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整军


小说:汉冠  作者:雨落未敢愁

 这憨厚汉子走过来,有些谦卑的看着王生,说道:“将军,俺可以开始了吗?”

 王生轻轻点头。

 “自然可以。”

 “好!”

 憨厚汉子冲到滚木面前,向下一抱,人腿粗细的滚木便被他扛在肩上。

 以这个滚木的重量,只要不是那种老弱病残,一般都是能扛住的。

 尤其这个扛滚木的憨厚汉子还十分壮硕。

 在外人看来,这壮汉扛这个滚木的样子并不如何困难。

 在一边,底下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起来了。

 扛一根木头不过百米,就有十金?

 这世上有这样的好事?

 他们根本不信。

 是故当这个憨厚汉子将滚木立在王生前的时候,他们都在想着此事如何收场。

 面前这个人,会舍得十金巨款?

 “来人。”

 立木于前,王生丝毫没有废话的意思。

 “拿十金过来。”

 “诺。”

 刘勇当即从后面红盘中拿出十金,但这十金对于那红盘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小数目而已。

 不少人眼睛都红起来了。

 “这金可是真的?”

 那憨厚汉子拿在手上掂量两下,再咬了一口,金块便出现了一个牙印。

 “是真的。”

 这憨厚汉子此话一出,场下皆是寂静,接着便是喧闹。

 不少人见有这好处,连忙站起来。

 “我们也能扛木头。”

 能不能扛木头,在此时可不重要。

 现在要想扛木头便能获得十金,却是太晚了。

 机会只有一个。

 而这个憨厚汉子胆子大,抓住了这个机会,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安静。”

 王生吼了一声,后的刘勇跟着吼了起来,那些部曲百夫长伍长也跟着吼起来。

 所谓之新官上任三把火。

 只有萝卜,没有大棒,可训不住这些大头兵。

 “这汉子扛了木头,我便给了他十金,后你们杀敌提头来见,本侯也会不惜赏赐的,恐怕诸位还不知道我是何许人也。如今便与你们好好说道说道。”

 “我王生,乃是大晋开国侯,广元侯,这便是我的名声,便是赵王,便是成都王,在朝堂上也会给我一些面子,你们要知道,后,你们便是我广元侯的兵,那便谁也不敢克扣你们的钱粮,私扣你们的军功,在本侯军中,只要你们奋勇杀敌,军功,会有的,钱粮会有的,后你们若是想做将军,亦是可以。”

 二话不说,大饼先画下。

 王生的大饼画下之后,场下士卒果然议论纷纷起来。

 方才王生城下立木,在他们心中确实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否则现在王生的haul,他们是一点都不信的。

 他们被骗了太久了。

 像他们这样的州郡兵,说是兵,不如说是奴隶而已。

 在未入世家私兵之前,他们是州郡太守的工具,平时奋勇杀敌,做炮灰,但是这个军功,却是不会落在他们这些出都没有的丘八上。

 寒素之所以能够出名,能够摸上政治的边缘线。

 是因为他们识字,能够融入大圈子里面。

 但是他们这些大头兵,可是大字不识一个的。

 前面寒门出的代表,石苞虽然能从军旅中出来,也是因为他有文化啊!

 大饼画下来,有人相信,但还有许多人在徘徊。

 “我知诸位心中存疑,对本侯这番话,有些疑问,但本侯告诉你们,此次西征,便要漂漂亮亮的赢下来,诸位恐怕都是想在战场上活下来的罢,大声告诉我,你们想要躺着出来还是走着出来?”

 王生此话一毕,场下的人当即怒吼道:“走着出来!”

