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远虑近忧


小说:重生神雕之绝情谷  作者:一豆千年

 长夜漫漫月色撩人,夜晚因缺少你而显得寂寥。

 要让武堂彻底归心已经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只要杜景阳有点领导才能,时间一到,武堂弟子一定会对窦德尔这个新谷主归心的。

 这些窦德尔却不怎么担心,反而是弟子堂让窦德尔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

 弟子堂在以前一直是谷主的弟子或者被谷主看中的人修炼之所,弟子堂的弟子身份特别,一直享有谷中主人的一部分权利,不像武堂弟子全都是野腿子看家护院。

 窦德尔想把弟子堂打造成一支武功高强,完成谷主发布的具有高难度、高机密任务的队伍,可以让弟子堂弟子享受高待遇、高地位,但是必须剥夺他们谷中主人的那部分权利,因为这支队伍太特殊,所以他们可以享受,不能有主权。

 但是进入弟子堂,便是谷中的主人这个潜规则存在了几百年,已经深入人心,可以说不仅公孙仁、义这些弟子,就算是新加入弟子堂的那两百位弟子也有了谷中主人的这种想法。

 如果窦德尔现在宣布弟子堂更武堂一样,只是待遇与身份更高一层,别说新加入的那两百位弟子不理解,就算是公孙仁义他们也会不理解。公孙仁、义他们甚至会觉得窦德尔一上任,就卸磨杀驴,开始夺权。

 而且那两百位弟子,已经做好了成为谷中主人一部分的准备,突然听到他们的这种权利被剥夺了,现实与期待产生巨大的差距,他们心里就会形成巨大的心里落差,这种落差会让他们猝不及防,甚至可能引起抵触和反对心理。

 这种心里看似不怎么重要,但是如果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还有这种心理,那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后果是窦德尔承受不起的,也是窦德尔不敢尝试的。

 窦德尔必须消除这种隐患,防微杜渐,将这种隐患消除在萌芽之时。

 但是如果让他们一直有谷中主人的这种想法,在以后完成一些高危险的任务时,必然会有人畏缩不前,更有甚者,事事讲究公平、自主,那什么也不用做了,因为不可能让所有人去完成同一个任务。

 谷中主人的这种想法就像是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炮弹一般,在弟子堂中存在着,一个不小心,这颗炮弹就会被点着。

 轰!

 将整个弟子堂点爆,甚至炸毁整个绝情谷。

 窦德尔消灭这颗炮弹势在必行,可是消灭这颗炮弹就可能会引起弟子堂弟子的抵触和反对的心理。要想弟子堂弟子不产生这种心理,就要让他们和以前一样,拥有谷中主人的权利。

 如此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鱼和熊掌不可得兼,生或义两者只可取其一。窦德尔或许可以权衡得失、纵横利弊,选生或者选义。

 但是,弟子堂中的这颗炮弹与弟子心中的抵触与反对,这两者,不管哪一者存在,都可能会毁了弟子堂,甚至绝情谷。

 窦德尔根本就没得选,他必须将两者都抹杀掉,任何一种出现在弟子堂,都是毁灭性的。

 既要消除这颗炮弹又要不让弟子们产生抵触,何其难也?

 纵然窦德尔有两千年的经验,二十几年的学习,此时也有点脑子不够用的感觉。

 但是好在窦德尔有时间,按照神雕的轨迹,他还有几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件事。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武堂。窦德尔每日都会去武堂的训练之所巡视。

 杜景阳按照窦德尔的吩咐,每天都将武堂的弟子拉出来,练习长跑。几日下来,虽然弟子们的长跑耐力增加了不少,但是由于长跑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午后的训练一塌糊涂。

 而且一些弟子因为长跑身体出了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杜景阳不敢大意,再加上午后的训练不尽人意,他决定找谷主反应这个情况,顺便终止长跑让武堂弟子认真训练。

 长跑消耗体力是正常的,不是短时间内就有提高这也是正常的,可是身体出现严重的问题,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窦德尔仔细的了解了一番,这件事说来好笑。

 原来,是体质的问题。窦德尔只知道长跑是锻炼体质的好办法,却忘记了体质的问题。有些人特别适合长跑,如心率跳动慢的人,他们是天生的长跑健将。

 但是有些人却因为体质的限制,天生不善长跑。长时间的跑动甚至会威胁到生命。如我们的短跑之王,草原猎豹,天生的耐力健将驴子。他们都不善长跑,猎豹拥有无敌的速度,驴子拥有宝马几倍的耐力。

 窦德尔知道这种情况倒是放下心来,这些人身体基本没什么大问题,更让窦德尔可喜的是,这些体质天生不能长跑的人,他们很大的概率在其他的方面有超人的优点。

 好言的安慰了一番前来反应问题的杜景阳,并且反对了他的一项提议,让他停止对那几个,身体有问题的弟子进行跑步训练,其他人继续训练。

 让那几个身体有问题的弟子暂时好好休息,他有空了会去召见他们。

 杜景阳依旧不解谷主为何对跑步如此上心,但是窦德尔没打算为他解惑,长跑的优势长时间的锻炼之后才能表现出来,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这么简单的方式,会有那么大的效果。

 其实本就这样,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难以让人相信,越是能够产生无法想象的效果。

 等到训练效果出来之后,杜景阳自然会知道为什么,现在浪费口舌解释这些,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既丑又尴尬。窦德尔以谷主的身份来强制执行这件事,简单快捷,重要的是加速训练的进度。

 权利的好处就是你不需要解释为什么,只需下命令让他们执行。快速的执行是让利益最大化最好的手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权利、需要一支听指挥的队伍的原因。

 不过这件事到给窦德尔提了一个醒,武堂弟子的天赋不同,不能完全采用同一种训练方式,这完全是对人才的一种埋没。

 采用新的、不同的方式训练势在必行。

 Ps:好久没写了,时间原因,还有一些是自己的原因,不管怎样这本书应该还是有写完的,人的心里总有些执着,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去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