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动手


小说:最强杀人刀  作者:稀碎玻璃渣

 解决了这么多天一直跟着自己尾行的老家伙,陈刹的心情还算不错,尤其是对方还给自己额外奉献了一个灵魂点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菠±萝±小∠说

 陈刹在黑暗之中穿梭,确定了刑戈绝对没有跟来之后,回到客栈之中变换成了原本陈刹的模样后,不顾三更半夜的时间,直接来到城外,去寻找吕珝的踪迹。

 吕珝也知道这几日的风云突变,没有在青崖商队驻地之中,反而回到了之前的小院里。

 绕了一圈的陈刹,重新回到城内之前的小院之中,闻到了那一缕熟悉的幽香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谁?”

 他的脚步刚刚落下,吕珝的声音就在房间内响起。

 陈刹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女人的警惕心还算可以。

 “我!”

 黑灯瞎火的,他也没有掩饰自己,直接开口道。

 房间之内亮起了点点星星烛火。

 吕珝脸色有些疲惫的坐在桌前,看到陈刹连忙开口问道:

 “如何了?”

 “就这几日,两人估计就会撕破脸了,到时候我趁乱进入王宫之内,把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全都解决掉。你那边呢?”

 吕珝眉头微皱,对于陈刹所言倒是没有发表意见,这是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

 “李业虎对于军队的掌握极为严密,那几位百夫长我根本不敢去触碰,很有可能暴露,不过依靠青崖商队招募了一些武者,已经混进去了。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实力大都不弱。”

 “混乱是肯定的,不过到时候吕候远只有你这么一位女儿,只要度过这一段时期,形势就会明朗,说到底,还是你的实力问题,不用达到凝气境,即便你是一个锻体境九重,都不至于如此费力。”

 吕珝心知肚明,不过破妄神瞳的变异血脉就是如此,她也无奈,世间之事有得有失,就是如此。

 漫漫长夜,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甚至这一夜陈刹连碰都没有碰吕珝一下,说不定大战明日就会爆发,这些时日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什么时候可以放纵自己,什么时候必须谨慎小心,做好万全准备,陈刹心里头从来都理得很清楚。

 ......

 看着眼前已经彻底没了声息的老者,吕候远双拳紧握,眼神阴翳。

 整个殿中没有任何人,之前伺候的那些下人和侍卫早早被吕候远吩咐下去了。

 吕候远坐在殿中,宽大的黑袍平铺在地上,一点往常的仪态都没有。

 吕候远本人不是什么出身大贵之人,说起来和陈刹所杜撰的那个莫云的身份倒是极为相符。

 出身一个小商队,小的时候被沙匪劫掠屠杀,只留下了他一人与一个相依为命的侍卫。

 他本人武道天赋极佳,因为此时更是努力修行,终于在这个年纪达到了凝气二重,可惜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侍卫到底年事已高,失去了开辟天人之桥的机会,一辈子只能蹉跎在锻体九重巅峰。

 如今老人被人割破了喉咙丢在无人的巷道之中。

 这举动无疑是被人一刀扎在了心口上。

 虽然说手下有好几位锻体境九重,可是无疑,孙老的地位在其中是超然的。

 甚至比起吕清被人刺杀在府内的时候,这种感觉还要让吕候远难受、

 看着即将落入黄昏之中的夕阳,吕候远的双拳一松,眼中的悲痛变化为了一抹释然。

 也的确应该下决定了,要不然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再过一些日子,死的就会是自己了!

 轻轻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长足有三尺有余的长剑,吕候远眼中的冰冷犹如实质。

 “该做个了断了!”

 的确,黑暗再度降临,天空下的落日余晖将整个烁金城照耀成了一片橘红色,如同鎏金一般的美丽。

 相照应的沙堆将这个在沙子里的硕大城池整个包围在了一起。

 ......

 李业虎有些犹豫的看向了门外,今天这一整个白天,他都有一种不是很好的特殊感觉,如同有东西在不断的敲打着他的心口,使其不断的有气闷之感传来,整个人的心如同被高高悬了起来。

 他只是在等着莫云回来而已。

 今日便是之前约定的两个月时期了,不管怎么说,也总算是有一个了断了。

 想到这里,李业虎眼底露出了几分杀气,不过今日那个叫做莫云的小子为何还没有过来?昨日明明已经约定好了。

 从日落时分,足足等到二更天,李业虎也没有看到那道白色身影,正想要回屋内休息,却没有想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推开院门而入了。

 吕候远脸上带着一份极为熟悉的笑容,大大方方的从门外走来。

 李业虎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这个时间来这里所谓何事,虽然这段时间对于吕候远极为不满,可是表面功夫还不曾落下半分。

 “国主大人此来所为何事?”

 “诶!私下底还叫什么国主。你是我妻兄,我和该称你一声兄长才对。”

 吕候远笑道,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大马金刀的就坐在了一旁的大椅上。

 李业虎笑了笑没有搭话茬,今天怎么看,怎么都有点透露着古怪,他心中暗自开始了提防。

 “你我最初,在月屏城相识,这一转眼,已经二十多年了!”

 吕候远突然开口说道。

 李业虎显然没猜到对方突然扯出这么一句,不过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可不是,当年你才锻体境四重,你,我与妹妹三人,一同闯荡沙洲,扫荡沙匪,好不快活。”

 “可惜,一转眼,你我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

 “这才哪到哪,等我们进入炼神境,还能再活个两百年。”

 吕候远微微一笑,炼神,哪里只是说说这么简单。更何况,今夜,只有一人能活。

 没有任何的征兆,仿佛一道雷霆擎天落下,剑光猛然从这屋内炸亮。

 李业虎早有防备,与那清脆剑鸣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一声猛虎咆哮。

 长刀携带着无法言说的火热真气架住了那一把当头刺下的青锋。

 “为什么?”

 李业虎双眼赤红,与火红色长刀上熊熊燃起的真气刀罡相得映衬。

 吕候远没有任何想要回答他的心思,一剑不中,如同青鸿倒挂,脚步轻点,挪移再出一剑。

 他心中只要决定了的事情,便不会有半点犹豫。

 这是好事,可以叫杀伐果断。

 也是坏事,可以叫冥顽不灵。

 同样是在烁金城中,一个带着面具一身黑衣的青年,轻轻摘下了漆黑色的面具,走出了房间之中,对着一旁亮起烛火的房屋轻声开口道:

 “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