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疑似东王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州府衙门,马寨主与霍宝提起冯和尚那两千兵马。

 “都是先锋兵的材料,直接留在州府守城可惜!不过现下也不好派到和州去,你问问你爹,到底是什么安置?”

 这种悍卒其实适合做攻城敢死队。

 可冯和尚才来投,让他们的旧部做敢死队,有削弱其势力的嫌疑。

 还有寻常攻城战,用上这些人也浪费。

 要是还按照原计划打扬州,说不得正好得用。

 可是随着徒三进楚州,扬州打不打还难说。

 霍宝闻言,知晓马寨主不想留这些人,就将新兵一千拨给马寨主,补了前几日分拨童兵的人数。

 冯和尚这两千兵卒,霍宝直接接手。

 他留下侯晓明,吩咐道:“这次去和州,你留守,新兵要操练,最主要的是这两千冯爷旧部……按照咱们的练兵法子,从新操练一遍,务必要达到令行禁止……至于习经,只要不是弥勒真义》,是金刚经》还是地藏经》,随他们!”

 “尊令!”

 侯晓明立时应了,又问道:“那二十几个僧兵?”

 “去外头买些正经佛书,让他们好好抄经,为出征将士祈福!”

 霍宝随口吩咐道。

 要是那些人像冯和尚麾下这些悍卒一样,霍宝还真会高看三分。

 不过是发着白日梦,只会耍嘴皮子的东西,已经废了。

 ……

 童兵即将再次出征。

 出发之前,霍宝召集童兵诸头目。

 他没有直接召集宣布留守人选,反而先评定定远之战的功劳。

 千户兼斥候队长侯晓明,定远之战有功升都司,卸任斥候队长。

 千户兼弓兵队长霍豹,定远之战有功升都司,卸任弓兵队长。

 副千户暂代辅兵队长李远,定远之战有功升千户,卸任辅兵队长。

 曲长兼刀兵队长朱刚,定远之战有功升副千户。

 百户兼刀兵教头邬远,定远之战有功,升曲长,兼刀兵副队长。

 代百户兼斥候副队长仇威,定远之战有功,升曲长,领斥候队长。

 另有百户六人因军功升曲长,其中一弓兵百户因率人埋伏敌军有功,升弓兵副队长。

 屯长十一人因军功升百户。

 什长三十二人升屯长。

 伍长五十七人升什长。

 白身九十八人升伍长。

 霍宝的另一个伴读宋谦之因军功,在这次升级中绞首十一人,连升三级为屯长。

 另有百户三人、屯长五人、什长四人、伍长七人,在战事中或畏战、或抢功,各有惩戒。

 评定完功绩,霍宝才宣布这次留守人选。

 都司侯晓明留守,总理童兵营事务。

 千户李远留守,总理参谋兵事务。

 那三百参谋生,总要再看看。

 石三以白身身份,兼弓兵教头,随侯晓明、李远留守。

 另有几个在安定之战中负伤的新曲长、新百户等各级头目,全部抽出来,按级别充入新兵营,养伤顺带协助操练新兵。

 除了这些人,剩下头目全部随之出征。

 还有朱强,以白身暂领辅兵队长,随军出征。

 ……

 朱强雀跃,就算是白身,只要跟着宝爷身边好好效力,总有升回来的时候。

 李远一路升迁,凭的都是后勤的功劳。

 一下子多了好几个曲长,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被人取而代之,他也很紧张。

 ……

 石三失落,弓兵队有了新的副队长。

 霍豹的弓兵队长已卸任,这副队长以副队长之名,行的是队长之事。

 若是没有过错,这人再赞赞资历,就是队长。

 那原本是宝爷留给他的位置,是他自己弄丢了。

 ……

 梁壮,忐忑不安。

 之前他两次留守,深得宝爷信任。

 在五个队长之中,位列侯晓明、霍豹之后,第三位。

 没有军功,只凭着练兵勤勉,也一路升到曲长,没有与当初的几个队长差距太远。

 以后,却是不好说了。

 ……

 就是那些负伤的新曲长、百户们也都顿足不已。

 军功升职最快。

 这少跟着征战一次,说不得就落下一大截。

 就是跟着出征的新头目们,也都心中警醒。

 打胜仗不说,还得护好自己少负伤,否则也耽误事啊。

 ……

 九月初一,回到滁州州府休整两日的霍宝,再次带兵离开州府。

 同行的除了水进与银将军以及他们麾下的五千将士之外,还有秀秀主仆与穆英。

 穆英就是之前霍宝叫人送回州府的定远孤儿,今年七岁。

 州府里没有女性长辈,没有人照看。

 霍宝就带到滨江,打算交给霍六婶代为抚养。

 至于秀秀,也是先在霍六婶那里暂住,等邓老爷过江来接。

 总不能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带了几个养娘小婢自己过江去。

 ……

 怕秀秀无聊,霍宝就带了穆英上了秀秀的马车。

 秀秀见过穆英。

 穆英前几日被送回来时,就是秀秀吩咐人给收拾的住处。

 眼见他乖乖巧巧模样,秀秀拿了一盒杏脯递上去:“喏!马车颠呢,吃这个压一压!”

