过座谈会之后,大家就渐渐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刚刚蓝礼和达米恩的互动就成为了最佳写照。全场的起哄和笑声就成为了红地毯之上的别样景象。

 这小小的变化,就可以看到座谈会的影响力了。显然,油管直播的方式将座谈会的后续效果发酵到了最大化,即使是蓝礼自己也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上一世,他只是作为观众;而这一次则是作为直接参与者,感受自然不同。

 全场的起哄,夹杂在“我是你的”的调侃声之中,影迷和记者们的位置感距离感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无形地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蓝礼嘴角的笑容依旧从容不迫、优雅得体,但眼底闪烁的光芒却流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看着眼前嘻嘻哈哈的记者们和起哄不断的观众们,他也是难得一见地感受到了无力但更多还是积极正面的方向。

 但……蓝礼就是蓝礼,即使最窘迫的局面也仍然能够掌握主动,他的脚步在记者面前停顿了下来,认认真真地注视着记者们,面对全场起哄的调戏,他就这样坦然面对,一直等到声音稍稍平复之后,这才扬起了眉尾,“是吗?你们确定吗?”

 等等,什么意思?

 记者们的反应也稍稍慢了半拍,随后才意识到蓝礼的我意思:我是你的,这本来是调侃蓝礼在座谈会之上的诗歌朗诵,对于影迷们来说是热情应援,而对于记者们来说则是戏谑打趣;但现在蓝礼一个认真的反问过来,“你们确定吗?确定你们是属于我的吗?”记者们就顿时傻眼了他们也不能直接回答“是”呀……

 不按常理出牌的反应,带着蓝礼标志性的黑色幽默,然后蓝礼和记者之间就出现了一个短暂的错位空白,现场气氛立刻就变得滑稽起来,尤其是记者们那尴尬的面面相觑,更是让人忍俊不禁。

 一秒反攻。

 果然,蓝礼还是那个蓝礼,想要把蓝礼逼迫到慌张窘境,绝非易事。

 记者们也是纷纷哑然失笑,短暂愣神之后,提问总算是回到了正轨。

 “蓝礼,过去三天,你在座谈会之上的表现着实引发了无数讨论,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好事?我猜。”蓝礼的语气也稍稍显得有些迟疑,他也不太确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眼底轻快的笑意还是保持了气氛的轻松友好,“尽管这不是座谈会的主要目的,但显然罗伯特的想法得以实现,我想这应该就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我不太确定,现在观众是否还能够以严肃的态度观看’爆裂鼓手’。”

 站在旁边的达米恩依旧有些不太适应,刚刚的插曲结束之后,他就再次如坐针毡起来,总是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够率先离开。但现在听到蓝礼和记者的针锋相对,他站在旁边也是跟着哧哧地笑了起来。

 就如同没心没肺的观众一般。

 就在此时,蓝礼突然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所有观众就都好像你们一样。”

 达米恩的笑容就僵硬住了,什么?蓝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刚刚错过了什么?他不由就认认真真思考起来,忽然就意识到,这可能不是好事,然后就陷入了思考人生的状态。

 那简单质朴却直接明了的反应,让记者们都纷纷轻笑起来:达米恩着实是太实诚了。

 随后记者就再次询问了座谈会的问题,蓝礼客套地回答了几句,而后就主动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期待着能够再次回来,与大家展开交流,但座谈会的话题就留在座谈会吧,今天的主要议题是首映式。现在电影的版面已经够小了,我们就不要把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

 立刻就有记者扬声询问道,“你也在乎版面吗?”

 “有些时候,我还是必须在乎,不是吗?”为了宣传电影,这是每一位演员和导演都必须妥协的部分,“否则,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接受采访呢?显然不是因为你们是属于我的。”

 噗嗤!

 同样的一句话,被蓝礼使用在不同的地方,顿时就迸发出了截然不同的味道,不少记者都没有忍住,直接就轻笑了起来;还有小部分记者则窘迫起来,但绝大部分记者只是笑了笑,没有理会蓝礼的打趣,下一个问题就紧接着抛了出来。

 “之前在‘醉乡民谣’的放映会之上,播放了‘爆裂鼓手’的三十秒预告片,引发了诸多回响,不少人都发出惊叹,认为这是一次截然不同的表演,真的是这样吗?”

 蓝礼的回应非常迅速,微笑地解释道,“如果你们说的是那段打鼓的预告片,我必须澄清一下,我只是一个花架子、真正的鼓点还有幕后功臣。”

 “不,不不。”达米恩回过神来,一秒进入导演状态,立刻就积极主动地开口回答到,“不,是,是这样的。”但语句还是有些不太通顺。

 记者们面面相觑,“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

 达米恩有些结巴,他朝着蓝礼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蓝礼没有代替他回答,而是鼓舞士气地点点头,这让达米恩稍稍安定了些许,“我是说,是的,那些高难度的击鼓片段,的确是有幕后功臣的;但为了演出效果,蓝礼自学了架子鼓,他在两个月时间里就达到了超高水准!预告片里的那一段视频,其实是蓝礼自己击打出来的。”

 “哇哦!”记者们纷纷发出了惊叹声。

 因为预告片里的那段架子鼓绝对堪称是超高难度!

 紧接着,蓝礼又补充了一句,“但幕后功臣还是另有他人。”那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急于撇清记者们准备套在他身上的又一个光环,顿时就让场面变得喜感起来。

 宣传电影的环节,达米恩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但他却不太熟悉记者的采访流程,蓝礼明明在开玩笑,他现在却突然就关闭了“幽默”雷达,一本正经地解释到,“尽管如此,蓝礼在拍摄过程中依旧奉献了难以置信的演出。他和jk之间的对手戏火花无疑是整部电影的核心,甚至衍生出了我所没有预料到的内核与思想,我觉得这也是蓝礼最难能可贵的部分。”

 刚刚气氛还显得轻松愉快,转眼就进入了正经宣传阶段,画风转变太快,反而是迸发出了一种尴尬生涩之感,以至于让人忍俊不禁可是,面对着达米恩如此认真的表情,现在就直接爆笑似乎不太礼貌。

 现场顿时就陷入了一种强忍笑意的阶段,达米恩不明所以,满眼写满了困惑,看向了蓝礼,最后还是蓝礼出声打破了局面,“所以,我想电影结束之后,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夸奖我了,不用担心形容词不够了。”

 “哈哈!”

 所有人集体爆笑,蓝礼一箭双雕,不仅以正面的方式调侃了达米恩的“认真态度”,而且还自黑了一把。

 达米恩还是不明白自己刚刚的话语有什么问题,惴惴不安地看向了记者“爆裂鼓手”是他的第二部作品,同时也是他花费了所有心血的作品,如果这部作品依旧失败了,那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在导演道路之上继续坚持下去,又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此时,站在自己梦寐以求的圣丹斯舞台之上,难免有些患得患失,经历了刚刚全场尖叫之后的不安感就慢慢扩散了开来。

 蓝礼似乎嗅到了达米恩的不安,微笑地凑了过来,在他的耳边扬声说道,“这里是圣丹斯,不管口碑评价如何,不如先好好享受这里的氛围,至于作品评价,你应该相信圣丹斯观众的品味,不是吗?”

 达米恩愣愣地看着蓝礼,迟疑地点点头表示了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