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亚伦的坦白


小说:血源纪元  作者:落尘北风

 这是亚伦他在一开始的时候,面对的状况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不过这样的状况,也算是在预料之中。

 应对着眼前的问题,又应该再去进行的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理解,是最好的面对状况的判断。

 女仆,她在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对于问题的理解和面对的事情,所存在的自己对于事情的应对,好像这是一个需要,值得被人所考虑的事情。

 亚伦他因此也就是在面对的问题,似乎陷入到了自己对于事情的沉思。

 答案,也就变得没有了被人们所解释的必要。

 绝对不能够操之过急的,就面对事情,随便的去做出草率的对于问题的理解,这不是聪明的选择。

 而且更重要的是眼前所看到的状况,这里面会有着让人觉得可能会是意想不到的状况的改变。

 这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变成一个让人觉得是什么样的情况的变化,又应该如何去应对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去进行,这次给何总对于问题的理解会是比较合适的行为。

 事情最终可能通通都是需要,值得被人们去更加清楚的理解,才可能会得出让人满意的结果。

 对方就像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对的问题到底在担心着什么。

 也同样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对的问题,心中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对于问题的考虑。

 所以亚伦,他知道自己不能草率的就去面对的问题,得出一个不应该的结论。

 那又应该再去有自己怎样对于问题的理解,会是最好的,面对的状况的一种从容的选择。

 那么又应该在接下来再去面对着事情的时候,再去进行着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认识,会是比较明智的,对于事情的处理的手段呢?

 这是摆在亚伦他眼前,所面对的需要正确的认识,以及需要值得自己所处理的事情。

 状况,并不需要再去有的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问题不合适的草率的怀疑。

 再去有了太多对于问题的不合适的准备,这些也就统统变成了一个让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的行动。

 自然情况,那从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不需要被人们再去有着其他别的,让人感觉到是不合适的,对于问题的理解的。

 亚伦他张了张嘴,然后面对着女仆的时候,似乎像是表现出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态度,最终脆又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用的什么样的行为,才是最好的,对于眼前的事情,能够做出来自己对于问题比较合适的解释。

 理解发生在自己眼前的状况,可能会有着怎样的事情的改变和自己应该再去如何去从容的面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去做好自己轻松的对于问题的理解。

 女仆,面对着亚伦,他在此刻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对于事情的反应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继续做出自己任何的对于问题不合适的追问。

 她低着头,就那样沉默地站立在原地。

 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的太多的草率的准备,这已经变得不再需要太多号需要被人们所考虑的事情。

 现在一切那看起来沉重的压力,因此也就统统被交到了亚伦的身上。

 自然,也就没有那些更多能够被人们所理解的想法和准备。

 亚伦,他被迫就在此刻,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然后去做出自己应该做出来的对于问题的解释。

 又应该再去进行的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准备会是最好的面对的事情,应该有的想法呢?

 好像这本身就是从一开始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再去进行着何种对于问题的不合适的思考,以及面对的状况,完全不应该有着的草率的判断。

 所以情况自然,因此也就会在这样的状况下,那也就变得完全没有了任何其他别的需要,值得被人们所质疑的事情。

 事情并不需要再去有着任何其他别的,让人们在面对着问题。去做出太多让人感觉到是不合适的,对于问题的错误的怀疑其考虑的。

 甚至结果还有可能会在一定的程度上要比人们所想象当中,最终所得出来的东西会更简单。

 因此,就是在存在着这种对于问题的一种非常简单,而且清楚的对于问题的理解之下。

 又应该,再去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的时候,再有自己对于问题的考虑,或是合适的对于事情的准备呢。

 亚伦他不知道。

 就像是一开始的时候,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事情一样,他根本对此就是完全一无所知的态度。

 这样的行动和面对的状况所拥有的思考,再去进行的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的理解和草率的考虑。

 其实通通都变得,不再需要再去有责任和其他别的,让人感觉到是不合适的,对于问题的理解。

 那么又应该在有的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认识会是最好的,让人能够在面对着问题,不在有着其他别的。对于状况的不合适的准备。

 状况并没有那些其他太多,让人感觉倒是不合适的,对于问题的理解也并没有其他别的太多,让人感觉到是不应该有着的对于问题的草率的考虑。

 于是,在此刻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的事情的时候,亚伦他像是在自己的心中,对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的事情已经想明白了,结果大概可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无论是这个女仆给自己施加的那些,仿佛像是莫须有的压力,又或者说是自己心中对于问题存在着自己何种对于状况的一些不应该有的思考。

 有可能,这些是需要值得被人们所谨慎的面对,并且最终得出一个准确认识问题的一种清楚的处理,但又真的有必要去做出那种对于事情的解决的手段吗?

