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五百护卫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从韩夫人屋子里里出来,徒三看看马寨主,看看霍宝,面上带了不自在。

 霍宝却是心静如水。

 有一有二,有三也就不稀奇。

 以后如何且不说,眼下他却是没有为徒三收拾烂摊子的意思。

 虽不知韩夫人怎么生出送幼子去金陵的念头,霍宝都不打算成全。

 霍、柳两家本没有干系,还不到骨肉相托的地步。

 徒三接手亳州军,柳三就是徒三的责任,还是他自己担待。

 徒三叹气,对马寨主小声解释道:“岳母先头只说要见小宝,没提柳虓之事……等到婢子传话回来,她才与我提了让柳虓跟在小宝身边……”

 柳虓是柳三大名。

 马寨主点头道:“晓得三爷不会是成心的……毕竟三爷当晓得,如今情况不同,柳三公子身份敏感,去了金陵不怕,可如今这世道不太平,金陵可不单单只有我们滁州军,前些日子还抓了两个蕲春的间人。就是台州那边,也有人在金陵。柳三公子去了金陵,真有个闪失,我们也担不起这责任!”

 后一句,他却是提高了音量。

 这却是说给屋子里的韩夫人听的。

 滁州军念着徒三与相邻的情分,过来奔丧,是滁州军仁义。

 韩夫人却想要将滁州军拉下亳州军内乱的浑水,这就是不厚道。

 ……

 韩夫人在屋子里,捻着佛珠变了脸色。

 这是威胁?

 柳虓站在旁边,脸色难掩愤愤,小声道:“徒三是故意的……知晓族叔与柳彪他们都不喜我,才让我过去受磋磨!”

 韩夫人叹气:“那就不去柳彪那里……咱们选另外一条路,跟在陈翼身边学习庶务!”

 “那不成了打杂的?”

 柳虓不情不愿,目光闪烁:“如今是兵权说了算,不掌兵,谁会将儿子当回事?娘,柳彪的人马都是他自己拉起的,堂舅家那边……”

 韩夫人不由苦笑:“那你是堂舅,不是你舅舅,因你表哥之事……他恨不得咱们母子都去死!”

 “可那四千人马……小堂舅身体弱,不知武事,韩城年岁与我相仿……难道要便宜了他?”柳虓带了不服气。

 韩夫人正色道:“谁都能掺和,独你不能!若要平平安安的,就莫要再伸手兵权!”

 柳虓脸色一白,却是不吭声了。

 ……

 知晓柳元帅病逝内情,马寨主带了小心,就约束霍宝、水进两个不许轻动。

 今天才九月初五,离九月初七出殡,还有两日。

 马寨主决定,效仿柳元帅、徒三上次滁州奔丧的安排,送葬过后直接回金陵。

 他莫名理解柳元帅、徒三上次安排,不只是因时间,可能也是因提防滁州军。

 另外他又吩咐朱刚,去陵水大营另抽调五百亲卫来县衙。

 他并没有因为顾忌徒三面子,就私下里提防,而是将安排放在明处。

 陵水县衙就这么大地方,霍宝等人所住客院十几间房,安置五十亲卫能安置,安置五百兵,就是痴人说梦。

 这么大的动静,如何能瞒住人?

 徒三还疑惑不解,不知马寨主为何如此。

 若只是不满韩夫人无礼请求,也不至于这样大张旗鼓。

 马寨主就叫人请了徒三过来,请他就近安排这些兵卒:“我与水进有个什么不怕,小宝却是经不得半点闪失!”

 徒三不由皱眉,忙道:“怎么回事?可是有人对马六哥与小宝无礼?”

 马寨主看着徒三:“徒三爷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知晓什么?”

 徒三疑惑。

 “柳元帅的死因!”

 “……”

 徒三默然,好一会儿道:“那也……不必如此!”

 马寨主心中憋闷,看着徒三很是无奈:“徒三爷能拍着胸脯保证,这陵水县都在掌握之中?小宝在此,万无一失?”

 徒三:……

 柳二已走,韩家主动联姻示好,这个时候他整顿陵水上下,就显得吃相太难看。

 所以陵水还不完全在他掌握中,他也无法保证霍宝万无一失。

 马寨主摇摇头:“徒三爷能放心,我却是放心不下……权当我小人之心……我既带了小宝出来,总要平平安安的将他带回去!”

 徒三满脸羞愧,连忙道歉:“是我思量不周,让马六哥跟着担心了!”

 马寨主道:“徒三爷还是年轻,不知为人父母之心……等日后儿女绕膝,就晓得这为父之心了!”

 徒三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吩咐人将客院左近几个院子都腾出来,安置滁州军。

 马寨主安心了。

 ……

 后院柳、韩两家听到动静,都不安了。

 他们不觉得是滁州军自作主张,带了几十亲卫不足,还非要安排几百人进县衙,只当是徒三的安排。

 ……

 韩夫人心不静,借口询问出殡事请了柳彪过来。

 “出殡的事情预备的如何?陵水距离滁州不近,怕是得早些出发?”

 “要赶在午时前到达滁山,后日二更天就要出发……”

 “送殡人马多少?”

 “亳州军六千,另有滁州军六千,也会送大伯到滁山。”

 这送殡兵卒人数,是徒三、柳彪、韩喜山三人商定。

 按照徒三的提议,路程不近,无需劳师动众,三千人即可。

 柳彪与韩喜山却是建议多些人手。

 柳彪是防范柳二,怕他在出殡路上埋伏。

 柳二先是杀妻,后是弑兄,借着老父丧事发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亳州军跟着的兵卒少了,容易顾此失彼。

 韩喜山则是因滁州军来了六千的缘故,去的滁山又是滁州州府旁边,心中有所防范。

 要是滁州军心狠,直接撕破脸,将他们全部包圆,那就能轻易得了陵水与楚州。只能说他不喜武事,读书读多了,就寻思的也多。

 只是这些防备不好当着徒三的面说,就借口唐光丧事说话。

 唐光丧事,韩喜山没有过去,却也有耳闻。

 唐光一个滁州军的将军,麾下四千兵卒送殡。

 另有滁州军诸头领的亲兵等人,总数只多不少。

 柳元帅的身后事,总不能比唐光还不如。

 徒三并不是刚愎自用的性子,既是柳、韩两人都提议人多,那计划的送殡兵卒就翻了一倍,成了六千,三人各带两千兵卒。

 陵水县这里留下六千,防备柳二回来夺城。

 韩夫人没有直接跟柳彪询问五百兵卒之事,却也被柳彪的从容镇定影响,略感心安。

 韩家那边,韩将军却是叫人直接请了徒三相问:“是不是柳二安排了人手在暗中?”

 要真是那样,不仅前院需要增添护卫,后院也需要增添。

 否则真跟柳大似的,被人堵在家中,乱刀砍死,岂不冤枉?

 韩家与柳二,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徒三十分为难。

 他总不能直接说那五百人不是自己安排的,是马寨主自己安排的,防备的不是柳二,而是亳州军上下?

 韩将军却是误会了,大怒:“这个畜生!就不该容他离开陵水!”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韩家不少族人在陵水,韩将军不想再经历丧亲之痛。

 “不能饶了他,只要他冒头,就要……你下不了手,就让韩家人来!”

 韩将军有了决断:“那是个不顾亲情的畜生,留着他,不知会害死多少人!”

 。搜狗

 http:///txt/95247/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