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篇:夏恋,升空的焰火(五)


小说:他是言灵少女  作者:宅san

 看上去是一道,实际上是两道,就是重叠在夜幕下显得有些像一道身影。∝菠√萝√小∝说

 星野千鹤和丹羽凉生,他们此时在桥下的某处角落,静谧谧地互拥着,额头与额头触碰在一起,就差一步就要亲吻上了。

 原来早在白小梦她们来之前,丹羽凉生和星野千鹤就选择了在这个地方,看他们选了一个很好的位置,白小梦不知道该怎么过去。

 就这样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们,果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呢。

 就在白小梦犹豫要不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当此时一道早临的烟花往天上飞去,他们的嘴唇触碰到一块。

 “砰。”烟花绽放,绚丽的光彩把两道身影照得额外分明。

 原来是要在第一道烟花升起的时候亲吻,白小梦看到了,其他两位女孩也看到了,她们红红着脸,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因为刚才那道烟花是红色的缘故。

 印红了脸。

 “我们还去另一边看吧。”白小梦也不好意思打扰到那对小情侣,边上两位也点点头。

 她们一起走到另一端,在双方都看不见的地方开始观看烟花。

 只可惜一开始没有找好位置,错过了第一枚烟花,白小梦仰起头去,自第一枚烟花之后,天上又咻咻地飞上去好几道烟花。

 “砰,砰,砰……”

 光芒怦然绽放,烟花映入眼帘,白小梦与妹妹还有池田安奈手互相牵着手,感受着对方的温度。烟花代表夏天还未结束,却又把暧昧的心结紧紧地相连。

 只要紧紧地握住手就好了,心中的跳动也跟着烟花一样绽放。

 望着漫天的花团光芒,白小梦不知怎么就回忆起过去的往事,想起自己刚得到言灵那个荒诞的一天,想起第一次见到石原美,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女孩。

 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池田安奈,冰山一样的美人,那时候的她是高傲冷漠的样子。

 想起了异世界的生活,日常又不日常,在异世界玩玩闹闹一般过去的战争。

 想起了那天忘记把亦雪接过来,放了小冰块两小时鸽子的,那天可是她第一次来霓虹,而且从那天起小冰块住在自己家边上。

 想起了很多很多,想起了之前热闹的校园祭,也想起了自己被异能组织的人攻击,想起了朋友们的帮助,也想起了朋友们的背叛。长长久久的经历到了最后好像变成了一个个可以回望的历程,转头一看身为言灵少女的她已经在世界上生存了百年。

 那些老故事就好像编织出来的丝绸,滑过手心,微风徐徐,记忆回忆到了久远的那个时光。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眼角闪着泪花,白小梦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瞥见眼角的两位女孩,她的心情是淡淡的,但又想让时间一直定格在这里。

 怀念了过去,却还要珍惜着眼前,大抵是这种心情吧。

 一点一点闪闪烁烁被光彩照得逐渐变亮的影子,是从久远的过去开始,爱恋宛如在偶然与必然的缝隙中,突然萌生的东西,令白小梦无法转移视线,让人沉醉。

 她的身躯渐渐地往后靠,逐渐挣脱了两人的手。

 两位感觉到了白小梦挣脱开来,好奇地看向她,脸上润润,这是真的被映照得发红。白小梦轻轻回答:“你们继续看烟花,不用管我。”

 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相视一眼又看向天空的绚丽。

 怦,怦,怦。

 一声又一声的绽放,真的像是璀璨的夏花,在天空绽放出最美好最短暂的光芒。

 这个萌生的东西,令白小梦无法转移视线,她无法转移视线的是,左右边的两道背影。

 在烟火的光芒下,能够更清楚看到束起头发,穿着浴衣的她们。被晚风吹飘微微抖动的衣摆,在昏暗又明亮的天空下翩翩起舞。

 一起渡过了第一个夏天呢,白小梦举起池田安奈送的那个收纳袋,她清楚看着上面的字。

 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因为等待夏天很漫长,但是看到这样的美景,却也觉得值得等待吧。白小梦脸上莞尔笑起,只有夜空和烟花能够看到她倾城的笑容。她也有在理解,是人生的漫长,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也值得她们去等待。

 白小梦在漫长的异世界历程上等待……她们在地球静静地等待。

 不过一切都太好了,结局总是完美的,她们再次见面。

 那天空闪耀,就好像带着许下的缄默愿望,美丽如梦幻,迟来漫长的夏天。

 夜空中,星星点点,火花漂染舞动的夜。

 仲夏夜之梦,凉风,和轰然的膨炸声。

 “梦酱,我一直在等待你将视线移开的那个瞬间,这样才能够让我仔细看着可爱的你。”池田安奈突然转过头,她对着白小梦笑道。

 啊?突然的声音,让白小梦低下头,她看见池田安奈微笑看着自己,眼底尽是欢悦。

 白亦雪也看着池田安奈又看着自己的姐姐,她不知道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是输了一样,望着池田安奈灿烂的笑容,以及她背后绽放的烟花,美到窒息。

 升空的焰火到达地要从哪一个方向看?不论是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只要和你一起看就好了。

 白小梦没有回答,她望着两人,轻轻地微笑一下,又看着天空的霏微星光,眼中的青蓝色就像是桥下安静的湖面,倒影着光芒。

 时间渐渐地过着,烟花也还在放,但已经少了最开始那种耀眼的光芒,还有长久的记忆感,白小梦望着天空的光轻声呼吸。

 “烟花很美好啊,就是太短了。”

 “嗯。”白亦雪轻轻地回答。

 池田安奈却又莞尔:“也许很短,但是已经很漫长了,从升起的那一刻开始,意味着永恒。”

 文青少女的回答,让白小梦有点难以接手,但她也没有破坏池田安奈所描述的诗情画意,她们就这样望着烟花从开始到了结束。

 直到最后一个花火化作纷飞落下的时候,白小梦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要回去吗?”

 “嗯。”

 “对了,亦雪你要吃章鱼小丸子吗?”

 “嗯!”

 “我也要。”

 “好噢,章鱼……欸等下,我都忘记了没带钱。”

 “欸,真是的。”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