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重生的余则成


小说:轮回闯末世  作者:文页狂士

 余则成很兴奋,因为组织上派她来了。

 记忆中的她,土里土气,却又不失英姿飒爽;还好面子,做错事之后,会像小孩子一样和自己赌气,貌似不情愿的认错。

 浓眉大眼,身手矫捷,是敌人闻风丧胆的游击队长,善使双枪,枪法很好。

 一双大嘴唇厚实又美艳,喜欢毫无风度的哈哈大笑,露出全部的亮白牙齿;虽然长得没有左蓝好看,可在时间的沉淀之下,自己终究看清了自己到底爱的是谁。

 理性机敏的左蓝?不!

 左蓝的英年早逝是自己心里一辈子的痛,左蓝相当于初恋,他以为左蓝应当是余则成的最爱,左蓝的牺牲也是为了掩护自己身份的不暴露。他们是郎才女貌,惺惺相惜,志同道合,佳偶天成的一对。

 他确实以为最喜欢最爱的是左蓝,他对左蓝有着恋人的激情和浪漫。虽然生处环境非常恶劣,但是见到左蓝他还是抑制不住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兴奋,见面和左蓝热烈的拥抱和亲吻一切尽在不言中,左蓝在余则成心中的位置应当是无人可以替代。

 现在想来,或许是在阴暗幽深的地下,两个志同道合的孤寂之人相互取暖。

 浪漫小资的晚秋?不!

 晚秋确是众多男人的理想妻子,她亭亭玉立,爱情至上,是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角色,但是浪漫小资的晚秋自始至终都不是自己的所爱。

 对晚秋他是怜香惜玉的,尽管晚秋对他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他们俩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读懂了晚秋的琴声,知音难觅,浪漫小资的晚秋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自己。

 而自己的目的不纯,不过是奉吴站长的命令去接触她的汉奸舅舅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晚秋爱他爱得没有自我,没有自尊,以至于想到自己家做小老婆,可惜翠萍打死也不答应。

 余则成不爱晚秋,他对晚秋是有恻隐之心的,晚秋知道他和翠萍的身份后按照组织纪律他是应该除掉晚秋的,但是于心不忍的他还是把晚秋送到医院抢救,然后送晚秋去了解放区,接着才有了晚秋和自己最后的共度晚年。

 但余则成现在知道自己终究爱的是谁,对左蓝,相当于志同道合的知己;晚秋,不过是男人的虚荣心作怪,晚秋是爱他的,他却不爱晚秋,自始至终;而对翠萍,却是真心实意的,尽管和翠萍在一起的时候,他并不这样想。

 他以为自己最爱的是左蓝,共度晚年的晚秋也有喜欢,独独只当翠萍是工作伙伴。

 泼辣率真的村妇翠萍走进自己生活的一开始,他感觉的就是痛苦和无奈,他本是个生活讲究,衣帽光鲜,生活有品位有追求的人,和粗俗的文盲农村姑娘翠萍生活对自己是不可想象的,两个人简直就是水火不相容。

 一直到一生走到尽头,即将闭眼的那一刻,他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他对不起左蓝,欠她一条命;对不起晚秋,他利用了她,而且始终没有真正的爱过她;但他最对不起的是翠萍,那个视他为天的女人。

 或许在他人看来,自己最对不起的应当是晚秋,从一开始就是带有目的性的去接近她,撩拨她,在她知道自己和翠萍身份并救了他们的时候,还想要除掉她;最后的共度晚年,也不过是知道晚秋绝对不会背叛他。

 因为在晚秋心里,当所有亲人朋友都或遭难或背叛的时候,只有自己是她的精神依靠,是她在溺水,绝望无助时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如何都要死抓着不放手。

 余则成觉得自己一辈子虽然立了很多功劳,间接挽救了许多人命,却最对不起这三个女人。

 但是如今还来得及,是的,他重生了!

 重生到左蓝未死,翠萍刚来,晚秋濒临流离失所的时候;也许是上天让他有机会弥补前世的遗憾和过错。

 秋掌柜已经在自己的预知并准备下,成功脱离被捕咬舌的命运。

 现在到了迎接翠萍的时候了,但这个拉车的年轻人是谁?!

 记忆中,送翠萍过来的是一个三十多的乡下汉子吧,这个看起来精气神异常饱满的年轻人是谁,余则成甚至从年轻人的身上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

 似乎对方三拳两脚就能把自己打倒毙命!

 余则成眼神不由得锐利起来。

 被余则成盯着的宁凡有些无奈,这家伙不愧是资深的地下工作者,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大致底细。

 之后在翠萍的解释下,才解除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余则成以为是他重生来的一些动作,比如提早通知延(那个)安那边除掉佛龛李涯,所带来的影响;宁凡则是以为他穿越而来,并且还不能很好的收回自己身上武者的气息,才导致余则成莫名的敌意。

 不得不说,真是美妙的误会。

 不过,下一刻,宁凡看余则成的眼神就微妙起来。

 想一想,在延(那个)安还真是有一些蛛丝马迹,他还在学校的时候,就有一个比较脸熟的老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原来他就是李涯啊。

 没错,宁凡知道余则成是重生的了。

 他刚刚接到小莲的提示,

 “触发支线任务(必选):帮助重生的余则成完成拯救左蓝的心愿。”

 “可选择任务一:帮助重生的余则成完成提前护送晚秋到根据地的心愿。”

 “可选择任务二:帮助重生的余则成完成与翠萍白头偕老的心愿。”

 啧啧!

 重生的余则成,这还真是~~~~~越来越乱了。

 或许不久后,又会碰到一些穿越者和重生者。

 魂穿的?身穿的?无限流暂穿的?

 自身重生的?借尸还魂的?大能夺舍的?

 突然间宁凡觉得世界观宏大了不少,眼界为之一阔,心境愈发圆满,似乎距离化劲宗师更进一步。

 这时,不远处却又传来一声叫喊:

 “嘎子,不要乱跑,这里不是……跑丢了怎么办。”

 许是看见了宁凡三人,出声的中年人硬生生咽下了本来要说出的地名。

 “老罗叔,哈哈,你追不到我。略略略…………”

 又从旁边蹦出一个黑黑的少年对着中年人扮鬼脸。

 嘎子~

 老罗叔~

 宁凡嘴角勾出一丝弧度,真是…………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