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反制(二更)


小说:兵器大师  作者:一语破春风

 “呵…..呵呵…哈哈哈哈!”

 “砸死你——”

 嘭——

 鲜血沾上砖头,血肉模糊的脑袋上,兜帽已经在击打中褪了下去,露出秃顶的脑袋。

 “难怪一直戴着兜帽……原来是个地中海。”

 夏亦起身,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手将砸成两半的砖头,朝外面掷了出去,伸出臂膀,抓过一旁的唐横刀,晃晃悠悠的起身,慢慢转向门外。

 “.…..还有一个。”

 木屋外,闪出青白的电光,轰的一下,砖石粉碎裂开。

 尘埃弥漫。

 夏亦挥刀直接插进木头拼接的墙壁,就在对方冲过灰尘跨进门槛的一瞬。

 一刀拉了下去,

 半堵墙壁啪咔一声,接着,又是一声轰的动静,门口、屋檐崩塌下来,连带将整个屋顶拖拉着一起,在外面三人以及周锦模糊的视线里,轰然倾倒。

 四人屏住了呼吸,没人会觉得两个非人般的家伙,会被砸死里面。

 下一刻。

 坍塌的木屋,无数的积雪、干草飞溅,废墟的缝隙间,电光闪烁,一柄横刀飞了出来,钉在那边观战的三人里,青年的脚下的雪地,刀柄还在轻轻摇摆,吓得对方叫了一声:“妈呀…..”

 这一瞬间,废墟轰的一下推开豁口,腰侧染血的电蟒仓惶从里面跑出来,捂着伤口跌跌撞撞,显得狼狈许多。

 满身沾雪,同样狼狈的夏亦,抱着一根大腿粗的木柱,直冲出来,照着他后背轰的横挥而过。

 这是小木屋的梁柱,明白这名异能者是会放电之后,从开战弃刀,他便想找合适的兵器,眼下,手中的木梁就是这里能找到的最好兵器。

 可惜身上也受了不少伤,挥起来,力气和疼痛让准头偏差许多,旁边一颗大树被木梁扫中,树枝上的积雪哗的洒落,整个树身都剧烈摇晃。

 前方的电蟒,同样受伤,加上毒素虽然被阻断在血管里,但人也基本开始虚弱起来,就在第二次挥砸过来,他也只能转身使出异能。

 挥砸而来的木梁接触身体的瞬间,青白的电光闪过空气,夏亦触电般踉跄后退,手中的木梁掉在雪地上。

 而另一边的电蟒被结结实实的扫中,打在左边的胯部,飞了出去,在地上落下后,止不住的在雪中滑出三米远的距离,才堪堪停下。

 呼…..

 呼呼…..

 夏亦手脚僵硬,大口大口的喘出白色的气体,他半跪着,抬起的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缓缓从雪地挣扎爬起的身影。

 “你蠢不蠢…..不知道找一根小点的棍子啊……”

 电蟒双手撑在膝盖上,躬着腰看了眼那边不可能过来援手的女人,裂开嘴角终于有了笑容,“现在你也没力气了吧,长时间使用异能可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何况还是冰天雪地里,看来你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哈哈…..”

 虽然腰肋流血,但体力上终究要比对方多出一截。

 他缓缓直起身,抬起脚步走出两步,手臂上的寒毛、头顶的短发逐渐一根根竖了起来。

 “现在…..没人能帮你了。”

 电蟒轻说道。

 电花在精壮的上身跳跃,空气之中,隐约能看到电弧闪烁,张开的五指之间,有肉眼可见的电流交织起来。

 夏亦沉默的看着他举起了手臂对准过来,就那么半跪在那儿一动不动,撑在雪地的手轻轻扭了两下,一柄柳叶刀从袖口里滑到掌心。

 对面,电蟒抬起的手臂上,电光愈发耀眼。

 就在此时,他陡然感觉到不对,垂下目光,那边的夏亦也同时皱起了眉头,两人的视线停在电蟒的左胯,刚刚夏亦击打过的位置,只见原本隔离包裹起来的一个小包,陡然从缝隙里弹出火星。

 里面随即噼啪的闷响,冒起了黑烟

 “.…..我……草啊……”他慢慢抬起头,朝对面的夏亦张了张嘴唇,忍不住发出这样一句话。

 蓄积的闪电轰然劈出,偏斜的击在雪地,整个人却是不停的在原地抽搐起来,脸上、身体上爆出火花,表皮呈出了灼烧的痕迹。

 哆嗦之中,然后,嘭的一下,倒在了地上,身体不时随着冒起电弧,抖动几下。

 就像机械故障短路一样。

 夏亦不知道的是,他先前挥出的木梁打中了电蟒用来平衡自身受电力度的设备,像这样的自然系异能者,同样有不足的地方。

 所以Z6一直有一个科研项目,就是解决每种异能的缺陷,通常来讲,研制这种调制器,有着最简单直接的效果。

 而对于没能接触这一层面的异能者,很少知道这种情况,其中也包括夏亦。

 …….

