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该来的来,该走的走了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留下的不是别人,正是与贾代化有婚约的薛家大姐儿,小字金姐。

 薛彪妻妾成群,养儿养女成行,可亲生血脉只有一儿一女。

 儿子还在襁褓中,女儿就是已经有婚约在身的薛家大姐儿,小字金姐儿。

 为了女儿日后不被婆家嫌弃是商贾出身,在与贾家订下亲事后,薛彪就将女儿送到贾演之妻身边教养。当然,两家不会直接用薛家的名号,打着贾演之妻表亲的名义接人过去。

 薛家出事,薛彪并没有提前接走女儿,而是安排人给贾演送了银票,另有手书,可堪为妇则为妇,不堪为妇则为女,将女儿全权托付给贾演夫妇。

 如今贾演之妻丈夫伤了,儿子前程半毁,容不下薛金姐,连银票带人都不肯要了。

 眼前祸事固然是继母心黑,可与薛家这门亲事到底是根由。

 要是没有遇到霍家人,贾家人丢下薛金姐是不仁不义,可现成的“表亲”在这里,这薛金姐也算是有地方去了。

 “霍五哥放心,我打听清楚了,薛家的事情到不了台面上来,别说是薛彪儿女,就是薛彪本人,衙门也不会发通缉,不会牵连到旁人身上。”贾源恳切道:“嫂子在病中,多思多想,不好违了她的意,等大哥好些,让大哥宽解她。我大哥最是重诺,这门亲事不会变,只暂时将薛家侄女托给五哥看顾一段日子。”

 霍五皱眉道:“那是我的表侄女,你们不方便照看,我接来也是应当,可眼下这一院子的青壮,委实不方便啊!”

 贾源闻言一愣,失笑道:“这点倒是无碍,薛家侄女年方六岁,还不到男女有别的年岁。”

 霍五没有再拒绝,却不肯收下那庄票,不过也提了父子两人即将远行之事。霍家能接下薛金姐,可霍家留在金陵的老少往后也少不得贾家兄弟看顾一二。

 贾源颇为意外,却也没有细问详情,带了几分心事离开。

 薛金姐就此留在霍家,为了免得节外生枝,就依旧如同在贾家时隐了薛姓,只说是贾演之妻甄氏的侄女金姐儿,暂时托付给霍六婶看顾。

 霍六婶是晓得甄氏小产的,并没有多想,乐呵呵的接手了金姐儿。

 金姐儿与妞妞年龄相仿,是个安静懂事的小姑娘,不到半天两个孩子就混在一块,出入手拉手了。

 被贾家的事情打了茬,霍五想起询问粮铺用工时,已经是两天后,牛大郎他们也打听了不少消息。

 从半月前开始,粮铺就招人往四处运粮,却都是有去无回。

 粮铺号称库存紧张,可实际上一直没有断货,反而有大宗的粮食售出。

 不对头是肯定不对头了,就是不晓得到底是何缘故。

 “常州有万山岭,里头有不少匪窝子!山下有铁矿,名义上是官营!”霍五低声说了猜测:“就是不晓得这铺子是往山里送,还是往山下送了。”

 牛大郎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真是那样,这哪里是运粮,这是运人啊。

 挣扎着活了下来,不管是成为山匪,还是成为矿奴,都不是他们所愿。

 “这世道,做工也不安生了,可怎么活?”牛大郎皱眉,露出几分绝望。

 牛二郎、牛清都是一个人吃饱了不饿,找到包吃的地方饿不死,牛大郎却要养活儿子,不免觉得艰难起来。

 霍小宝想起要补百户的贾源,建议道:“军中缺额多,如今正方便填补,要是找不到合适营生,你们就随贾二叔投军得了。”

 在战场之上,官兵与反贼的角色本就可以随时更改。跟在贾源这个未来的国公爷手下,总比做苦力更安稳些。

 众人齐齐望向霍小宝。

 霍豹眼睛发亮:“宝叔要投军?”

 匪兵可恨,可真正的官兵也威风,真要披上那身官皮,对小老百姓也是一种保全。

 霍小宝摇头:“过两天,我同爹一道回曲阳探望舅舅!”

 众人大惊,霍小宝年岁不大,却是大家伙的主心骨,这一听他要走,大家都不安起来。

 有资格劝阻霍五父子的霍大伯不开口,旁人便晓得这走是指定走了,少不得各有打算。

 霍豹立时道:“五爷爷,宝叔,带我同大哥两个。要是遇到硬茬子,我还给宝叔掠阵!”

