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太子之影


小说:魔法朋克  作者:任秋溟

 这是轩轶第一次见这位奥斯的帝君。

 他穿着素雅的黑色长袍,黑发束在脑后,眸如渊海隽永异常,眉目俊雅,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与其说这个男人是椒月的父亲,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椒月的兄长才更加恰如其当。

 但轩轶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奥斯帝国的帝君们寿命大多短暂。

 在那位划时代的光华女帝之前,受到七夕紫蓂的困扰,奥斯的帝君们没有一位有超过五十岁的寿元,他们修为高深,但是再强的实力也抵敌不住那种足以弑神的剧毒,某种意义上是终生便是少年。

 而眼下这位奥斯帝君也是如此,虽然说光华女帝一世将七夕紫蓂之毒极大缓解,由原本的五十年寿元延长到了近百年,但是比较普通洞玄之上的半神强者动辄数百的寿元,依然显得极为短暂。

 就好像眼前的这位奥斯帝君,根据年龄推算他应该在四十岁朝上,但是面容却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因为他的实力让他的容颜几乎凝固,恐怕只有在死前那一刻,才会失去对时光的束缚。

 但是姑且不提这位奥斯帝君的样貌,只说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让轩轶脑海中有些轰然炸响的意味。

 他不由想起当初星主的那句话。

 你愿不愿意做我的行走。

 行走还好了,毕竟谁都可以做,但是太子什么鬼?

 自己凭什么当这位奥斯帝君的太子?

 认他当干爹吗?

 所以轩轶轻轻摇了摇头:“在下何德何……”

 “星城行走便是德与能。”奥斯帝君平静说道,话语威严又平易:“发生在星城的事我收到了详细的汇报,当时如果你再拖一会,我也就到了。”

 “那个时候你或许会成为这个世界第一个同时面对四位太微巅峰境的人,这种殊荣多少人想拿都拿不到。”

 奥斯帝君带着微微的笑意,丝毫不以为忤。

 “请恕冒犯。”轩轶低头说道。

 当初星城之外的那一战,即使到现在对他来说还有着不少的疑点,毕竟很多事情都是在他昏迷之后发生的,即使苏醒后,他也只知道了一些最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本身虽然是错的,但是他并不会后悔。

 因为当时他已经无路可走,自取灭亡了。

 但是冒犯还真是冒犯。

 “并未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你尚且还不是这个世界的公敌。”奥斯帝君轻笑说道:“况且连星主阁下这个苦主都没着急去让你这个叛逆的行走伏诛,我又着什么急呢。”

 “我只在意的是,你确实展现出来了你的能力,并且你还是奥斯家族遗落在外的血脉,既然月儿能把你带到我的面前,那么就说明你确实有相应的意愿。”

 “那么我再说一遍,顺便纠正一下我刚才的说法。”

 奥斯帝君深如渊海的黑色眼睛望着轩轶,在那一瞬间轩轶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看透了,连轩二都谨慎地收回了所有的触手。

 “我想让你做我的太子,但并不是真正的太子。”

 “我让你做奥斯羽生的影子。”

 “你愿意吗?”

 做奥斯羽生的影子。

 轩轶一时间没有理解奥斯帝君的这句话,但是随即他便意识到,为何连椒月都说这件事情她做不了主。

 她是真的做不了主。

 因为椒月是真的想让他替代她哥哥做奥斯的皇太子。

 当然,不是真的皇太子,而是假的。

 “帝君的意思是。”轩轶努力揣摩着奥斯帝君的意图:“你是让我成为奥斯羽生的影子,在前台以他的身份对这个国家发号施令,就好像曾经奥斯椒月所做的那样。”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奥斯椒月的一切最终的荣光都会归于她自己,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是奥斯羽生的功劳。”

 “我替他冲锋陷阵,而在必要的时候,他会选择回来接收我的一切。”

 “是这个意思吗?”

 这便是影子。

 奥斯帝君赞许地点了点头:“不愧是从暗星执行司走出来的人。”

 他再重复了一遍:“你愿意吗?”

 “我有不愿意的资格吗?”轩轶反问一句。

 这样的事情,这样连奥斯帝君都打算将太子李代桃僵的计划,轩轶如果拒绝,他还有活着走出这扇门的可能吗?

 轩轶不知道,毕竟眼前的这位黑衣的帝君是星主那个级别的太微境巅峰强者,普通的洞玄之上半神,在他面前真的如同蝼蚁一般。

 奥斯帝君轻轻笑出声来:“当然有。”

 “君无戏言。”

 轩轶点头,然后叹了口气:“为什么奥斯羽生如此优秀,但是他却不愿意走到前台?”

 “我只知道权力是最甘美的毒药,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哪怕会被其蚀穿肠胃也会争先恐后地将其吞入腹中。”

 “可是为什么奥斯羽生明明有能力,却不愿意承担天生就属于他的义务,之前让妹妹来替他行使职权也就罢了,如今他竟然自己同意让一个外人来分享他的权柄。”

 “我不懂这是为什么。”

 现在轩轶才懂得那个时候这位奥斯皇太子说那句话的意思。

 那句关于我没有立场,但是我相信你做得到的意思。

 一般人会同意让第二个人代替自己吗?

 但是这个奥斯羽生偏偏愿意。

 除非说奥斯羽生不是奥斯帝君亲生的儿子,可是他却明明和奥斯椒月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孪生兄妹,自己这样的猜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没有为什么。”奥斯帝君淡淡说道:“他不喜欢,而我答应则是。”

 “不过月儿执掌国家数年来,生出了许多弊端,月儿想向我总辞行走的职务,但是羽生却不答应,无奈之下,最终生出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而你则是月儿提出来,并且被我和羽生都认同的人选。”

 轩轶长叹了口气:“陛下,您可知道几个小时之前,我在月公主的专列里,遭受到了一场非常可怕的袭击。”

 奥斯帝君点了点头:“我已经收到了消息,分析告诉我,这是青翼之锋的又一次铤而走险,他们针对我的刺杀都不在少数,更不要提一个更弱但是风头更盛的奥斯代行走。”

 轩轶摇了摇头,目光逼视这位奥斯帝君:“可是我猜并不是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太子那边的人,想要杀死阻碍太子重登大宝的公主殿下。”

 “您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