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小儿女(第二更)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一对鲤鱼荷花背的银手镯,一支福字头银簪,就是霍五拿出的“小定礼”。

 银手镯虽是银灿灿,新炸过的,可瞧着老旧样式、磨花雕纹,有戴过的痕迹,显然不是新东西。

 福字簪,倒是不凡,看着跟新的似的,初看寻常,可整个簪子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福字图案,一直到簪子尖,都是半个米粒大小的福字,越看越精致。

 “这簪子是小宝他奶奶留下的,小宝娘舍不得戴,白藏了十几年。这镯子是小宝娘戴过的……”

 霍五看着木盒里的东西,想起亡妻,声音有些低沉。

 徒氏性子绵软,进门十几年,夫妻两人没有红过脸。等添了小宝,更是都围着宝贝儿子,过着热热乎乎的小日子。

 自己比她还年长十几岁,之前还担心自己先走一步,谁会想到老天爷不开眼,说收人就收了人去。

 家传的东西,倒是比寻常金玉之物更珍贵。

 邓健自己从怀里摸出一个玄铁匕首,看着古朴大气,送到霍五面前,

 “这与你的锏是一套的?”霍五看到匕首把手上眼熟的朱雀纹,心下一动。

 “嗯!祖上得了这块玄铁材料,锻造这对这玄铁锏之余,做了一对匕首,一把流失了,一把与这玄铁锏一道传下来。”

 霍五郑重接过,递给儿子,吩咐着:“收仔细了,这可是传家的东西!”

 霍宝双手接了,仔细收好。

 鸳盟订。

 八竿子远的表兄弟,成为新亲家。

 可这屋子里气氛实不算好,这两人不像是结亲,都耷拉着脸,跟死了亲爹似的。

 薛彪与张千户、王千户面面相觑,都觉得牙疼。

 那个脸上发青的,冲着新女婿两喷火的,是不是太着急了?

 就算舍不得闺女,现在发狠也忒早。

 秀秀离及笄还四、五年,到时候再发狠来得及。

 还有那个要娶儿媳妇的,是不是老糊涂了?

 又不是嫁儿子,那个傻劲儿,看着儿子眼泪都要出来了,半点也不爷们,丢人不丢人?

 两人都对着霍宝运气,竟有几分水火不容的声势。

 霍宝如坐针毡,起身道:“我去瞧瞧清大哥去!”说罢,一溜烟出去了。

 直到离议事厅远了,霍宝才松了一口气。

 察觉到老爹难受,霍宝也难受。

 昨天他心里也酸过,老爹这边会只多不少。

 他依赖老爹,老爹也依赖他。

 邓健那边……

 这个霍宝没当过爹,还暂时体会不到岳父的心酸。

 到底是尘埃落定,说不是心中什么滋味。

 霍宝长吁了口气。

 “哎!”

 霍宝:……?

 “哎!”

 小姑娘坐在树后,抬头看天,小脸上带了几分迷茫。

 “……”

 霍宝跟着坐下。

 “怎么唉声叹气的?遇到什么为难事了?”

 秀秀转过头,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小姑娘道:“表哥……有一件事儿……我想同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儿?”

 “我爹没有儿子……”

 霍宝眨眨眼,想起有人给老爹提亲之事。

 老爹四十多了还有人看上,邓健三十岁正值壮年,前面只有个闺女,就算是填房,也应该不愁娶。

 可邓健与霍五又不同。

 邓健与妻子青梅竹马,夫妻情笃,丧妻数年也没有再娶之意。

 之前赵千户背叛,背后还藏着隐私。

 邓健得了曲阳县后,赵千户不甘心居于张、李、王三位之后,想要将妹子说给邓健,想要做个便宜大舅子,借此上位,被邓健直言拒绝。

 虽说赵家背叛,给邓健添了麻烦。

 可有赵家这前车之鉴在,倒是没人敢再惦记邓健续娶之事。

 “表妹是想要给表叔过继嗣子?”

