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七章 农驴技穷(求订阅)


小说:我是一个原始人  作者:墨守白

 青雀部落之内,那只屁股中箭的驴子,如今被人撂倒在地上,按住四肢不让它动弹。

 亮这个立志要成为神农的人,这时候又兼职起了兽医,用柳枝水这些东西给驴子身上的伤口进行洗刷。

 这是韩成交代下来的事情。

 驴肉虽然好吃,但现在部落里的驴子还太少,远不到吃它们的时候。

 相对于被吃掉,这些驴子还应该被发挥出更加重要的作用,所以这头受伤的驴子,才有这样的待遇。

 这几头驴子,也被关进了鹿圈,现在它们的数量还太少,而且又是新进入部落,还没有到给它们直接开一个单独的圈的时候。

 不过这几头驴子得到的待遇却是极高。

 不仅仅喝到了盐水,而且还吃到了豆腐渣这样的高营养饲料。

 韩成还有部落里的其他人,不时来鹿圈里看上一看。

 这样的行为在人眼里没有什么,但是落在鹿大爷这个家伙的眼里可就不成了。

 这样的待遇一向是他所独有的,今天居然被这些新来的外地户抢夺了自己的风采,这让一向傲娇的它如何忍受的了?

 于是,在鹿圈里没有了两脚兽,只余下了它们这些四脚兽的时候,鹿大爷就开始迈着修长腿过去找事了。

 “哽嗷~哽嗷~”

 对于鹿大爷这个比一般的鹿要大上不少的家伙,这些胆子比较小的驴子有很强的警惕性。

 刚刚一靠近,一只驴子就开始张着嘴巴叫开了,声音比鹿大爷它们大多了。

 刚准备使坏的鹿大爷被吓得拔腿跑了好几步,站在距离这些驴子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满是警惕的看着这些从未见到过的东西。

 这样等待了一阵儿,见这些驴子安静下来了,鹿大爷便继续试探着往那边靠近。

 没等它来到身边,这些驴子就又大声的叫唤了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鹿大爷这回并没有被吓住,在原地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就继续朝着这些驴子靠近。

 “呼!”

 一头驴的后腿猛地往后弹了一蹄子,来了一个标准的驴弹蹄。

 这一下没有弹到鹿大爷的身上,不过却将鹿大爷吓了一跳。

 它撒开蹄子就跑,好一会儿都不敢再接近这些驴子。

 这些驴子见那个头上长了很多枯树枝的家伙被它们吓走,一个个很是高兴,因为它们战胜了这个家伙。

 不过它们显然小看了鹿大爷这个要成精的家伙的无耻程度,没过太久,就继续朝着这里靠近……

 小半天的时间过去之后,在‘哽嗷~哽嗷~’乱叫乱弹蹄的驴子边上,试探出来了驴子虚实的鹿大爷一脸傲娇的站在那里,一脸鄙夷之色,不时还冲着它们打上一个响鼻,那样子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引来一片小母鹿的崇拜眼神。

 这样有趣的一幕,被准备进来挤鹿奶的石头在外面看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就用毛笔沾着墨水将之记载了下来。

 几百年后,随着青雀部落的不断发展,部落最初时记载下来的东西,许多都成为了经典。

 农之驴的故事也流传开来,广为人知,渐渐的,农之驴又被归纳演化为了农驴技穷。

 农驴技穷也成为了一种带着一些贬低意味的词语……

 青雀部落的一个空闲的猪圈里,四个被逮捕回来的半农部落的人,这会儿就被关押在这里。

 此时的他们已经从最初的震撼之中回过一些神来。

 回过神来的他们,开始考虑自己以及部落的命运。

 纵然他们并不是太聪明,但是有之前智慧的女祭祀对待羊部落首领的例子在,又见到了这些人对他们部落牲口的喜爱程度,本能的就知道,接下来在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就像是自己部落智慧的女祭祀逼迫那些人臣服并出卖部落一样,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也会落在他们身上。

 三个臭皮匠,抵上诸葛亮这句话当然是错的,不然的话皇叔也就不用三顾茅庐了,直接抓上一些臭皮匠多好。

 话虽然不对,不过里面的一些意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就比如现在。

 四个鼻青脸肿的家伙凑到了一起,硬是做出了咬死了绝对不告诉这些人部落哪里的决定。

 并且还拿羊部落的首领做例子,说大不了就跟羊部落首领一样。

 羊部落的那个老些的原始人来见韩成了,他一直都在牵挂着自己部落的首领,想要通过这几个人的口,得知首领他们的消息。

 和羊部落的这个人相比,沉浸在得到驴子的喜悦中的韩成,就有些不太合格了。

 被羊部落的这个人这样一提醒,他才想起要审问这几个人的事情。

 当下就站起身来,准备叫上贸这个翻译人才,去审问这几个家伙。

 不过刚出了屋子不远,他又停住了,觉得就这样直接过去审问并不妥。

 如果是刚把人抓的的时候,就分开进行审问,很容易就能问出一些东西来。

 但是现在,这四个家伙已经凑到一块好久了,这会儿再直接去问,只怕不是太容易。

 也正是想到了这些,韩成才会停下来。

 “先不去审问他们,等到明天再问,这时候不好问出东西来。”

 面对羊部落这人以及贸的疑问,韩成出声解释道。

 这样的回答让大师兄、贸、以及被韩成起名为老羊的羊部落年老一些的原始人很是不解。

 今天问和明天问有什么区别吗?早晚不都是问吗?

 这里面的当然有很大的区别。

 韩成笑着对他们说。

 随后表示,如果有人想要去问了这会儿就可以去问,也可以动用一些刑罚,不过却不能将这几个人弄死、弄残。

 这样的话一出口,大师兄、贸、老羊这几个人迫不及待的就过去了审问了。

 韩成没有过去,一方面是他在琢磨着如何才能更好的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

 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避免大师兄他们真的问出了事情,自己在旁边待着尴尬。

 这样大概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大师兄、贸、老羊这几家伙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过来了。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韩成,见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就表现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淡然神情来,淡淡的装上一逼,可以说偶像包袱很是沉重了。

 http:///txt/92096/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