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小说:我的练气士生活  作者:阳光谷

 这个时候,姚瑞终于将整件事搞清楚了。看来这些阵营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们这是准备干什么,强bī)着这些杂役加入组织,然后将自己隔离开来?让自己在太玄宗混不下去?

 姚瑞笑着看着眼前的戴沐白,笑道:“你好像没有什么事吧!”

 “哦!我是没什么事。他们的那些人没敢找我的麻烦。”戴沐白庆幸的说道。

 “因为你后面有人?”姚瑞看着戴沐白说道。

 “咳!”戴沐白终于收起了嬉笑的面孔,看着眼前的姚瑞。对于坐在自己面前的姚瑞,戴沐白多少有几分敬意的,从昨天竟然能够一脚踢死张大力,一掌击飞孙文就可以看出眼前的姚瑞绝对有着不俗的实力,再加上他的背后有着沈洁,与他的姑姑齐名的太玄宗一代女侠,这样的背景可谓很强悍。所以戴沐白并没轻视姚瑞,就是昨天小天机营四位长老出面来请姚瑞这件事,就已经惹起很多人的注意。姚瑞现在的知名度估计早就传到太玄宗的外门弟子当中,至于内门,估计还达不到这样的深度。

 “是啊!那些所谓阵营杂役真是可恨的紧。”小舞在一旁起哄道。

 “你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姚瑞开口问道。

 “帮助那些没有参加任何阵营的杂役学员。”吴昊四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走出姚瑞的洞府,相隔数百步则连接着另外的洞府,就这样一个连接着一个。随着姚瑞等人的出来,周围的洞府也陆陆续续的从自己的洞府之中走出,见到姚瑞就向姚瑞一揖,然后跟着姚瑞五人后走着。对于今天早上的事他们也听说了,但是由于他们居住在姚瑞的周围,所以并没有被扰到,可能就是粘着姚瑞的光吧。对于姚瑞昨晚的事,他们也听说了,虽说不是亲眼所见,但是被好事之人绘声绘色的诉说一通,对于当时的景也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对于姚瑞的强悍也基本能够体会得到。

 向着人谷的广场急行十几分钟,姚瑞五人才放缓了脚步,而他们后此时已经跟随着一群杂役弟子,每个人带着兴奋、激动的心跟随着姚瑞而来。抬头望着广场中间的地段,果然是瞧得大堆的人拥挤在此处,谩骂的喧哗声音不绝于耳。

 微微挥手,姚瑞带着一群人行近人群,一些围在此处的杂役瞧得姚瑞一群人,有几个昨天认识姚瑞的不由得满脸大喜,刚欢呼,却是被姚瑞的手势打断了,当下急忙闭嘴。

 与这些面孔熟悉的杂役弟子,姚瑞拱拱手,打了个招呼,姚瑞便带人挤进了人群,硬生生的挤出一条路出来。

 此时围着这一群无组织的杂役学员的是一群口佩戴者黄色徽章,绣紫色罗兰标志的团体。在这群人后面还有这一大群看闹的杂役,这些人口都佩戴者徽章,只是他们并不是一个小团体,而是零散的几个个体而已。他们聚集在这里只是看看闹而已,显然看到这些无组织的杂役吃瘪是他们很乐意见到的事。对于这样的事在太玄宗上发生的次数已经很常见了。

 “你们这群杂役,别他娘的废话了!每人五颗灵豆,赶紧上交。这是规矩!难道你们能够将五颗灵豆上交给小天机营以及青竹营的人,就不用交给我们紫色罗兰部落的人?我们紫色罗兰的成员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们今天必须将你们上剩余的灵豆全部交出来,至于欠下的灵豆,下个月月初,立刻还来。破财免灾,难道你们都不懂么?”一名年龄约莫二十五左右的青年,笑眯眯的对着对面脸色铁青的铁头等人,道:“每人五颗灵豆,保你们在外峰安安稳稳,这笔买卖可是很划算的哦。”【~奇文学..~*最快更新】

 “钱夏,你娘的放。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规矩,还不是你们这些阵营昨天集中了一下,碰了个头,然后纷纷来对我们这些没有阵营的杂役弟子进行围剿的嘛!目的不就是bī)迫我们这一群人加入其他的阵营。哼!难道我们这一群杂役自己修炼不行,一点自由也不给我们,非bī)得我们每个人都……”铁头忽然咆哮着,对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明显熟悉。

