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酥油鲍螺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少一时,秀秀提了几个点心包回来。

 除了她方才提过的海棠酥、红豆糕,还有咸味的梅菜饼、椒盐桃酥,软糯的酥油鲍螺、马蹄芝麻糕。

 小姑娘不大,却是懂事孝顺。

 每样点心都是六块,摆了六个六寸小碟子。

 甜味的在她自己面前,咸味的在霍宝跟前,软糯的在邓老爷面前。

 邓老爷看着孙女,眼中满是慈爱,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不了。

 霍宝没有急着吃点心,视线落在邓老爷前面的碟子上的酥油鲍螺。

 这东西听过,还是头一回见,看着外形像后世的牛角面包肥版。

 这酥油鲍螺,宋人笔记中记过,《金瓶梅》中也提过。

 霍宝心中唏嘘,红楼世界,本就是该吃吃喝喝过日子。

 之前是不是跑题了。

 “这里面的奶油好吃,小宝尝尝!”邓老爷子亲自娶了一个鲍螺递给霍宝。

 霍宝起身,双手接了,咬了一口,露出里面白花花的奶油,竟与后世的泡芙味道几分相似,就是多了蜂蜜的味道。

 霍宝心中一动,明知故问道:“这就是奶油?是用什么做的?”

 “牛乳做的,掺了蜂蜜、霜糖,就成了酥油,入口即化。”邓老爷道。

 “曲阳的牛多么?”

 “曲阳地多,耕牛不少,可经了去年大旱,眼下能剩下的有数!”

 霍宝接着咬了一口鲍螺,将养殖的计划先压下。

 如今地盘还不安稳,处处缺钱,还顾不上这个。

 秀秀本不爱这个,被霍宝引得,也拿了一个,吃了一口。

 “咦?真实怪了!之前吃这鲍螺,觉得好膻,现在吃着奶膻味儿也淡了!”

 “是你大了,舌头没小时候那么灵了。之前你也不爱吃菘菜,觉得菜腥味重,现在不是也吃了?”邓老爷笑道。

 秀秀带了几分得意,对着霍宝轻哼道:“我就说我大了,不是小囡囡了,以后表哥不许摸我的头了!”

 邓老爷望向霍宝,若有深意。

 霍宝轻咳两声,道:“不摸了,表妹都留头了,是大姑娘了。”

 秀秀抿嘴一笑,拿起红豆糕,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霍宝移开视线,喝了几口茶去了口中甜腻,心情颇为复杂。

 今天是小表妹,明天……

 关于两小亲事,霍五、邓健两人之前就有了默契,就是徒三那里也是乐见其成的。

 只是霍宝还在母孝中,秀秀年岁又小,不着急提,眼下却是不同。

 三县之主都要北上赴婚宴,邓健的身份就敏感。

 毕竟他“收复”曲阳、驱逐白衫军在前,可以说是白衫军的敌人。

 就算现在他投了白衫军,可到了滁州介绍起来总不能说是徒三姐夫八竿子远处的表亲。

 还有霍五那里,只凭着徒三姐夫身份,也容易被人轻鄙。

 在北上之前,两家联姻之事要敲定,才能同进同退、师出有名。

 之前邓老爷打发秀秀出去,应该就是想提此事,不知怎么没有说出来。

 霍宝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着茶水,将两盘咸点心都吃完了,没觉得饱,反而被茶水点心勾的肚子里“咕咕”叫。

 “嘻嘻!”秀秀捂着嘴笑道:“大师傅这几日家去了,幸好刚才我从酒楼叫了吃的过来,要不表哥就要饿肚子!”

 说话的功夫,酒楼的伙计提了食盒过来。

 四碟四碗,还有两碗白粥与整整五笼肉包子。

 邓老爷吃着药没有胃口,只就着两只鲍螺喝了一碗白粥。

 秀秀吃了两个包子,道:“表哥运气真好,他家关门两个多月,今儿才重新开门,还是这个味儿。”

 霍宝点点头,想起三月南下时吃的包子,问道:“包子多少钱?”

 “素包子四文,肉包子六文……跟去年比翻番,跟三月比倒是便宜了……“

 霍宝上次吃的是肉包子,贾源进城买的,每个包子十文钱。

 “商道通了就好了。”霍宝道。

 江南江北粮食价格差距太大,利润这么丰厚,总有商人会为钱北上。

 秀秀点头道:“王千户的堂弟去苏州了,他家开粮铺的。”

 霍宝并没有放在心上,粮食多多益善。

 要是民间粮商都动起来,运粮北上,才是好事。

 霍宝的粮食有限,充作军粮还不足,可实际上现在曲阳县衙承担了不少贫民百姓的口粮。

 什么时候粮价下来,曲阳才真的度过这次旱灾。

 吃了午饭,霍宝又将“粮盐铁”的计划对邓老爷仔细说了一遍。

 “货仓建在滨江,方便水运……说起几位长辈合伙的买卖,可实际上不过是补充几个县的后勤,否则没粮没兵器的,怎么练兵?”

 “粮食多多益善,除了日常供应都储起来。”

 “盐路通了,可以往东北、西北贩盐,正好可以换马回来。”

 “常州还有个私下的铁矿,等敲定了买卖,可以多贩生铁回来,直接集合三县匠人,在滨江锻造兵器与铠甲。”

 “淮南道乱了几个月,朝廷都没动静,说不得是憋着大动静,总要预备起来。”

 有一句话,霍宝没有想了想没有说。

 从白衫军开始亮反旗,至今已经大半年。

 之前还能说朝廷调兵慢,一时没顾上,现在可不好自欺欺人。

 等今年秋收后,怕是各省各地都太平不了。

 弥勒教在江南江北传了几十年,有野心起事的,不会只有淮南淮北这几人。

 滁州军装备起来,防的不是朝廷,而是北边的亳州军,还有马上就要兴起的两江白衫军。

 至于霍宝之前的打算,学美国在二战初期角色,做个军火商,则是纸上谈兵了。

 就算滨江兵器生产线建起来,生铁储备也富足,可滁州兵的人数不是固定的。随着各省起义,滁州兵还得再扩兵。

 按照上辈子所知历史,这场有白衫军起义揭开改朝换代的灭国之战,总共打了三十多年,人口锐减两千万,占当时人口的四分之一。

 早日装备起一方精兵,缩短灭国之战的时间,就能救下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百姓。

 霍宝不是圣人,可到底不是铁石心肠,来了这世界,也想要为百姓做点什么。

 在乱世里,只有掌握话语权,才能真正促成此事。

 之前晓得舅舅是朱八八映照时的郁闷早散了,就算舅舅是太祖,他也不是完全依附舅舅的小外甥。背靠两县之势,积蓄力量,乱世自保不难。

 邓老爷听了半天,越寻思越觉得此事重要。

 “粮铁最重,是该好好经营……关外换马,不仅用盐,还可以茶与丝绸……”说到这里,邓老爷带了几分兴奋道:“那边的贵族还喜欢松石、蜜蜡、玛瑙这些宝石,宝石运输便利,利润高,正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