 秀秀摇摇头,小脸粉红,眼神闪烁。

 霍宝:……?

 “那是给表叔纳妾求子?”

 秀秀撅着小嘴巴,继续摇头:“爷爷早说过,我爹不肯呐!”

 “那……是给表叔收养子?”

 秀秀杏眼圆睁,看着霍宝带了几分埋怨:“表哥真笨!”

 霍宝:……?

 “表哥想想驹子姐!”秀秀见他不吭声,轻哼一声,提点道。

 霍宝眨眨眼,立时明白过来,如遭雷劈。

 晕!

 谁会想到这丁点儿大的孩子就想着生孩子后的事儿?

 对着这个四尺高的未婚妻,是个人,就生不出不纯洁的念头。

 还是让他做个人吧!

 秀秀悄悄留心霍宝反应,见状“腾”的站起,腮帮子鼓鼓道:“怎地?表哥不应?我……我……爷爷原本就是要我招赘的,才手把手教我看账做生意……我……等我去了你家,家里就剩下爷爷同我爹俩……别人家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我们家就冷冷清清的,我爹又不爱说话,闷也闷死了……呜呜……呜呜……”越说越委屈,忍不住哭出声来。

 “别哭别哭!我应了!”霍宝连忙点头道。

 “真的?”

 小姑娘哭成了兔子眼,哽咽道:“也不都跟驹子姐他们似的,一个孩子姓邓就行!”

 霍宝忍着尴尬,一本正经地道:“好,都听你的。”

 “可……孩子不在爹娘身边也可怜呢……旁人都在爹娘身边,就他不在……”小姑娘倒是完全代入,脸上露出怜惜不舍来,眼看又要哭了。

 霍宝哭笑不得,劝道:“怎么就不在身边了?承了邓姓也是咱们的孩子,这孩子就该在父母身边长大。到时咱修个大宅子,接了邓爷爷、表叔过来,一起过日子!”

 “咦?”

 小姑娘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个选项,眼睛灿若星辰:“还能这样?这……这不好吧……没听说旁人家这样呀……”说着,倒是体贴:“会不会太难为表哥了?要不,不用一个宅子,挨着住也行的。”

 “没什么不好的,孝顺长辈是应该的。”

 “那咱们多生几个孩子,不能跟表哥同我似的孤零零一个。先生个小闺女让爷爷带,我就是爷爷带的……生两个小子给五伯与我爹解闷……那咱们身边一个都不剩……嗯,怎么也得留一个呀!”小姑娘掰着手指头,做起了分配。

 霍宝嘴角抽了抽。

 脑子里莫名出来一个画面,一个小姑娘,面前摆着一堆布娃娃,开始分娃娃。

 看着再懂事,到底是个小孩子。

 “那就先生四个!”小姑娘纠结后,有了决断。

 “噗哧!”

 霍宝、秀秀忙回头,就看见捂着嘴笑出声的水进,他旁边还有憋着笑的薛彪与张千户、王千户,几人身后是神色冰寒的邓健与挤眉弄眼的霍五。

 “啊!”

 秀秀满脸通红,惊讶出声,立时跑了。

 霍宝被邓健瞪得莫名心虚。

 实在冤枉啊!

 这生孩子的话题,可不是他提的,真是冤死人了!

 “哈哈,四个,宝兄弟子息繁茂啊!”水进忍不住捧腹大笑道。

 两个屁大的孩子的,凑到一起,说起生孩子,连分配都分配好了,委实可乐。

 霍宝瞥了水进一眼。

 这哪里是兄弟?

 这就是“插刀党”了!

 邓健的目光如刀,一下一下分割霍宝。

 霍宝寒毛耸立,求生欲十分坚强,立时对老爹道:“爹,表妹孝顺,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招婿,如今改了嫁娶,心里不放心邓爷爷与表叔……儿子想着,以后分一子承邓姓,承了邓爷爷香火,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