 穆英先是看霍宝,见他点头了,才接了,小声道谢:“谢谢姐姐!”

 秀秀看着好奇,凑到霍宝耳边,低声问道:“表哥……这是要收养子么?”

 霍宝正拿着水囊喝水,听了这话,差点呛到。

 养什么子啊?

 他十三,穆英七岁,差六岁的父子?

 “那表哥作甚对他另眼相待?”秀秀小小声道。

 霍宝哑然。

 另眼相待了么?

 是吧!

 送回滁州,又带往滨江!

 因为他冷眼旁观了官兵恶行,累及穆老头惨死?

 还是因为他姓穆,姓氏与开国四王的东平郡王对上?

 定远孤儿身份,还有这个“英”字,又与太祖养子沐王相似。

 可惜的是,红楼梦》中没提东安郡王始王名讳,只描写贾家荣禧堂对联时,署名“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手书”。

 “同乡世教弟”,不能就说穆王是金陵人。

 那个时候还有祖籍、原籍、现籍的说法。

 “勋袭”,而不是“功封”,说明这个穆莳不是初代王,而是其后代嗣王。

 荣禧堂是国公府正堂,两代主人是贾源、贾代善父子。

 对父子两人中的一个,自称“世教弟”的,多半是二代嗣王,三代嗣子资格不够。

 “或许,是因为碰上了吧!”霍宝轻声道。

 秀秀听了,点头道:“我晓得了,表哥就是心软!”

 所以才会对遇到的一个孤儿尽心尽力,生怕有看顾不到的地方。

 表哥就是这样好心肠的人啊!

 霍宝望向穆英,见他小口小口吃着蜜饯,难掩惊惶不安,道:“滁州这里没有女眷,没人照看你……滨江是我霍氏老家,我堂婶在滨江,先让她照看你几年……等你像我这么大了,再来战狼营……”

 穆英眼睛一亮:“真的?我还能入战狼营?”

 在州府几日,他已经知晓霍宝是少主,战狼营是其一手操练出来的嫡系兵马。

 失去相依为命的祖父,远离故乡,到了陌生之地,本就不安,又再次换地方,很是担心怕丢弃。

 “真的!所以你过去好好长大,平平安安的,莫要让你爷爷走的不安心!”

 穆英使劲点头,望向霍宝的目光中满是信赖。

 ……

 早上出发的早,当天傍晚就到了滨江。

 霍宝直接吩咐朱刚、梁壮两人带兵卒去大营扎营,自己招呼了霍豹,叔侄两个带秀秀、穆英去了霍六婶处。

 霍六婶正好开饭,见霍宝叔侄来了,十分欢喜。

 待知晓秀秀身份,老人家便拉着秀秀不撒手。

 她还没想到什么霍氏未来的女主人,只想着这是小宝的未来媳妇。

 “俊!与小宝正匹配!”

 霍六婶不住嘴的赞道。

 见过马驹子后,霍六婶实是担忧,生怕霍五粗心,给霍宝也找个那样的媳妇,到时候被欺负都没地方说理去。

 眼见小姑娘斯斯文文的,霍六婶的心就踏实了。

 秀秀被赞的多了几分腼腆,忙叫养娘奉上见面礼:“不知婶娘喜欢什么,准备了几匹料子,还请婶娘莫嫌弃。”

 霍六婶笑得更欢喜:“婶子老了,哪里配用这好的料子?回头婶子给你们扯衣服穿!”

 不是她贪图东西,而是见秀秀年岁小,行事说话却落落大方的,很是体面知礼的小姑娘,为侄儿欢喜。

 秀秀忙道:“都是素淡端庄的颜色,专门孝敬婶子的,穿在婶子身上,才显我们孝心。”

 霍宝也道:“孝敬六婶的,六婶就穿着,可别舍不得用,只留箱底……”

 霍六婶笑着点头道:“好,好!那婶子就老不羞一把,穿穿这好料子!”

 妞妞、金姐在旁,好奇地看着秀秀。

 眼见几个人说完话,妞妞就拉了霍宝衣袖:“宝叔,妞妞要叫小姐姐婶子么?”

 霍宝囧,忙道:“跟着你豹哥一起叫表姑……咱们霍家与邓家祖上有亲,论起来是表亲……”

 “表姑!”妞妞脆生生叫了一声:“我是妞妞,是宝叔的侄女!”

 秀秀早听霍宝提过霍家这几个堂亲,摸了摸妞妞脑袋:“好,妞妞乖,你叔叔老提你,夸你懂事!”

 妞妞被夸得羞红了脸。

 秀秀叫人送了表礼,素缎两匹,银项圈一个。

 妞妞见霍六婶点头,才低头接了:“谢谢表姑!”

 薛金在旁,倒有些手足无措。

 这像是霍家人的认亲,她不是霍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