 躺着出来,证明你已经死了。

 而走着出来,证明你走出来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一个死人。

 “既然是要走着出来,便知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你们其中,有新兵,有老兵,有的人有家室,有的人还是孑然一,无牵无挂,但谁人没有封妻荫子的想法?毕竟出是老天爷给的,但是机遇却是靠自己争取的。”

 王生的这句话,就是弱化版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以王生现在的份,当然是不好说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

 毕竟他又不是要造反。

 场下士卒听着,眼睛便更亮了。

 “现在,我便与你们说说条军规,这些军规必须得遵守,否则,便会按照规矩处罚,便是校尉,便是将军,便是伍长,便是官长,亦是如此,将兵同视。”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

 其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其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犯者斩之。

 其四: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犯者斩之。

 其五:扬声笑语,蔑视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犯者斩之。

 其六:所用兵器,弓弩绝弦,箭无羽镞,剑戟不利,旗帜凋弊,此谓欺军,犯者斩之。

 其七:谣言诡语,捏造鬼神,假托梦寐,大肆邪说,蛊惑军士,此谓军,犯者斩之。

 其八: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

 其九:所到之地,凌虐其民,如有bī)**女,此谓军,犯者斩之。

 其十:窃人财物,以为己利,夺人首级,以为己功,此谓盗军,犯者斩之。

 其十一:军民聚众议事,私进帐下,探听军机,此谓探军,犯者斩之。

 其十二:或闻所谋,及闻号令,漏泄于外,使敌人知之,此谓背军,犯者斩之。

 其十三: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犯者斩之。

 其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

 其十五:托伤作病,以避征伐,捏伤假死,因而逃避,此谓诈军,犯者斩之。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

 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古代的军法是适用这个时代的,王生要用后面的军法,约束这个时代的士兵,那是不切实际的。

 更何况,对这些人的要求,他们若是能遵守这些军法,便是正规军了。

 虽然不如张泓的中军,但也不会是炮灰与正规军一般的差距了。、

 纪律,只要好了,实力就能上升一个档次。

 军法一出,骤然一静。

 想到面前这位年轻将军可以让那憨子扛一根木头便能得到十金,这些规则,说不定他也会遵从。

 不少人都老实起来了。

 “另外,有一个消息与你们说,你们是本侯的兵,后每三都会有一顿食,这是本侯从私房钱里面掏出来的,若如此这般,你们还犯错,不仅要处罚,更是取消这些食。”

 民以食为天。

 这些士卒也是人,是人就想要吃的东西。

 平时他们一年都不知道能不能吃一顿食。

 现在三天就能吃一顿,顿时让他们眼睛闪出了饿狼般的目光。

 甚至王生还能听到咽口水和吸溜口水的声音。

 “今,便给你们吃。”

 王生此话一出,顿时便可以听到里面的欢呼声了。

 见这些人躁动不已,便是还不到饭点,王生也吩咐伙夫准备食。

 这些食,可也是费了王生不少的资财。

 毕竟食,价值可是不菲的。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物资贫乏。

 若非是勋贵人家,那些人要想吃,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乘这些人吃饭的时间,王生将陆机陆云戴渊王弥等人召集过来。

 “我与征虏将军商议好了,在函谷关,我们停留的时间是三,三后,即刻开拨,在这三内,你们要熟悉你们手下的士卒,若是到了战场上,你们犯了军规,本侯也是照杀不误的。”

 面前的人,一个个都是人才。

 但是...

 只要这些人犯了军法,王生心中便是再不愿意,也只有军法处置。

 这是他定的规矩,便要执行。

 若是连他都不遵守这游戏规则,那还会有谁会遵守?

 “我等知晓了。”

 陆机陆云等人连忙点头,他们看着王生的表语气,不似作伪。

 自然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这三万人,若是可以的话,王生一定要牢牢掌握在手上的,像是陆机陆云之后肯定不会在军中的。

 毕竟在陆机陆云看来,军旅之事,本来就是自降份,他们之所以愿意跟着王生来西征,看重的,是军功。

 之后会留下来的,王弥,戴渊,张宾,车斜。

 其实说实话,张宾王生是想把他留在边的。

 但是想着,车斜一人恐怕无法应对一部的人。

 他可没有王弥戴渊的才能。

 如果说王弥戴渊是武将里面的***的话,那车斜恐怕连sr都算不上。

 但如果加上一个***的谋臣,那自然是可以应付后面的事了。

 就在王生在此地商议事的时候,军阵之中,却是起了一阵乱。

 这些乱马上吸引了王生的注意力。

 他在此时一直给的萝卜,没有给大棒。

 更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势头,这样下去,这支军队他自然是建立不了威严的。

 再者说,没有鲜血铺垫,王生所说的军规,也只是空话。

 干巴巴的一张纸而已。

 现在。

 机会来了!

