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布局与及时雨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茶楼出来,霍宝就看到一个和尚在托钵化缘。

 霍宝放慢了脚步,跟在和尚后头,走了半条街。

 不少人舍了银钱吃食,态度十分虔诚。

 霍宝望向那和尚脚下,僧鞋上都是灰尘,身上也是背囊,这是外来的和尚。

 霍宝不由想起曲阳的教会,找路人询问了附近寺院。

 金陵是几朝古都,城里城外不少寺院道观。

 霍宝就找了最近的兴教寺转了一圈。

 这是几百年历史的古寺,规模庞大,可香火寻常,一路慢行下来,遇到的僧徒比香客还多。

 霍宝出来,雇了马车,又去了一趟鸡鸣寺。

 同样香火寂寥。

 市井之中的佛门信徒不少,这正经寺院的香客少了,那供奉邪教的就多了。

 一县教首尚不能小觑,这一府之地的教首,暗中又会是什么势力?

 这一想,叫人头皮发麻。

 等霍宝回到粮铺,已经是日暮时分。

 薛孝早回来了。

 他下午就收到薛彪手书。

 薛彪是有趁机捞一笔的念头,可也没想到霍宝开价这么高。

 他之前只想着卖好给霍家父子,那几仓粮食就在本钱上加些毛利转给霍宝,没想到霍宝按照市价九折接手。

 这一进一出,可是剩下不少银子。

 又有官仓陈粮,回头还可以再赚一笔,自然是好事。

 霍宝不知深浅乱定价,薛彪这做叔叔的却不好真的就糊弄孩子,这后头还有护犊子的霍五在。

 薛彪给养子的信上,就将兑价定成市价七成。

 这是退一步,让了两分利给霍宝。

 薛孝看着信,也明白养父顾虑,心中一核算,就算是按照市价七成转出去,也能剩一倍多的利。

 等到官仓的大批粮食下来,这中间的利就更可观。

 薛孝想要寻霍宝卖好,可这一等就是小半天功夫。

 霍宝在外奔波一天,早已饥肠辘辘,却没有直接回粮铺,而是寻了个包子店,将店里的包子、大饼都给包圆,又在卤肉铺上买了几十斤卤肉,叫人直接送到粮铺。

 这些留下一部分是他直接吃的,大部分是给大家打牙祭的。

 不仅随行童军有份,薛孝所带的滨江兵也人人有份。

 这些人,多是曲阳县兵大营出来的,大家名义上不同,可这父子两人能算两家么?

 大家或是老乡、或是亲戚,彼此也都热络。

 粮铺里不差粮食,这两日都是大锅饭,豆饭浇雪菜汤,就是一顿。

 吃饱是吃饱了,可到底没有荤腥。

 如今这包子、大饼、卤肉下来,百十来号人欢天喜地。

 童军还好,霍宝一直不吝啬伙食,多少沾点荤腥,滨江兵这边却是跟过了年似的,吃的眼泪花花的,提及霍五父子都是感恩戴德。

 霍宝没有露面,薛孝却是跟吃苍蝇似的。

 这收买人心收买到自己麾下,这叫什么事?

 在他眼中,这五十滨江兵是自己挑出来的,会随他去常州,是他的亲兵。

 薛孝既恼霍宝此举逾矩,又懊恼自己忙着粮食的事,忘了笼络这些人。

 霍宝哪里会理会薛孝恼不恼?

 他刚吃了几个包子,朱刚回来了,同来的还有霍豹。

 两人着急赶路,一路不打站,灰头土脸,形容狼藉,霍宝直接带了两人去隔壁客栈开了房。

 等两人稍作梳洗,霍宝就带两人去了酒楼。

 大家都饿了,顾不得先说话,要了几个小炒,风卷缠云,先填了肚子。

 等放下筷子,霍豹才说道:“按照宝叔交代,剩下八百五童兵,分出一半,今天就前往滨江待命。”

 “在这附近买个院子当驻点,挑两个稳重的做负责人常驻,直接听命与你。”

 “斥候组选调两组过来,专门负责收集金陵消息,一组盯着知府衙门,看知府衙门车马出入,有大批财物从知府衙门出来时,就找机会劫了;一组放出去,打听金陵教会消息,摸清楚如今的教首与骨干是哪些。”

 “骡车从曲阳、滨江抽调,一次运输不要超过四十辆,否则遇到劫道,前后不能顾及。这条线儿正式定下来,不能老用民船,得有咱们自己的船,这个去问你五爷爷,看看他那边有没有安排。”

 “除了滁州一千石,曲阳五百石,剩下一千四百石尽快都运到滨江。五百石交于七叔,剩下九百石贮藏起来。”

 “在滨江建粮仓,多建几个仓,要是没有意外,随后这边还能有粮食放出来,都尽快运过去。”

 “曲阳那边先交给梁壮,你这几个月就负责安排驻点与运粮。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说。遇到什么不能自己决断的事,先寻表叔,表叔也拿不准的,再寻你五爷爷。”

 霍豹一条条的应了,听到最后带了迟疑:“宝叔,这粮仓建在滨江妥当么?”

 “滨江比曲阳妥当,表叔心里明白。”

 曲阳离州府、陵水太近了,那两处与大家可不是一条心。

 霍豹没有再问,却也面带为难。

 童军里能用的还是黑蟒山下来的那些,年岁都在那里摆着,不乏出色的,可独当一面的人真的有限。

 真选人负责金陵事,一时还真没有合适的。

 童军五个头目就剩下梁壮闲着,可梁壮性格憨实,实不是机灵的,霍宝连带在身边都不放心,更不要说让他在金陵独当一面。

 霍宝看了朱刚一眼,道:“要不你留下给你豹哥打帮手,常州那里有大圣在,我与薛孝同行,路上带不带人都没什么。”

 朱刚连忙摇头:“那可不行!老爷交代,宝爷在外行走,身边万不能短了人。”

 “就是!宝叔身边得有人!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在外行走,又是这个世道,宝叔还是带全了人手好。”

 “实在没人,就跟表叔求援,看表叔那边有没有妥当人!”

 几个人正说着话,“咚咚”,有人扣门。

 三人都熄了声,朱刚起身开门,门外站着小二。

 “三位小爷,有人找!”小二赔笑道。

 小二身后站了两人,赫然是薛孝与水进。

 “水大哥!”霍宝带了惊喜,连忙起身。

 “你怎么来了?”

 “五爷怕你人手不足,打发我过来了。”水进爽朗道。

 童军几百进滨江,将霍五吓了一跳。

 听了传话,知晓留守的霍豹都抽调出来,霍五就晓得儿子这边动作不少。当爹的不放心,又不能自己出来,就将水进派了出来。

 看着桌上碗碟狼藉,水进摸了摸肚子:“再来一桌,我今天要吃大户!”

 “水大哥可真是及时雨,该好好吃一顿。小二,撤了碗筷,来一桌上席。”霍宝吩咐道。

 薛孝本想要以“东道主”的身份做东,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几个不知礼的土包子,吃,吃,也不怕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