 牛清也道:“霍五叔,小宝兄弟,也算我一个!”

 石头看看霍五父子,又看看祖父,低下头没有言语。

 倒是牛大郎听进去霍小宝之前的建议,决定带了兄弟投军。

 等史二叔出了殡,史今也得了消息,知晓霍五父子即将北上,便悄悄带了史二婶过来给霍五父子践行。

 那几张房契地契,都换成了好携带的金子,不仅没有压价,反而还在市价上加了三成。

 霍五不肯占这个便宜。

 史二婶便说了请托,请父子两人要是遇上史家兄妹,就看顾一二。

 霍五答应了请托,也只接了市价那部分,请他们看顾留在金陵的霍大伯等人。

 整整五百两金子,霍五私下里给了霍大伯五十两傍身,又与了霍六婶二十两,剩下四百三十两,则分成了两份,父子两人随身藏了。

 贾源那里,则是还记得望江楼的“九九”席,特意在那里摆了一桌,宴请霍五父子。

 几日前如丧家之犬,如今已经穿上簇新的武官服,是从六品的试百户,管辖一个百户,一百二十兵。刚投军的牛大郎兄弟两个,就在贾源手下。

 这般大喇喇进城,何曾不是给贾氏宗族看?

 “北边一乱,金陵卫所也预备起来了。”贾源带了几分不舍道:“霍五哥的眼力,小宝的力气,不进卫所可惜了。”

 霍五之前并没有露出身手,可是凭着教导子弟的架势,就不是一般人。

 霍五摆摆手:“小宝还小,我又耐不住拘束,可过不了军中日子。”

 霍小宝则是好奇千户所。

 待晓得每个州府都有一个千户所,下辖十个百户所,金陵作为省府,有四个千户所,霍小宝心中一动:“要是贾二叔能补千户就更好了,手下一千多号人手!在这位金陵地界也能说了算了!”

 贾源摇头道:“千户是正五品,岂是那么好补的?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别说我资历浅,就是史今在军中十来年,如今是从五品掌印,千户所二把手,想要补千户也要熬呢。”

 “等到金陵乱了,说不得千户就出缺了。”霍小宝低声道:“不管是史大叔,还是贾二叔,人手足了,不管情况如何,也能有说话的余地。”

 贾源端着酒盅不吭声,死死地看着霍小宝。

 霍小宝不肯再多嘴,只冲着一道牛肉羹使劲。

 朝廷禁杀耕牛,这酒楼菜单上却常年有这牛肉羹,这酒楼的东家当不是寻常人。

 贾源这个贾氏一族的弃子,作为金陵的地头蛇,交际倒是比想象中的广。

 眼见霍小宝爱吃牛肉,离开酒楼时,贾源就从厨房要了一条牛腿。

 等回了小院,这一条牛腿,除了筋头与骨头熬汤,其他的牛肉就都炸了牛肉干。另有之前准备的猪肉脯与腊肠、风干鸡等肉食。

 有饿肚子的前车之鉴,霍小宝特意预备了这些肉食带着,好随时“充电”。

 现成的两辆骡车,外加一顶防水帐篷,几个装了鸭绒的简易版睡袋。

 剩下的就是锅碗瓢盆,米面粮油,还有各色肉干肉脯。

 除了这些吃食行李,每个人的武器也都装备上。

 霍五这里还是用惯的大砍刀,霍小宝的紫金锏,霍豹换了八斗的新弓(百户所淘来的),霍虎则是定制的铸铁棒,牛清还是雁翎刀。

 预备得齐全,霍五等人就没有再耽搁下去,这一日就辞别众人,再次从野渡侯船过江。

 不过十来日功夫,船资已经翻了数倍。霍家一行又有骡车,少不得算一个包船的价格。

 霍五痛快应了,并没有还价。

 那船家就好生提点了几句:“北边全乱了,客官要是办事,还是速去速回为好,谁晓得河道什么时候就封了。”

 霍五谢过,询问起今日渡江的人数。

 “北去的人少,南下的人也不多了。大家都说白衫军到了江边,有家底的水上人家都收了船不敢再拉人……”

 待行船到了江北渡口,江边不仅没有候着的渡江客,连茶棚都不见了。

 要不是茶棚旧址还有几个土洞,大家还真不敢确认这就是上次的渡口。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