 此时,对于这一群紫色罗兰部落,姚瑞已经基本了解。原本是太玄宗比较下乘的组织,只是最近几年,在这个紫色罗兰的组织当中出现了几个比较厉害的狠色,亲传弟子罗峰,一个如同影子一般存在的人物,曾经尽然去刺杀汉武皇朝的一位大将军,竟然在营房藏匿了十天十夜,摸清楚了兵士换岗的时间段,硬是很干净利落的将这个威震周边小国的汉武骠骑将军给击杀了,当时的罗峰只是一名境界的人。后隐姓埋名,进入太玄宗,但是他当时的年纪已经过了二十岁,对于那些有资质的学员显然是没法比的。他想加入什么阵营更是无稽之谈。当时的他也是处处被这些阵营,太子党的人欺负,所以他就不断的修炼,在他花费数十年的功夫,终于爬到了内门弟子的地位的时候,开始大势的招揽会员,建立属于他罗峰的组织,只是当时他只是无名的内门弟子。建立的紫色罗兰并不是很强大。

 但是一切的改变还是在上一次的亲传弟子的大比当中,这个罗峰竟然一路杀上去,在亲传大比之中,竟然闯进了百强。那个时候,罗峰这个人已经引起了奕剑门的高层重视,奕剑老祖许下,只要罗峰能够闯进五十强,便可以破格成为他的亲传弟子。但是没有想到罗峰一直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实实力,他的隐杀功夫可是一流,在最后的大比当中,罗峰不仅杀进了前五十强,甚至杀进了前十强,前三强。甚至比奕剑门当时的亲传弟子当中的大师兄,奕剑老祖的侄儿奕宇还要强上一头,奕宇当时只是杀进十强,便终止了。最后这个罗峰虽说止步三强,但是谁都说他是整个太玄宗之内,年轻一辈弟子当中,实力排在第二。原因很简单,击败罗峰的就是先在的天机营的门主詹台罗云。詹台罗云到最后也取得了第一的成绩,而第二名则是青竹营的帮主枭青竹。这件事发生在十几年前,当时就有人议论这个罗峰和枭青竹到底谁更强一些。

 随着罗峰的出名,罗峰建立的紫色罗兰部落也随之水涨船高,一路飙升,现在已经排在太玄宗的弟子阵营的第三大,在他之上的也就是枭青竹的青竹营,詹台罗云的天机营。反正这三个阵营互相不服,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规模的争斗。原因很简单,詹台罗云的实力和天赋百年难得一见,其真正的实力无人能知。就是当年和詹台罗云交过手的罗峰和枭青竹二人也都没有搞清楚詹台罗云的真实实力。

 随着这几十年的发展,在有着新人不断涌进的太玄宗,也有着几个新人出现在大家的眼球,如月洞的沈洁、小洞的戴明秋等,但是这些新人的涌出,并没有威胁到这三人的地位。这三人常年不在太玄宗呆着,他们会出去寻找新的刺激,新的挑战。

 “铁头,知道你小子是个刺头,但是今天我们紫色罗兰小队来到这里,并不是针对你的。我们这些大的部落也是要生活下去的,我们不能光为你们提供保护而不收取回报,那是会将我们的部落整个的拖垮的。”钱夏一遍手指指着,一遍辩解道。

 “放!我们这群无组织的杂役什么时候需要你们来保护了,你们只要不欺负我们,我就烧高香了,还指望你们保护我们?开什么玩笑!要是你们能够保护我们,去将小天机营抢走我们的灵豆抢夺回来!”铁头冷哼了一声,怒声道:“可你们今,前前后后,来这里的势力已经不下三拨,我们还有个的“灵豆”给你们啊。”

 “嘿嘿,你们没有这么多的灵豆。但是你们可以自己选择加入阵营组织,这样就不再需要收取你们的灵豆保护费。我们也不好得罪那些阵营,强行收取他们阵营的保护费!你铁头、戴沐白、轻舞想要加入我们紫色罗兰部落,还可以带三名实力低的进入,我们门派才没有那些超过二十岁没进入九段就不能入的臭规矩,我们这里只要你实力强悍,就可以加入。”钱夏看着眼前的铁头等人,笑着说道。

