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攻打虎牢关


小说:三国一小兵  作者:北冥吹雪

 李儒作为董卓的头号谋士,说么话的一切的确无懈可击,如果他是一个无能的人,董卓也不可能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成为一代枭雄。

 至于董卓的死,和李儒没有多大的关系,说白了还是董卓没有记住李肃招降吕布之前说过的一句话:见利忘义!

 想想,吕布为了财富和地位就可以斩杀他的干爹丁原,如果有一天有人许出比董卓还要丰厚的财富,吕布就不会倒戈相向吗?

 心中既然有了主意,董卓当然是开始谋划起来。

 当日,董卓就派出了自己的心腹,让其快马加鞭回长安,先把后方稳定,自己则是徐徐图之,考虑着如何才能在十八镇诸侯的注视下把满朝文武和洛阳的财富以及人口带回长安。

 ……

 却说董卓麾下的一众将领离开以后便各自回营。

 吕布刚回到自己的住处不久,就有一个士兵匆匆忙忙来报:“禀报温侯,木易在城下将温侯的方天画戟投掷向城头,并且还说:无敌温侯狂戟飞!所以送来了温侯的兵器,并且言明,就算是要打也要和温侯堂堂正正一战!”

 吕布望着不远处两个士兵抬着的方天画戟,仰望着天空叹息一声说道:“唉!木易?呵呵……汝是一个能让某重视的对手!如果不是双方立场不同,某倒是想和汝成为朋友!”

 ……

 十八镇诸侯撤回营寨,就开始了偃旗息鼓。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对虎牢关发动攻击,只是让人打造攻城器械。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气也渐渐的转暖,春暖花开,小草探出了嫩芽,树枝上也出现了绿绿的树叶。

 然而在这些日子里,各镇诸侯都在养精蓄锐,经过虎牢关前一战,再也没有人提起攻打虎牢关的事情。

 这一日,袁绍私下里找到了木易,并且要求木易充当先锋攻打虎牢关。

 木易望着袁绍,冷冷的笑着说道:“袁盟主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本相麾下的都是骑兵,冲锋陷阵还可以,若是攻城?呵呵……如果袁盟主能够让骑兵冲上城头,那么本相倒是可以担任这个先锋官。”

 木易心中那叫一个恨,袁绍这家伙不知道又憋着什么坏?居然让自己带着一万人去攻打十几万人镇守,并且还是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虎牢关,这纯粹是让自己去送死啊!如果不是怕惹起众怒,木易现在就想把袁绍给宰了!

 袁绍对于木易的话仿佛是没听见一样,笑眯眯的说道:“其实只要让骑兵下马,同样是可以攻城掠寨!”

 木易笑着点了点头:“好!本相答应去攻打虎牢关,不过本相麾下人马太少,袁盟主能不能从本部兵马中调集一些人?”

 袁绍听到木易答应,顿时喜上眉梢,拍着胸脯答应道:“好!本盟主即刻从本部人马中调拨一万人,不知木相国何时准备攻城?”

 “只要人马和工程器械到位,随时可以攻打虎牢关!”

 听到木易的回答,袁绍这才满意的离去,走路的时候都有些轻飘飘的。在他看来,只要将木易的实力消耗,自己就有办法收拾木易,届时,自己凭借四世三公和十八镇诸侯总盟主的身份,完全可以接掌并州,只要将汉少帝母子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可以出壶关讨伐冀州和幽州。

 袁绍离开后,太史慈不解的问道:“主公?袁绍那厮显然是没揣好心眼,为何要答应他?凭借咱们这点人,面对十几万西凉兵镇守的虎牢关,根本就没有一点胜,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还要损失惨重!”

 木易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冷笑道:“袁绍打的是消耗咱们实力的主意,所以某才会问他要人。等他把答应的人送过来,到时候直接让他的人去攻城,能打下来还好,如果打不下来,消耗的也是他袁绍自己的人!咱们的人只管督战就好,某可没有答应他非要让咱们的人攻城。”

 太史慈听完后苦涩一笑,原来木易早就有了打算,不过这样做估计袁绍会气个半死。

 第二天,袁绍从他的麾下调拨了几千人,另外有从袁术等人的麾下要了一些人手,凑足了一万人来到了虎牢关前。

 木易接到消息以后,带着本部人马前来督战,一万骑兵黑压压的裂开阵型。

 袁绍还有些纳闷,木易为什么要带着骑兵攻城?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没让袁绍吐出一口老血。

 只见木易把袁绍派来的一万人分成三个梯队,三千盾牌手掩护,四千人填护城河。另外还有三千弓箭手不停的对着城头上放箭。

 一块块的石头树枝,以及装好泥土的沙袋丢入护城河。

 前排的盾牌上,西凉兵射下来的箭矢如同雨点般密集。虽然有着盾牌防护,时不时的都会有人中箭。

 如果有人当场倒地,立刻就会有其他的人填补空隙。

 双方的弓箭手对射,敌人居高临下,对攻城的士兵造成了绝对性的压制。

 而城下的弓箭手虽然不停息的射箭,却是对西凉兵没有造成多大的威胁,只能制造出零零散散的伤亡。

 第一次填护城河,少说就有二百多人死伤。

 对于这一切,木易置若罔闻,只是让士兵一个劲的敲打战鼓。

 望着木易如此安排,袁绍但是有些不满,匆匆忙忙的找到了木易,带着责问的口气道:“木相国为何不让并州兵马攻城?”

 木易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说道:“怎么打是本相的事情,还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本相想要问一句,如果现在让所有的人全去攻城,万一西凉兵的大队骑兵冲杀,到时候造成大量的伤亡谁负责?本相的骑兵现在就是为了防止城中有人突然杀出,难道说如此安排也有错吗?本相麾下都是骑兵,莫非以袁盟主的意思是让本相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就算汝是盟主,也不能这样胡乱指挥吧?还要告诉袁盟主一句,本相自从出道以来,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如果袁盟主有意见,某随时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