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屈辱


小说:重生大反派  作者:天行教主

 他的尊严被打碎了,自从被退婚之后再一次被打的七零八散,粉碎了个彻底。被人狠狠的踩在了脚底下。他就像是一只臭虫,被人肆意践踏。

 “这就完了”黑衣弟子神色不善。

 他不满意,觉得对方不见棺材不落泪,都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死撑。

 叶战天眸子发红,道“我已认错服输,你还想怎样”

 围观众人原本心好了不少,但见到对方这种态度,顿时又不快了起来。

 无它,对方表现的太让人反感了,恶心至极,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发现自己问题出在哪里。

 伤人有错,但那只是一方面,根本原因还是他心理有问题。若非他动不动就觉得苍天不公,看见别人的待遇好,就强行找茬,能发生接下来一系列的事吗。

 这是心里有病,而且是很重的病,得下猛药治。

 “想怎么样老子要让你彻底认清自己有多招人厌恶。”

 “我说一段话,你照着说一遍,不然就与你的同门一起死。”

 黑衣弟子冷声说道,他是燕惊尘的结拜兄弟,有些事燕惊尘为圣子不好出面,他就充当话事人,把恶名揽在自己上。

 过程怎么样他不在意,他只在意结果。只要与大哥过不去,那无论对方是谁,都是他的敌人。

 叶战天屈辱无比,但也无可奈何,人为刀俎他为鱼。他完全不是对手,半点反抗之力没有,只能任由对方欺凌。

 不答应,还有什么办法。

 他咬碎了钢牙,道“你,说。”

 黑衣弟子冷笑一声,更加鄙夷了,开口说出心中早就为这个废物准备好的一段话“我,叶战天有罪,不该眼红别人,不该无理挑衅,更不该打伤圣地弟子。被人教训是罪有应得。”

 叶战天目眦裂,猛地抬头,屈辱无比,满脸都是郁愤,道“你敢如此羞辱我。”

 黑衣弟子冷笑,手掌中再次浮现灵文,凝聚成一杆长戟,横放在对方脖颈上,道“辱你又如何,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能怨得到谁。”

 “说,不然死。”黑衣弟子声音森寒,煞气逸散出来,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叶战天再次进入悲愤状态,且,这一次他更加憋屈,竟是直接被憋的吐了一口血,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好,好。”他声声泣血。

 “为了同门我说。”

 叶战天两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都发白了,双眸喷火,充满了屈辱与不甘。

 “我,叶战天有罪”

 他神悲苦,声音像是夜枭一般难听,一个字有一个字的挤出来,很是艰难。

 他宛若被无数虫子啃食体,痛苦到了极点,精神几乎崩溃。

 体上的痛楚他能忍受,但这种心灵上的折磨,却让他痛不生。

 这让他回忆起了从前,回忆起了当初被人骂作废物时的场景。那一幕幕的景象,让他几乎癫狂。

 他眸子红了,红的骇人,像是浸染了鲜血,像是涂抹了地底中的岩浆,跳动着一种名为愤懑的火焰。

 他低着头,脸上满是狰狞与疯狂,上的气息变得狂暴无比,体内的血液流速越来越快,像是大河一般汹涌,竟是透过体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很是惊人。

 叶战天低吼,十分狂暴。他多年来未能觉醒的大妖之血,有了复苏的迹象。

 屈辱,不甘,让他激发了潜能,将沉寂的祖血唤醒了。

 下一刻。

 他再一次猛然抬头。

 “燕惊尘,你可敢与我定下二十年之约”

 只是,等他抬头看向四周的时候,对方却早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去哪里去了。

 那个羞辱他的黑衣弟子也不见了,同样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原地只剩下一群普通弟子,看向他的眼神充满厌恶。

 “二十年之约”

 “笑话,你以为你是谁,能与圣子平起平坐吗,还想定下赌约。”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连圣子一击都接不下来,还妄想挑战圣子。”

 一群人讥讽,反过来嘲讽他了,将先前心中的火气全都发泄出来,对其很不屑。

 叶战天心中怒火涌动,被一群人的话语刺激的不轻,但更让他感到憋屈的是燕惊尘的态度,对方不屑一顾,根本没把他当成一个对手看待,就像是神禽蔑视一条虫子,连灭杀的心都没有。

 “今之辱,来必报。燕惊尘,等着吧,终有一我会将你击败,将今天的一切悉数还给你。”

 叶战天心中咆哮,几乎发疯,浑都是戾气,看上去十分恐怖。

 不过,这一次或许是刚被狠狠暴打一顿的缘故,他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作死,将报仇的事吼出来。

 他眼中充满怒火,心中满是怨恨,再度立誓,要刻苦修行,成为强者,将这个不可一世的扶摇圣子斩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叶战天是堂堂正正的“好男儿”,一浩然正气,豁达无比,报仇之事再等个十年二十年又如何。

 届时,他会将所有受到的“不公对待”一点不剩的奉还,让对方尝一尝他所受过的屈辱。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围观的人渐渐散开可,看到这个狂的不行的人遭了报应,变得凄惨无比,心中一口气顺了,就去忙各自的事了。

 一个落魄的丧家之犬没什么好看的,要不是他先前四处乱咬人,根本无人懒得看他一眼。

 “唉,何必呢。”

 一道幽幽叹息传来,似是心有感慨“错了就是错了,为何执迷不悟。最后还不是要被强行bī)着认错。”

 这是叶擎苍,他在附近从头到尾看到了一切,觉得对方太过偏激,对是非的认知有问题,不然绝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说着,他转便要离开。

 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只是个旁观者清而已,也没有必要去规劝对方。

 “叶擎苍”

 叶战天发现了一白衣的青年,看到了对方的侧脸,然后疯狂了起来。

 他体忍不住的发抖,愤怒到了极点,心头的怒火疯狂燃烧,像是一头狂野发的莽牛,上灵气暴躁,轰然宣泄,让大地掀起了一片黄色烟尘。

 此外,他的膛也在止不住的起伏,呼吸分外粗重,像是拉火风箱一般,很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