 “我们不会再给你们一颗灵豆了!这是我们的底线!别把我们激怒了!”铁头脸色铁青的怒骂道,其后,众多无组织的杂役都满脸怒容,这些有组织的人三番五次的来剥削,也是将他们彻底给激怒了。

 “嘿,好,很好...果然是群硬骨头。”闻言,钱夏等人不由的冷笑了一声,测测的道:“小子们,你们别忘记了,虽说门派有着规矩,那就是不能无缘无故的击杀别人,可“切磋”之间总是会有皮之痛吧。”

 “今天你们若真是不缴纳灵豆的话,那我也不敢肯定你们走出这里后,会不会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哦。年轻人,可不要意气用事啊。”

 “你……”瞧得钱夏一脸的笑,无组织成员心中顿时冒起火花,眼中都能喷出火来。

 “呵呵!紫色罗兰,很美的名字!但是你们紫色罗兰的成员都干了些什么事呢?真是让人寒心!人谷之内的无组织的成员,不会再向你们任何的组织缴纳半颗灵豆。”淡淡的冷笑声,忽然从铁头等人的后传出。

 “谁?”

 脸色急速沉下来,钱夏的目光冷的在人群中扫过,拳头微微的握紧又放松,冷声道:“你们人谷的无组织的杂役弟子真是嚣张的无边了,特别是有戴慕白、吴昊、轻舞、铁头几人,真是让人费心。既然我们紫色罗兰部落小队收编不了你们,你们也不愿意缴纳灵豆,这让我们这些人很难交差。这样吧,我们就给你们几个一个教训,让你们知道没有组织没有背景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

 “哈哈哈,也好,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紫色罗兰小队是如何欺负人的。看看你们紫色罗兰小队是如何让我们明白的。”笑声再度响起,无组织的杂役弟子分出一条道出来,一个人影从中间走了出来。

 “是姚瑞师兄!”

 瞧着此人的出现,周围不了解况的杂役弟子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经过昨晚姚瑞将小天机营的两大长老秒杀之后,他的名声已经在杂役弟子当中非常响了,至少在这人谷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姚瑞?他就是那击杀张大力,击飞孙文的姚瑞?”听的周围的欢呼声,那围在大道之外看闹的一些帮派组织也不由得惊诧的出声,目光带着几分奇异的盯着那一黑袍的青年。此时的姚瑞刚刚进入太玄宗,一切的东西都没有去领,包括太玄宗外峰杂役弟子需要穿着的灰衣长袍。

 “你就是姚瑞?”见到周围忽然绪高涨的无组织的杂役弟子,钱夏为首的拦路的紫色罗兰小队的成员也是有些变化的,显然,对于姚瑞的名头,他们还是颇为忌惮的,毕竟,那孙文、张大力两人是人谷之中最为强悍的两个人,那孙文更是击杀过三个九段武圣巅峰的强者,被誉为聚气境界之下第一人之称,既然被人如此称呼,那自然便是代表着他卓绝的实力,而连这位强人,都是败在了姚瑞手中,因此,外峰的杂役弟子,还是对姚瑞有几分忌惮的。

 姚瑞淡淡的瞥着那名脸色变幻不定的青年,双臂抱在前,笑道:“我就是姚瑞,这位师兄不知道有何指教?”

 “你打算做出头鸟?虽然你打败了孙文,但也得知道,这太玄宗外峰之中,比孙文强的人,那可不少!有些不愿在人前显示实力的,并不一定比不过那孙文,那孙文只不过是小天机营的成员吹嘘出来的水货,并无真材实料!”在大庭广众下,钱夏也是不愿丢了面子地退下,当下只得硬着脖子冷哼道。

 “我们新生并无展现什么嚣张的意思。“猎捕赛”中,也仅仅只是因为一些老生所作所为过于过分,我们心中明白,初来乍到,收敛锐气,是新人最好的融入方式,所以我们也不例外,该按规矩缴纳的“纳贡费”,我们会缴,但是,其他的那些苛刻规矩,我姚瑞再次说明,绝对不会有半点搭理,若是要用强,我们在场四十六名新生,就只能全力奉陪了!”姚瑞目光微冷,环视四周,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