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岸边青年


小说:夺舍诸天  作者:别叫我大人

 “王天,你若是真的喜欢,就别折腾人家了。”

 .穿着白色的小裙子,打扮的瓷娃娃一般的李莫愁坐在王天肩膀上幽幽的说道。她抱着双臂,目光微微不爽,一双小腿交叉的放在王天胸膛一边,来回摆动。

 “就是,那女子还是挺好的,外冷内热,一看就是检点的人。”

 郭襄坐在另外一边,手里拿着一个冰糖葫芦,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说道。同样小腿交叉,在王天左边胸膛晃悠着。

 一个肩膀一个小萝莉,王天走的很有节奏感。李莫愁和郭襄也不害怕摔下去,就那么坐着一路前行。

 “不急不急,等我搞清楚这是什么世界再说。”

 王天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脑海里却浮现出宁雨昔散发着仙气的身影,那女子简直美极了,不似人间,宛若天仙下凡,浑身带着一丝距离感。不过随着不断接触,王天却发现对方又多了一丝人情味,那距离感一点点消失不见。

 作为见多识广的老手,说是闻香识女人也不为过。王天自然能体会到对方的心态变化,但是他并不着急。对于王天来说,经历过那么多女人,唯一动心的女人也就丫头,莫愁和郭襄罢了。

 若是想要女人,他大可随便去找,到处都是。依靠他的手段,不说夜夜做新郎什么的,就是那些成熟美妇,也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是如今的王天不是随便的人,他可以玩,而且可以放肆的玩。但是真要接纳一个女人的话,那就不是一简简单单的事情了。必须打动他的心才行。只有如此,王天才会真心接纳对方。

 否则的话,就算是有了关系,也只是管鲍之交,随时都会抽身而去,好不留恋。

 对于宁雨昔,王天很是惊艳,也有些心动。不过更多的是享受被对方追逐的那个过程,他希望这个过程一直延续下去,直到两人情难自禁,水到渠成的那一刻。

 身为枕边人,李莫愁怎么会体会不到王天的心思。看上去王天逍遥自在,美女如云,过的令人羡慕。但是李莫愁狠清楚王天心中有一种距离感,那种距离感,就算是自己和郭襄,都不能拉进。

 那是一种执念,是王天追求长生的信念。

 为了这份执念,他能忍耐数百年的时光去修炼,由此可见一斑。

 李莫愁并不怀疑王天爱自己和郭襄,但是心中更是清楚,对方最爱的是他自己。

 这是一个自私的男人,但是偏偏,二人却爱上了这么一个混蛋,不可自拔。

 默默对视一眼,目光复杂的摇了摇头,李莫愁和郭襄不再说这件事情,而是转移了话题。

 “现在去哪里?”

 “就是,难道跟以前一样到处跑?王天,我可不想跑了,找个地方安稳下来,等我们慢慢长大好了。”

 “这么着急长大,是不是想跟我洞房啊?”

 “你……”

 郭襄气的脸色一白,咬着红唇瞪着王天,忍不住小手抓着王天的头发一阵蹂躏,气呼呼的一声冷哼扭过头去:“整天没有正行。”

 王天翻着白眼:“食色性也,孔夫子说过的话那就是圣言。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想?”

 这话说得……

 李莫愁和郭襄脸色尴尬的对视一眼,再也不吭声。

 身体虽然小,但是心态却是过来人。每天跟王天呆在一起,偶尔幻想一下还是有的。

 但是到底是女子,即使几百岁的年纪,见多识广,还是受不了王天的无耻。

 两女不吭声,王天自然也无趣的很,哼着小曲默默往前走着,寻找着让自己满意的地方,打算安定下来。

 两年搬了几十次家,王天不知道这一次,自己能呆多久。不过这画画江山,与前世虽然像是,却又大有不同。风土人情,略有差异。就这么走走看看,就当是游玩,也是很舒坦的。

 秋风和蔼,树影窈窕,宽广的玄武湖宛若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今日的玄武湖格外热闹。无数才子佳人走出家门,称作花船航行于湖面之上,吟诗作对,论古谈今,到处散发着浓浓的暧昧气息。

 在文风鼎盛的江南地区,哪怕是贩夫走卒,或者是乞丐流浪者,都能随口来几句诗词。这是教化之功,读书人的气息熏陶下,普通人也见识不凡起来。

 可是此时,却有一人满脸悲愤的冲着湖面吐了口吐沫,如此粗鲁的行径无意是破坏了这里暧昧的气息。好在,却也没人注意到,因此也没人感觉到恶心。

 这是一场盛会,才子展露自己的才华,长相,家室。佳人却偷偷观察,寻找着意中人,得意郎君。当然,最为耀眼的那个自然是所有佳人爱慕的对象,也是所有才子妒忌的对象。

 当然,最为杰出的才子自然也是喜欢最为出色的佳人的。随着玄武湖上欢声不断,议论纷纷,迎着无数人的目光一个男子与一个女子浮现在面前。

 岸边那人一会摇头,一会叹息,随即又是冷笑连连,接着满脸鄙夷的看着湖面之上的无数花船。偏偏他穿着粗布麻衣,露出脚趾头的鞋子,与湖面之上的佳人才子形成了鲜明无比的对比。

 “师傅你快看,那位公子好像很有才华的样子。”

 “咦,还是有人慧眼识珠,知道老子有才华的嘛。”岸边青年听到声音诧异的扭头看去,心中却升起一丝得意。

 目光一扫却看到一艘小船悠悠而过,沿着岸边缓慢行驶上。小船很小,与湖面上雕栏玉栋,繁华无比的划船更是没法比,看上去有些寒酸。

 船头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年公子,斜靠在靠背之上,一只腿弯曲起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压在膝盖上正看得认真。他的身边一个古灵精怪的半大孩子正指着岸边好奇的说道。

 注意到白衣公子的样貌,青年微微惊艳:“好英俊的书生,比前世那些小鲜肉可精致多了,若是换上女装……”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按耐住心中的燥热,一阵汗颜。

 就在此时,却见那白衣公子看着书本,头也不回的说道:“凡俗之人,庸庸碌碌,面对比自己强的人,总是会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掩饰内心的自卑,阿飞,不必理会。”

 “哦,原来如此。”

 少年阿飞闻言,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即扭头瞪眼,看着岸边青年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