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小鬼


小说:绝代鬼妻  作者:史八

 绝代鬼妻第274章小鬼都什么年代了,还玩那一套的,可真是一个睿智!

 方莫看了一眼身后,从这一刻开始,他再也没有将对方当做什么真正的对手。

 通常,用伤害自己的办法来立志的,那都是纯粹的傻子,要是真的有志气,就是扔个酒瓶子过来,都比那样表现要更加好一点。

 可惜的是,对方练个酒瓶子都不敢扔过来,反而在自己的手上,开了一个口子,鲜血还滴答滴答的落下。

 “师兄,这样的人,会不会很疯狂啊?好不好对付?要不要我去找点……”张贵开口,摸了摸自己的牌位。

 他要是想要弄这钱铮,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只需要将一些消息传播出去,自然有的是人帮他的忙,尤其是,对方属于鬼之一门的另类下属。

 跟他作对的话,简直就是在玩命。

 “不用!”方莫摆了摆手,很是坚定的开口道:“这家伙,别看表现的好像很厉害一样,但其实,不过是一个软蛋罢了,不必去把他太当回事。”

 说实话,对方要是表现出了其他的症状出来,比如说……对天发誓,必逆天啊之类的,他说不定还会怕一怕。

 可是这种用伤害自己的办法来立誓,本身就已经说明,这是一个软弱的人,毕竟一个坚强的人,或者说有着自己目的的人,绝对不会靠着伤害自己的办法,来让自己确定某条道路的。

 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那些真正的成功人士,他们哪一个会去伤害自己?甚至有一个小口子,都会大惊小怪的,生怕感染了某种疾病。

 因为这些人知道,自己现在的目标还很大,很多,需要作出的努力还有更多更多,如果自己的身体都有些不好了,以后的路,还怎么走下去?

 这一点,对方和自那些人的思想,简直是相反的,用伤害自己,来达到某种激励自己的目的,啧啧,怎么说呢?

 中二有之,软弱有之,幼稚……

 “啧,还能这么判断的吗?我刚刚却是觉得,这家伙了不得,没想到经过你这么一说,才知道对方玩的这么一手,居然是软弱的意思。”

 张德世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后方莫一巴掌就打在了他脑袋上,严肃道:“你笑个屁啊,那家伙肯定会有小鬼跟着我们的,我和张贵不怕,你难道也不怕?弄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不要急着表态,知不知道?”

 张德世被打蒙了,心说方莫难道从打脑袋上获得了什么快感?然后现在,觉得这种感觉不错,就拿他当成了一个例子?

 不过想了想,貌似方莫也不是这么一个人,他又低下了头,闭上了嘴巴。

 “切,你还委屈了,跟你明说了吧,那家伙走的时候,在四周扔下了一个小鬼,他可以通过小鬼来观察我们的反应,以及我们即将去哪里。”

 方莫说到这里,忽然对着叶倾城示意了一下。

 后者点头表示理解,而后伸出手,轻轻一抓,然后那双手就从身上脱离了,紧接着,在张德世的目光下,那双手再一次的回来了。

 不过此时,它却不是空着手了,手里还抓着一个人,不,一个鬼,一个很小很小,仿佛海碗大小的鬼,满脸的狰狞,正想凶猛的咬上那只手,可是很快的,那双手一个脑瓜崩就让它冷静了下来。

 “呜呜呜……”

 小鬼很凶,看到这几个人后,立刻就开始疯狂的嚎叫了起来,它可能是不会说话,因此表达出来的,都是这种嚎叫。

 “看到没?刚刚那个叫什么钱的他就是靠着这东西,来监视我们的行动,实际上,你刚刚作死的表现,已经被他给看在了眼里,就等着他回头找你的麻烦吧。”

 方莫摸了摸嘴唇,一点唾沫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上,然后他用力的在嘴边哈了哈气:“小家伙,别怕,叔叔给你个脑瓜崩,不疼的!”

 啪!

 在两个人的眼里,刚刚那个海碗一般大小的小鬼,忽然就疯狂的扭动挣扎了起来,可是它却脱离不了叶倾城的掌控,最后被一个脑瓜崩打在了脑袋上。

 魂魄,消散了。

 “你,你就这么打散了它?这,这是要背阴债的吧?”张德世吓得有些哆嗦了起来,要是鬼能随随便便的杀,那这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鬼了。

 就是因为有一定的忌惮,所以鬼在没有触犯到某些人的利益时,它们一般都不会被击杀,甚至还会当成一个爬虫,随便的踢开,一点都没当回事。

 可是现在,方莫却直接出手将其魂魄打散了,这在他的三观认知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你懂个屁啊!”方莫摇了摇头,都不想跟他解释的,对着张贵点了点头,道:“师弟,交给你处理了,这小鬼,也该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了,本来就是可怜人,当了鬼之后,还要被钱铮这样的人给利用。”

 你不是忘记他的名字了吗?