 王生便知道这群乌合之众会给自己机会的,没想到机会给得这么快。

 一边,张宾眼睛发亮,连忙提醒王生道:“君侯,时机到了。”

 王生自然是知道时机到了。

 他缓缓走向喧闹之地。

 后位端着碗筷的士卒果断让出位置来。

 他倒是看到十多个人厮打在一起。

 这人...

 还多的。

 “此处发生了何事?不过是吃顿食,便出了这样的事?”

 王生此话一出,周遭的士卒顿时紧张起来了。

 这顿食,说实在的,他们这些年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一顿。

 若是没了。

 别的不说,他们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当即,便有士卒将此处发生的况与王生道来。

 让王生啼笑皆非的是,此事的导火索,居然是一个吃得快的壮汉,凭借着自己姿壮硕,便想着从那个弱者手上抢吃。

 哪知道那个瘦弱士卒也非是善类,边也有些认识的人。

 于是这因为一块而引起的争斗便发生了。

 这也是只交叉换了三次的缺点。

 只换三次,还是换得不够彻底的。

 一块...

 十多条命。

 王生眼睛也坚定起来了。

 他的心当然是做的。

 人命在他眼中也是人命。

 你相应的,作为主帅,最忌讳的便是优柔寡断。

 这样的主帅不仅不会对自己的士卒有所帮助,反而是会害了他们。

 是故王生脸上露出严肃之色。

 “方才我与尔等所言之军规,你们可有听在耳中?”

 王生这种大人物到了,这些人自然是分开了。

 那瘦弱士卒抢先一步对王生诉苦道:“将军,这家伙要抢我碗里的,所以我才和他起了冲突的。”

 那个壮硕汉子脸上却也是委屈之色。

 “启禀将军,俺不过是抢他一块吃,他便要打俺,俺不得已才还手的。”

 这两个人。

 还在争执这些。

 殊不知,他们的命,早就不在他们手上了。

 王生已经决定了他们的生死了。

 “军规其五:扬声笑语,蔑视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犯者斩之。其八: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其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

 严肃的念了几声军规之后,王生直接对后的刘勇说道:“这些人犯了军规,理应军法处置,设高台,今斩之,全军观摩。”

 王生此言一出,不管是那些壮硕汉子,还是那瘦弱士卒,此时一脸震惊。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因为一块,他们的命就丢在这里了。

 甚至他们还以为王生只是吓他们,这十几个人都跪在王生面前,头砰砰砰的磕下去。

 “将军,我等知错,知错了,还请将军给我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些人...

 看起来是真的怕死。

 但王生知道不能在此刻心软。

 “军法如山,便是本侯,也不能妄自改动。”

 此话一出,便断了其中最后的一丝丝的可能。

 知道自己要死了,这些还没有多少纪律的士卒当然不愿意束手就擒。

 但被围在人群中,他们又能如何做?

 只得是一个个被绑住手脚,搬到临时做好的高台上。

 而刽子手已经准备就绪了。

 “诸位将士,军规非是一张纸,一句话,若是你们触犯了军法,本侯也绝对不姑息,自即起,每一伍士卒,都得备有一份军规,之后本侯会抽查,若是谁背不出军规的,便罚他不能吃。”

 说完这句话,王生轻轻挥手。

 而刽子手的刀缓缓举起来,再落下去。

 十几个好大人头滚落在地。

 现在,这些士卒是真真切切感受到王生军规的威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