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药


小说:坏坏王爷狠狠吻  作者:翻滚可乐气泡

 坏坏王爷狠狠吻正文卷第267章药我又没让你抱。放我下来。”

 姜芷歌脸一红,便吵着要下来。

 七远也不勉强她,笑嘻嘻地将她放了下来,忽视了一旁脸色不太好的荒芜。

 “你们怎么会来此处?这里又是哪里?”

 姜芷歌狐疑地看了一眼这一前一后到的两人,心中疑云顿生。

 还没等荒芜开口说,七远便嚷嚷开了:“小娘子,你都不知道,你让七远一顿好找!你知不知道这天木之林本来就是浓雾遮蔽之处!就连我鬼畜阁的机关鸟都没办法穿越此处!要不是我七远挺身而出,亲自在这林中摸索了几日,怕是小娘子你要在此处吊死了。你说,单单凭这点,小娘子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嗯?”

 七远嘴贫地说道,故意暧昧地凑近了姜芷歌,坏笑着说道。

 “去去去,一边去。是叶笙笳没法子了花重金让你来找我的吧?收了钱,就得替人办事。邀什么功真是的。”

 姜芷歌不屑地将七远轻推而开,连连摆手着说道。

 “小娘子这回可是算错了,七远这回做的是亏本买卖。分文未收。”

 七远紧紧凝视着姜芷歌含笑着说道,眼中意味深长。

 他本以为姜芷歌能够领悟他话语之中的情意和深意,却不料姜芷歌脸色一变,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七远一眼,夸张和绝望地狼嚎道——

 “叶笙笳……不会是卖身给你了吧?!”

 七远抬头,一翻眼,几乎晕厥了过去。

 他觉得自己的头顶之上一定有一串乌鸦嘎嘎飞过。

 ——这女人,脑回路好像和正常女子有点不一样?!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七远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话,脸色比猪肝的颜色还要难看。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怎么知道你……”

 姜芷歌白了他一眼,没心没肺地扔下了一句,将头转向了荒芜,迟疑地问道:“你为何也来了?”

 荒芜只是深深地凝望着她,淡淡地在唇边拂过一句:“有信说你在此处遇难。”

 “所以你便不远千里执意来了?”

 姜芷歌显然怔住了。

 在这世上,能为了一句不明真相的话不顾一切前来找她的,大概除了叶笙笳,便是荒芜了。可她,却注定要对不起荒芜,辜负他的一往情深。

 “是。”

 “你难道没有想过那信是假的?”

 姜芷歌不可思议地问道。

 “没有。”

 荒芜执拗地回答。

 “你说来就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可能会因此丧命吗?!”

 姜芷歌怒其不争,有些生气地低声咆哮着。

 “没有。”

 荒芜眼中一热,依旧像个木头一样地说道。

 “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因为这样死了,我姜芷歌会内疚一辈子吗!?”

 姜芷歌忍无可忍,冲着荒芜大声吼道!

 “没有。嗯?你……方才说什么?”

 荒芜眼中掠过惊喜万般,炙热地朝着姜芷歌看去!

 却于此时,林中瘴气已经不知在何时诡异地升起,迅速地笼罩在了三人周围,将周围一切变得模糊难以看清!

 正在荒芜这失神的一瞬间,七远低吼一声“快走!这是迷阵!”!

 然而,七远的话音刚落下,却见一道刀光对准着姜芷歌的后背凌厉迅速地刺去!

 “芷歌!”

 七远的眼中的瞳孔,那把剑的倒影越来越大,而他眼中的惊恐也袭身而来!

 离姜芷歌最近的荒芜,眼中一沉,将姜芷歌轻轻一拉,护在了他的怀中,而只听得一声“嗤——”的一声,剑,入荒芜后背三分有余!

 “荒芜!”

 姜芷歌只觉得荒芜的身子一震,接着空气之中便蔓延而开了浓厚的血腥之味!

 她近乎疯狂地回身抱住了荒芜,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满面苍白的痛苦笑容,奋力想要替他止住伤口的血流不止!

 “不会的!不会的!”

 姜芷歌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却不争气地簌簌落下,她来不及擦又滚滚落下,最终变成了无力的低声呜咽,身子颤抖而冰冷!

 荒芜双眼低垂,无力地拼力缓缓揽过了她的双肩,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苍白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不要哭。我没事。”

 “你当然必须没事!你不许死!听见没有!”

 姜芷歌出离理智地疯狂在林中怒吼着,她的双眼已经睁得猩红,双手紧紧地替他按着鲜血!

 “好……”

 荒芜将所有的力气,化作了唇边的一个字,却再也难以抵挡血液的流失,终于没有了力量地朝着前面,轰然倒去!

 “荒芜!荒芜!!!我不许你死!!!你听见没有!!!”

 姜芷歌绝望地颤抖着哭喊着,似疯了一般地喃喃自语地颤抖着双唇问着——

 “药呢?药呢?药呢!!!药呢!!!!”

 一旁沉默了许久的七远微微一声叹息,缓步上前,试图将姜芷歌拉开,却被姜芷歌用力一推推开!

 她的眼中已经血红无比,眼中的愤怒夹杂着泪水变成了无尽的绝望!

 七远抿嘴,眼中一阵忧伤和落寞,无奈低下身子,将指尖探向了荒芜的心脉之处,苍凉地对着姜芷歌说道:“这一剑,已经入了他的心口。他,已经没有了气息。”

 “胡说!你胡说!荒芜不可能死!他答应过我,不会死!你骗我!”

 姜芷歌疯了一般地哭着喊着,难以接受荒芜就这般死去的事实!

 “他已经死了!姜芷歌!他已经死了!你要我说几遍你才能清醒过来!”

 一向亲和的七远亦哽咽了,他紧紧捏着双拳,双眼通红地凝视着姜芷歌,冲着她怒吼道,试图将她从悲伤之中拉回来!

 “他答应过我!他不会死!他从来没有食言过!”

 姜芷歌仍然不肯放弃,失去理智地哭喊着!

 “姜芷歌!你清醒点!”

 七远一步上前,死死地拽住了她的双肩,几乎绝望地吼道!

 “我不想清醒!我也清醒不了!他根本没死!你要我怎么清醒!药呢!!???你有药吗!!??”

 姜芷歌崩溃地扯过了七远的衣襟,手指间全是鲜血,猩红着双眼死死地盯着七远,眼中全是绝望和无尽的期盼!

 七远望着这样的她,眼中不忍,哽咽了片刻,轻身道了一句:“你要药,先站起来,我告诉你,哪里有。”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