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成道


小说:仙道天国  作者:润书公子

 这一声古朴苍茫的长吟声在虚空间回荡,裴子清吟诵着话语,一步又是一步,坚定的朝着时光长河的下游走去。

 在这一声长叹之中,仿佛这幽幽苍天,漫漫星野都显得无足轻重。

 纵使是亿万星辰沉浮不定的星海、苍茫浩瀚的太虚混沌在这诘问声面前也不足为道。

 “上下未形,谁由考之”

 另一声苍凉古朴的话语声从时光长河的下游传来,一个面容古朴,混沌缭绕着混沌之气,头带平天冠,手拿玉镜的道者沿着光阴之河逆行而上。

 祂面带笑容,从无尽的时光中走来,从未来的历史中走来。

 祂是另一个裴子清。

 祂在不断缩不断朝着世界的底层前行,从神威足以覆盖诸天,通行万界而无有阻碍的道祖开始不断向下深潜,潜伏到诸天万界的暗处,不断往下层进发。

 到了最后,除却历史和传说中残留下来的痕迹之外,祂已经真正将自身隐身与虚无之中。

 现在的裴子清则在不断扩张,在不断膨胀,在无尽的太虚之海当中扩张着自身的存在体积,努力靠近一切的最高处,达到真正的无穷高处,无穷远处,占据万物的顶端。

 祂的身躯宛如是传说中的创世巨神,伟岸的身躯仿佛是穿梭在云雾间的鲲鹏,翱翔于山海间的鲲鹏,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现存的躯壳不过是祂在茫茫海洋上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而更深处的坚冰依旧隐藏在海水之下。

 浩大的气机弥漫天地无极,贯穿古往今来,在横无际涯的太虚之海当中不断穿行。

 上和下、阴和阳、大和小、高和低。

 原本两者本来就是同一个体在不同时间段的投影,在本质上本来没有差距,但是现在,差距产生了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

 既然存在有,那么必然会有无。

 既然走了上,那么必定会有下。

 有和无之间,就是世界,就是宇宙的全部

 这是裴子清自我的补完,自我的完全

 一者为正,一者为反。

 裴子清和裴子清在不断靠近,在不断走向对方。

 步履虽然轻微,但在这浩荡长河之中却不会差上半步,精确的踩在每一步上。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一声又一声诘问在这虚无混沌之中回荡,两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现在的裴子清超越于时光之上,将自身置身于万界的巅峰,位于诸天之上之时,祂朝着未来的自身看去。

 这时,未来的裴子清也已经将自身所有的痕迹隐藏于时光、历史、传说与神话之下。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异口同声的话语从两人的口中同时发出。

 两人的目光在一时间重叠,两者的身影在一时间内重合在一起

 一时间,裴子清记忆中的影像顿时就鲜活了起来。

 在九州中刚刚学道,满心壮志的裴子清。

 在师门没落,恩师归去之时,心灰若死的裴子清。

 在战场上杀尽妖魔,快意恩仇的裴子清。

 在蛮荒中教书育人,自在逍遥的裴子清。

 在云端俯瞰云海,虚无淡漠的裴子清。

 一个又一个裴子清的身影从原本的记忆变得鲜活了起来,从单调的记忆画卷变成了活灵活现、可以从画中走出来的存在。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裴子清又念叨了同一句话,两人相视一笑,彼此之间都早已经在心中明白了各自的意思。

 这已经是第94次了。

 阴阳相合,太极归一。现在的裴子清为阳,未来的裴子清为阴。阴阳相合之后,自然补完自身,成就圆满。

 这的确已经是第九十四次他成道的尝试了。

 在之前的93次成道经历之中,有无数的敌人想要阻他成道。

 太虚之主、主神之主、光辉之主、星界之主

 遨游亿万世界,以无数世界为自身片面,修补自身信息的主神大梦万古,一梦即是一世界的佛陀穿行亿万次元世界,将自身身躯贯穿与亿万次元世界本质的古蛇太一我心即世界,以心灵认识世界,以信息编织宇宙的天魔之主

 在过去的一次次重启之中、世界线的一次次重新开辟和争夺之中,祂已经走过不知究竟有多少遍了。

 事实上,现如今的这些敌人有的早已经被祂镇压,有的在此时此刻已经怕了,也不敢和祂再度相争。

 太乙级别的巨神都能穿梭时光,到了现在,只不过是祂比祂们更强而已。

 祂在过去的时间之中已经成为“鸿钧”,造化玉蝶成为祂自身的战利品。

 而这时,便由祂自身前往过去,将“破碎”的造化玉蝶碎片通过一个个过程交给自己更加久远的过去身当中。

 一条完美的线从一开始时诞生,然后一直向后蔓延,直到现在,直到未来

 两人的身形交织在一起,两个身影互相淡去,在原地,一个新的裴子清重新出现。

 时空的幻影在祂的身上流转不定,沧桑古老的眼神已经洞穿了岁月,洞彻了世间得万事万物。

 裴子清此时已经站在无尽时空的顶点,接着,便是超越这顶峰

 一步踏出,再非昨日之身

 祂迈起缓慢却又坚定的步伐,向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万般算计,千种计谋

 这一步,一步踏出,再无后悔

 这一步,逍遥快意,永恒自在

 这一步,求证大道,逝死不悔

 “遂古之初,吾传道也。”

 悠长的吟诵声在不断回荡,而裴子清已经踏出这最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