 “这家伙自己把自己电死了?”

 夏亦握着柳叶刀,撑着膝盖艰难的站起来,也没空去管对方到底死没死,转身朝周锦蹒跚的过去。

 地上的女人头发凌乱,遮住了半张脸,面色铁青,双唇沾着血,也是惨白的一片,目光哀求的看着走动的身影,她现在状态极为不好,根本没办法独立站起来行走。

 “老板…..不要丢下我…..我不想被抓…..”

 脚步随后在她面前停下,夏亦将柳叶刀收起来,抓过一团血,将周锦胸前的血渍擦了擦,然后,一语不发的将她背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他声音低沉干涩。

 “别傻了,说过要回来的,你也没死,我……就不会放弃任何同伴…..”

 夏亦侧过脸,有些惨白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声音轻轻落下:“.….也包括你。”

 “不过现在要赶紧走了,不然追兵很快就到,来的路上有条小尾巴。”

 平缓的语气里,让他背上的周锦感到安心,轻轻侧过脸靠在肩膀上,抿了抿双唇。

 叠在一起的俩人顺着熟悉的山路开始往山下一点点的过去,那边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悄悄跟在后面,至少对方没有杀他们,跟着出了山再说。

 前方,在男人背上沉默的周锦忽然开了口。

 “老板,这次能不能逃出去?”

 “.…..应该能,这么大的山,不可能全部都被封锁,没有一点缺口。”

 两人的话语说了一阵,到了山谷底部时,天色渐渐变暗下来,此时的时间已是下午四点过了,夏亦的脚程也越来越慢,毕竟之前高强度的战斗,让他精疲力竭,就算被红石强化过一次身体,也不可能继续这样撑下去。

 前面,陡然有些骑车的轮廓在交织的风雪中出现。

 听到动静的女人抬起脸,看了一眼就已经知道是谁了,车胎磕磕碰碰的驶过来,戴着外卖头盔的马邦看着俩人颇为狼狈的模样,连忙下车,帮忙将周锦搀扶到后座坐下。

 “老板,你跟着我走…..老板?”

 马邦回头喊了一句时,就见夏亦背对着他,目光看向后方的山野,片刻,他低声喝了句:“把你车灯关了,后面有人追上来。”

 说着,转过头朝他吩咐:“你带着周锦离开,不把追兵引走,谁都走不了。”

 马邦还在犹豫。

 “走啊——”夏亦猛的朝他低吼一声,拔腿朝刚才他听到的动静方向奔跑而去。

 这边,马邦连忙解下腰间的皮带,将还在喊:“老板!”的周锦和自己绑在一起,就这么朝山外驶了出去。

 而身后三人,也跟着跑了起来。

 喊道:“外卖小哥,也带我们出去啊…..”

 才驶出几米的马邦,回头看了一眼,说了句:“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你爹!”

 “爹…..”那青年弱弱的喊了一声。

 马邦:“.….”

 另外二女:“.……”

 ***********

 坍塌的木屋,一片废墟里,寻着脚步追踪而来的女子握着枪械小心的看着这一切,然后,她看到了那边雪地里还在抽搐的电蟒时,身子忍不住晃了晃。

 “.….这怎么可能。”

 她连忙上前去检查,随后掏出一支针管扎在电蟒的脖子上。

 转身又去搜索周围,终于在木屋的废墟里,将满头是血的身体拖了出来,原本心里觉得不可能的想法,终于在这一刻得到应证了。

 不多时,昏暗的雪天上,陡然升起明晃晃的信号,然后在天空炸开,照亮她的脸庞。

 “求救信号……”

 女子皱起眉,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拔腿就朝那边狂奔起来。

 …….

 鲜血渗过晶莹的白雪,人的脚印凌乱的印在地上,三名痛呼的身影抱着伤口在雪地翻滚中,一道身影拿着信号枪朝天空发射一枚信号弹后,朝之前埋藏有兵器的地方跑去。

 沿途,一边上信号弹,一边朝天空开枪。

 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另一头,当赶来的女子看到二组第三队的同事倒了一地,就知道围捕的计划已经失控了。

 远处,又有信号弹飞上天空。

 她吸了一口气,望着天空炸开的光芒,头皮发麻。

 下一秒,拨通了通讯器,

 “报告组长…..出事了……情况有些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