 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可能会在面对的事情的时候,最终落入到这种,那对于自己来说是非常尴尬的,前后进退两难的尴尬窘境当中。

 所以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亚伦他认识到了发生在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了。

 “你说的相当在理,甚至要比我想象当中可能,更需要值得我思考。”

 亚伦,他对于这件事情如此的说道。

 但是情况,不能仅仅就这样像是在表面上所看到的事情一样,随随便便的去得出一个草率的结论。

 因此,这样的状况,也就变得不再需要再去有的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更多令人感觉到是不合适的,对于状况的草率的认知和怀疑。

 “那就太好了,既然阁下您都认清楚了这一切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我想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女仆,她好像是对此仿佛感觉到了非常欣慰一样,面对的状况如此的说。

 或许就这样,去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事情,也就变得不再需要有人任何其他别的态度需要被人们所关心的事情了吧。

 又应该再去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东西,再去有着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理解,那会是最好的,让人在面对问题,不会去有其他别的,自己面对的状况的草率的理解。

 这可能,需要进行的一些其他别的特别值得被人们所关心,以及认识的必要。

 因此情况也就不再需要进行那些让人感觉到是不合适的行为了。

 于是最终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就是在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这样的一个事情的时候。

 亚伦他整理了自己对于呈现在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状况所拥有的,那仿佛像是最简单的,对于问题的一种清楚的理解,然后他摇了摇头。

 “就这样接受状况,你觉得还需要有着什么其他别的更多的需要被准备的事情吗?”

 亚伦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对着眼前的状况,有些事情仍然还是需要进行一番谨慎的对于问题的考虑。

 所以他并没有就这样草率的对于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随便去得出一个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不合适的准备。

 而是在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件事情的时候,随后又继续追问着对方。

 这算得上是亚伦,他在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的时候,最终所拥有的那个仿佛像是对于问题,像是最保险的行动。

 或许,这就是在眼前所看到的事情。

 或许情况,可能要比想象当中所遇到的事情要更加的简单。

 但是这未必会是让人感觉到没有办法去得出结论,或者会处理的行动。

 只要认清楚,这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所以情况也就变得不再需要再去有着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不合适的怀疑,或者说思考。

 女仆她在面对着亚伦,他在此刻对于这件事情进行着表达和对于话语进行的阐述的时候。

 从始至终都像是非常认真的保持着自己对于事情的聆听的样子。

 好像真的就是在,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个状况,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所遇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这种面对的状况,那从始至终表现出来的非常谦逊的对于事情的微笑。

 这一切其实从最初的时候通通也就只不过是他在履行着自己作为女仆的本分而已。

 亚伦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眼前所面对的状况,对于自己来说,那真正的问题和敌人究竟是在哪里。

 这个进行着了自己女仆本分的女人,没有需要太多好值得被自己再去或者其他别的自己对于状况的更多考虑的想法。

 又应该再去面对着呈现在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情,再去进行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理解那是最好的面对的状况,不再会有着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的思考,或者说判断的。

 这在亚伦他的心中,其实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状况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一种差不多的对于问题的想法。

 这早就已经变得不在需要有了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不合适的草率的怀疑,或者说准备。

 所以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的更多的想法,那也就变得不再需要太多好值得被人们所清楚地理解,或者说认识的东西了。

 “我明白你的担心,不过这件事情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处理好。”

 再去进行着自己什么样的对于问题的准备,会是最好的,面对的状况,应该有这个想法。

 或者说就应该再去面对着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东西,再去进行了自己何种对于问题是比较明智的,对于状况的判断。

 亚伦他就是在此刻面对的状况,好像对于事情通通都已经不想再去有任何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的更多的考虑。

 在说完了这样的一番话之后,然后他就扭过了头。

 好像这一切,本身就像是最初呈现在表面上所看到的情况,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别的好值得被人们所判断以及理解的事情。

 那又应该再去有其他别的,自己何种对于问题的理解,可能会是更加从容的面对的事情,应该有着的准备。

 无论在这个时候,对于亚伦来讲,还是对于这个女仆来讲,事情或许都没有办法,可能会随便地得出一种让人感觉到是从容的,对于问题的解释。

 自然,这样的情况也就像是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变得完全没有太多好值得被人们所需要进行过分的怀疑,或者说理解了。

 对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亚伦从始至终面对的事情,那都像是保持着一种对于事情相当淡定而且从容的姿态。

 这样应对的问题,所拥有的想法,似乎本身并不需要再去有着其他别的自己对于问题不合适的准备。

 然而女仆,她也就是在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事情的时候。

 却又似乎像是对于问题有着一番自己怎样的对于问题的认知一样。

 她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也没有在面对着问题的时候再去做出自己任何的对于问题的解释。

 亚伦摇了摇头,最终继续走在这条漫长的走廊里,向着更深处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