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护短”的秀秀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邓健来的比想象中还要快。

 这边众人被邓老爷迎进四方客栈,宾主寒暄,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边邓健已经大踏步进了大堂。

 邓健威仪日盛,带了几分肃杀之气。

 谁能想到,这人两月前还是一寻常捕头。

 众人都站了起来。

 别看邓健“名不正、言不顺”自领县尉,可他实际上已经是曲阳一地的主人。

 看着半屋子的人,邓健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

 “这……就是邓家表弟……我是小宝的爹……”霍五带了几分激动,起身迎向前。

 邓健抱拳道:“霍表兄!”

 少不得又一轮“认亲”。

 邓老爷子带了伙计下去,安排席面。

 邓健则留心霍五、徒三行事,对杜老八、薛彪也略亲近。

 接下来摆了席面,接风洗尘,热热闹闹,总之没有聊正事。

 秀秀身为小主人,也有招待任务,负责小一辈这桌的陪客。

 除了之前相熟的霍宝、霍豹叔侄,秀秀就对霍虎、马驹子还亲近些,对牛清、薛孝、林瑾三人只是客气。

 小姑娘心中,远近亲疏,是按照血脉关系排的。

 霍宝是表兄,关系自然最亲近,虎豹两个表侄子次之,马驹子这个没过门的表侄媳妇再次之,牛清这个表叔家的表亲再次之,表叔的两个便宜徒弟,没有血脉关系,自然最远。

 牛清不过是凑数的,也没有人与他提什么联姻之类的话;林瑾、薛彪两个却是得了长辈叮嘱的。

 两人收拾得也齐整,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都存了几分期待。

 待看到这还梳着双髻的小姑娘,两个少年都灰了心。

 秀秀看着小大人模样,行事规整,可身量不高,包子脸,小奶音,看着不像十岁,倒像是七、八岁。

 真要是对这样的孩子起了念头,那还是人么?

 长辈那边“相见恨晚”,推杯换盏,小一辈这边的桌子上就显得冷清些。

 马驹子是唯一的女子,坐在秀秀身边,话里话外透着热络:“老虎兄弟之前的亲人只有五伯与宝兄弟,如今多了表叔祖同小表姑,都是他们兄弟两个的福气。”

 秀秀觉得这一串的称呼连着说怪异,可这是没过门的表侄媳妇,一时没有统一敬称、辈分也没什么,就真如长辈似的,拿出来三个荷包:“上回见表侄匆忙,今儿一道补上吧。”这句话是对霍豹说的,荷包则是给虎豹兄弟与马驹子的见面礼。

 马驹子拉着霍虎起来,霍豹也跟着起了,正如同面对尊长般,恭恭敬敬接了。

 霍豹昨晚被霍宝训了一顿,死了让堂叔联姻的心思,可也乐意与邓家父女亲近,霍、邓两家是表亲,远比外人要亲近。

 秀秀看着马驹子的装扮,倒是生出几分好奇来:“你是表哥的师姐,那你是不是比表哥身手还厉害?”

 “宝兄弟那是天生神力,岂是寻常人能比上的?我同五伯学的是行军布阵之法,并不是拳脚兵器。”马驹子笑道:“要不然说血脉亲缘做不得假,我们老虎虽比不得宝兄弟,可也传了霍家的力气,比常人强许多。之前不过是胡乱耍棒子,学些简单招式,如今见了表叔祖,要是能跟表叔祖身边学上一二就好了。”

 秀秀笑了笑,看着手中茶盏,没有接马驹子的话。

 不管马驹子想展现是霍虎的力气,还是其他,小姑娘都没有给她发挥的余地。

 马驹子神色不变,霍豹却听得皱眉。

 之前在路上听未来嫂子说什么想要哥哥学锏之事,霍豹并没有多想。

 小宝叔也用锏,可瞧着他平日操练,并无人教导,只是自己琢磨招式罢了。

 马驹子对秀秀太热络了些,所行所为并没有像在马车上说的让小宝叔帮着说项,跟像是撇开小宝叔跟秀秀套近乎。

 马驹子到底想做什么?

 还是马寨主有算计?

 霍豹立时警醒几分,之前戒备的是林瑾、薛孝等人,现下忌惮的反而是这未来大嫂了。

 霍宝安心吃饭,并没有将众人的小动作放在眼中。

 邓健是胸有丘壑之人,就是几位长辈与他“谈判”都未必占了便宜,哪里轮得着这些小辈算计。

 接风酒用完,邓健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带众人去了县兵大营。

 与霍宝一样,大家都被这无边无际的人头镇住了。

 长辈们目光闪烁,小一辈也都是打了鸡血似的。

 马驹子面上笑意更盛,对秀秀越发恭敬亲近。

 原本对秀秀不冷不热的林瑾、薛孝两个,也变了态度,凑到秀秀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接话。

 对比之下,还是霍宝叔侄三人与牛清还是先前模样。

 “全无章法,白瞎了这么些人!这要是搁在五爷爷手中,指定能练出强兵来……”霍豹摇头道。

 “是啊,就是看着吓人罢了,真要到了战场,不用对敌,自己就得乱起来。”牛清点头附和:“就跟青蛇寨那些人刚上山时一样,同样是百人队,霍五叔操练过的一队能顶他们两、三队。”

 “我们高祖爷爷是第五帅的外甥,曾跟在第五帅身边,那五爷爷这练兵之法,是不是就是从高祖爷爷传下来《第五军略》上的兵法?”霍豹突然想到此处。

 民间关于第五帅的传闻中,有一条就是这《第五军略》,传说是他的兵法手札,可并没有实证。

 “啊!那霍五叔不单单是第五帅的曾侄孙,还是第五帅兵法传人?”牛清话中带了几分与有荣焉。

 霍豹点头道:“金陵贾二叔早就说过,五爷爷有领兵之才,要是投军也熬出来了。五爷爷喜爱清闲,大隐于野。之前在蟒头寨也是,碍于马寨主、杜寨主的央求,五爷爷才答应帮他们练兵,练完兵后一个人手都没留,全交出去了。换了其他人,谁会有五爷爷这般义气爽快?五爷爷不心疼,我都跟着心疼了。”

 霍宝就在两人身边,听着两人对答,瞥了霍豹一眼。

 这是话里有话啊,这话是说给谁听的?

 秀秀还是笑嘻嘻表情,可小耳朵已经支棱起来了。

 林瑾、薛孝两个都住了声,略有所思模样。

 马驹子面上的笑意淡了。

 在夜宴之前,秀秀果然寻了理由告辞离开,寻邓健说话去了。

 “爹不是正缺人手么?留下表伯父同表哥吧!”

 秀秀眼见四处无人,才悄悄对邓健说道:“那些人不厚道,仗着个结拜兄弟的名号,白使唤表伯父,还不拿表伯父当自己人。”

 邓健对霍五第一印象很好。

 霍五性子豪爽,行事敦厚,看着是个实在人;可只要一想他有个鬼机灵的儿子,邓健就觉得这“实在”这两个字不太真。

 听着女儿这样说,邓健不由皱眉:“怎么回事?可是霍宝对你说什么了?”

 “表哥估摸累了,出了先前介绍人那会儿,剩下功夫都没怎么开口。是我自己琢磨的……今天认亲,认的是爹同表伯父的亲,可他们跟了那好多人,哼,谁晓得抱着什么主意?”说到这里,秀秀没忍住,小声道:“爹,表伯父之前在黑蟒山被几位寨主央求,帮他们练兵来着,他……好像学过《第五军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