 张德世心中想要吐槽,脸上却表现的十分平静,然后他就看到张贵拍了拍自己的牌位,刚刚消散的小鬼,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只不过,这一次的小鬼,十分的可爱,粉雕玉琢的,身上也没有了任何的戾气,就像是获得了重生一般。

 “这是一种凡之一脉所独有的道术,可以清洗小鬼身上的罪恶,同时将这些罪恶,转嫁到驱使它的人身上,再加上我这一种送入地府的手段,对于它来说,是一种解脱。”

 张贵没等张德世问出来,便解释了出来,然后他轻轻抓住小鬼的小手,笑呵呵的道:“送你去下面,要不要去啊?”

 小鬼似乎没有太多的意识,懵懵懂懂的摇了摇头,不过却抓住了张贵的手,有些不想放开,似乎有一种独特的依恋包含在其中。

 张贵用双手抱着小鬼,不时的逗弄两句,开始朝着来路走去,看着还在发呆的张德世,皱了皱眉:“走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啊,鬼也是要下班的!”

 “哦哦哦!”张德世连忙跟上了,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心里感觉慌慌的,仿佛那些鬼,都在奇怪的看着他一样。

 要是让他独自留在这里,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痛快来的更好一些,他可绝对不能接受,在这种地方待着。

 那绝对不是他所想要的。

 “咿呀!”

 小鬼伸出一只小手,指了指张德世。

 “小家伙,你的意思是很喜欢我吗?”张德世乐了,然后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一只伸出来的手,然后他就看到,那小家伙忽然将中指缩了起来,继而在他的手掌之中,轻轻的弹了一下。

 “咿呀咿呀!”

 小家伙欢快的叫了起来,盯着张德世懵逼的脸,还做了一个鬼脸,继续咿呀咿呀的,十分可爱。

 “跟着那家伙,果然是学不了什么好,看看你现在可爱的样子,可是居然会想着去给人弹脑瓜崩,这是已经坏了的意思!”

 张德世埋怨了一句,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后,紧紧跟上了张贵的脚步。

 今天他也算是开了一个大眼界,没想到方莫在这边,竟然还特么的听着相声吃着零食,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个鬼。

 这种日子,让人简直是不敢想象到底是真是假。

 一切都充满了虚幻,如果不是小鬼的那一下,他都觉得自己今天所经历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了。

 ……

 另外一边,满脸阴沉的钱铮,忽然脸色扭曲道:“风水门吗?连你,也敢嘲讽我,呵呵,你给我等着!”

 刚说完这句话,他去处理自己手上伤口的时候,忽然间脸色变得一阵漆黑,他瞬间就脸色大变,大惊失色的自语道:“怎么可能,为什么,我刚刚觉得身上好像背了不得了的东西?”

 想了想,他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刚刚放置的那个小鬼身上,正要去仔细感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和小鬼彻底断绝了联系。

 这种感觉,让他有极为惊恐。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强自让自己回忆,小鬼到底在最后时刻看到了什么,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什么都发现不了。

 最后的记忆,也就是张德世的那番话。

 至于再之后,就没有了!

 “这就是凡之一脉吗?不对!”钱铮说到一半,忽然摇了摇头,咬牙切齿道:“又是鬼之一脉,都多久了?!为什么,你们还是要这么缠着我们?我们到底怎么招惹你们了?!”

 小鬼道,其实说出来并不算太过光彩,毕竟他们的起家之路,其实和鬼之一脉脱不了关系,一开始被人人喊打的时候,他们曾经依托于鬼之一脉。

 但是之后,他们却忽然发现,这门派只要他们的供奉,却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的利益,于是他们直接便将其抛弃了。

 那个时候五大已经成型,所以自然也没有人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随意的对某个道门出手,所以,他们就算是这么独立了出来。

 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不是独立,而是孤立。

 几十年的发展,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局面……给一些需要的人,炼制小鬼卖出去,其他的,他们真是什么都做不了。

 很多方面的事情,他们想要插手进去,可是对方一旦听到小鬼道之后,立刻就会对他们产生抗拒。

 他加入小鬼道的时候,这些事情已经流传了两代,于是他深刻的铭记下了这么一个教训,当即便发誓,以后一定要给鬼之一脉一个教训。

 谁知道,他还没找上人家,人家就找上了他。

 “也好,不就是五大吗?等着吧,我们小鬼道才是最适应当前世界发展的,你们不服?不服是不行的!”

 钱铮说到这里,转而开始打电话,如果可以看到上面的号码显示,便会清楚的看到,那上面标记清楚的两个字。

 泰国!

 ……

 “好了,待会儿你就把它送上灵车,到时候那个售票员会对它关照的,我们也只能做这么多了。”方莫低声对叶倾城开口。

 她忽然就对这个小鬼产生了巨大的兴趣,甚至想要养在家里,方莫肯定是不能同意的啊,可是……

 叶倾城开始耍小脾气了,没办法之下,他只能不断的安抚,同时保证,就算是小鬼下去了,也会有一个很不错的路,他用自己仙凡两脉的身份保证。

 叶倾城这才算是满意,也不再继续纠缠了,而是将小鬼递给了张贵:“还是你抱着它吧,我怕伤到了它。”

 本来前一句,让张贵脸色还挺好看的,毕竟这小鬼确实可爱,但是后一句话,他的脸色就变得怪异了。

 什么叫怕伤了它?难道我就不会了?

 要不要这么玩!

 张德世在一旁看着笑话,不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这样,他就觉得很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