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跨越突破


小说:明末中兴路  作者:女侠独孤雯

 在大规模的扩招与投资最初,因为很多孩子乃至少年们正在处于文化补课乃至选拔培养的过程中,直到崇祯二十五年都没有见到什么革命性的机械发明。电池与电容领域、蒸汽机领域无数常识的失败甚至开始动摇了不少人的信心。然而在似乎距离蒸汽时代还很遥远的石油蒸馏乃至解裂领域却取得了不小的成效。重油、柴油、煤气等燃料为动力的“内燃机”首先在中央学院的实验室内试制成功。

 凭借着十几年内在金属加工与冶炼领域的不少积累,至少在如今的中央学院内,气缸、活塞等方面的加工制作还是拥有相当高的技术水准。尤其是在第一批高工开始渐渐成形的情况下。

 当然,这距离大规模推广应用,甚至是在补贴的情况下制造出勉强堪用的汽车、动力船来明显还有不少的距离。很显然:中央学院研究室及附属工场在很大程度上类似改开前夕某些时候的芯片工业,属于“设备不足巧手回天”,靠集中大量在手工业乃至手动机床领域技艺相当高超的人来弥补生产设备上的不足,提前迈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技术水平。然而在更广泛的民间,则明显还停留在蒸汽革命时代以前的技术水准上。

 虽然在整个社会的体制机制乃至文化上都进行了不少的革命性的革新,但如今的整个大明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更类似苏联或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的某种产学研机制。样板工程制造和小批量试制的情况下工程能力不俗,而进行推广就有巨大的鸿沟。很显然:这是生产设备明显还有某些地方未能有效突破的结果。

 在历史上,从文艺复兴时代再到十八世纪的诸多关键性突破乃至十九世纪的诸多改进,另一位面的世界历史在机床领域有漫长的积累,显然不是在大规模的科教投入铺开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就能有根本改善的。

 不过,或许不像发动机那样需要高超的技术乃至积累的缘故,煤油灯乃至煤油、新型炉灶、集中供暖、自来水与水塔等很多或许会花费一定成本,但不是对技艺乃至工艺要求太高的新型消费品也开始在中央总督区以应天为中心的地方渐渐推广开来。毕竟同另一位面的早期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相比,如今整个社会在高级技术工匠方面的总体积累乃至国民文化水平上的积累提供的大量高素质劳动力,在很多方面还是弥补了工业生产设备上的局限。

 大概从崇祯二十七年冬季开始,当大规模的科教投入铺开四五年左右的时间之后,一些长期曾经困扰住中央学院很多专家学者的难题渐渐揭开了谜底,萧轩也似乎有豁然开朗之感。

 很显然:在教育覆盖面扩大到了数百万人级别的范围之后,科研教育机制乃至选拔机制学术风气也没有太大的弊病,一些历史上属于世纪级的天才也开始在这个时候逐步的凸显出来。毕竟历史上的很多之后,真正的普及教育只不过是在几十万左右的范围内铺开的,直到十九世纪后期才真正的有了像样的普及教育。

 蒸汽机在经过几位天才的改进之后不再仅仅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喷气机”当一些技术瓶颈刚刚突破的时候,就在中央学院实验室内达到了估算百分之十以上的热效率。同历史上西方很多发明是在简陋或者人才资本有限的情况下“土法上马”不同,带有更多计划经济色彩的此位面,很多发明和突破虽然在提点之下也比较“难产”可是一旦突破,就具有较高的质量水平乃至应用过度。如往复式蒸汽机一开始能够得到应用的时候就有了还算靠谱的橡胶制品,也有了钢材。在随后两年时间内为了快速而低成本的加工管道,机床也很快有了不少突破与改进

 气缸镗床、螺纹切削车床、刀架和导轨,可以车削不同螺距的螺纹的机床、铸铁床身、惰轮配合交换齿轮、龙门车床、水力乃至蒸汽驱动的车床、滚齿机与测长机、转塔式六角车床等等诸多以前萧轩根本没有听说过的很多实用技术在随后的数年里,在合适的土壤之下开始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当然,这一切开始就建立的严密零件标准体系、长度与各种单位的定义体系之下的。这相比历史上工业革命时代的西方也毫无疑问的避免了很多弯路。

 机床领域的一系列变革乃至革新之后,很快以前只是在中央学院实验场内才能出现的技术很多也开始推广和扩散起来。让萧轩没有想到的是:不仅仅堪用的蒸汽机出现之后没多久就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环境下达到了百分之十以上的热效率,气缸膛压达到二三十个大气压,就连两冲程或四冲程的柴油机、煤气机、汽油机刚刚出现不久,大概经过几年的的测试和投入,型车水准的汽车、甚至早期水准的航空器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广泛的出现了。飞艇更是在出现之后不久就开始逐渐的成熟化。

 看似简单,实则并不简单的自行车也开始在这个时候进入到实用化的阶段,唯独曾经被即以厚望的电学电子领域,似乎还没有迅猛的爆发,曾经在类似年代出现的技术诸如照相之类也没有出现。

 历史上很长时间以来,所谓科学与技术其实不过是上流贵族的某种程度爱好罢了。它对整个社会的推动作用是在接近半个世纪内的十九世纪漫长的时间内才被逐步认识到的。可是从崇祯二十五年到崇祯三十年短短数年时间内大量让人惊奇的技术快速出现,并很快推广开来,终于让很多人曾经为之质疑的庞大科教投入乃至异常激进的社会变革乃至为之付出的代价或多或少开始有了一丝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