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又见天火!


小说:轮回之仙帝归来  作者:橘猫爱吃鱼

 ……

 “天火?!”刚才替眼前的少女探查体内伤势的时候,林荒在少女的经脉之中发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与他炼化的‘赤月魔焰’几乎如出一辙!林荒仔细想了一阵,突然惊呼道。

 林荒的脸色大变,之前听他的亲生父亲说过,只有上界才有可能诞生‘天火’,下界最多只能诞生出‘地火’,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女并非灵武大陆之人,她来自上界!

 林荒的脑海之中瞬间闪过无数疑问:她是什么人?她在上界是什么身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她是否知道上界动荡的始末?

 林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既然她也是上界之人,说不定知道一点他的身世,如今林荒只知道他的亲生父母的名字,日后如何去找他们却是雾水,所以他必须救过眼前这个少女,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不能放弃!

 林荒将昏迷不醒的少女拦腰抱起,然后冲进了庭院之内的另一间屋子,缓缓地将少女放在床上,直接卸下她身上穿的紫裙的丝带,将裙身往上一撩,撩到胸部以下的位置,露出了白皙平坦的小腹。

 “这位姑娘,情非得已,得罪了!”林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将右手缓缓地贴上了少女的小腹,飞速运转体内的‘天炎神力’,试图将侵入少女体内的天火吸出来。

 少女体内的天火名为‘九幽魔焰’,在三十六种天火之中排名第十位,乃是‘万魔天’六大魔君之一——九幽魔君的本命之火,而九幽魔君正是臣服于那个神秘人的三位魔君之一!

 因为林荒的‘天炎神力’融合过‘赤月魔焰’,所以他的‘天炎神力’就蕴含了‘赤月魔焰’的气息,天火之间本就可以互相吞噬,壮大己身,所以当林荒的‘天炎神力’涌入少女体内之后,少女体内的紫黑色火焰仿佛变成了闻道血腥味的鲨鱼,疯狂地顺着林荒的右臂涌入林荒的气海之中。

 短短不到十息的功夫,少女体内的紫黑色火焰已然彻底消失,而林荒体内的气海之中却是热闹非凡,如今气海之中的灵力一半赤红一半紫黑,二者互相交融、互相侵蚀,一时之间竟是难分高下!

 虽然那只是‘九幽魔焰’的一丝本源火种,威力还不到‘九幽魔焰’本体的百分之一,但它毕竟是排名第十位的天火,威力远远超过了当初的‘赤月魔焰’,但林荒倒是不怎么担心,这‘九幽魔焰’虽强,但毕竟是无源之水,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他相信体内的‘天炎神力’必然能够将之炼化!

 不知不觉间,三天过去了。

 “呼。”林荒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他耗费三天时间终于炼化了‘九幽魔焰’的那一丝本源火种,他不仅借此机会突破了元灵境六重,而且体内‘天炎神力’的威力也变得更加强大!

 他刚刚睁开双眼,就发现床上躺着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一股冰冷的杀意弥漫整个屋子,看林荒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冰凉的尸体。

 场面着实有着尴尬,三天之前少女的裙带被林荒解开,而且这段时间林荒的右手还一直放在少女的小腹上面,而且脸上还是‘一脸满足’的神色,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最尴尬的是,那个少女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林荒连忙把右手拿开,替她把裙身拉了下来,并迅速帮她把裙带系好,一波操作行云流水,床上那名杀气腾腾的少女都看愣住了。

 “额,那个,其实我可以解释的,嗯……”林荒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主要是眼前的少女实在是太美了,哪怕是杀气腾腾地盯着林荒,他还是觉得赏心悦目,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向来冷静的他,此时就真的像个二百五一样。

 “去死!”少女气得咬牙切齿,她可是堂堂‘万魔天’的小公主,万万没想到竟会被一个下界的卑贱蝼蚁碰到了身子,黑色瞳孔瞬间变成了血色,她的眉心处同时出现了一道古老的纹路,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笼罩了整座西风城!西风城的所有人都如临深渊,仿佛末日来临!

 就在这时,林荒体内的血脉仿佛受到了挑衅一般,立马爆发出了一股同样恐怖的气息,与少女释放出的恐怖气息相碰撞,林荒的身形顿时倒飞而出,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落到庭院外的地面上就晕了过去。

 躺在床上的少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也是帝族之人,而且血统之高,丝毫不逊色于她!似乎是引发了体内的伤势,少女也立马晕了过去。

 这两股恐怖的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间便彻底消失,西风城内的诸多高手一头雾水,都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荒又醒了过来,口中咳嗽不止,心中暗道:“那丫头究竟是什么人?看上去跟我年纪相仿,但她的实力却如此恐怖!”

 “外面那位公子,能否进来说话?”屋子里的少女突然说道,她的修为远胜于林荒,所以比他要醒的早很多,只不过现在她的体内没有一丝灵力,跟没有修炼过的凡人毫无区别,目前也没办法动弹,刚刚听到了林荒的咳嗽声,这才知道他已经醒了。

 “之前多有冒犯,情非得已,还请姑娘见谅。”林荒拱手说道,“而且在下救过姑娘一命,算是恩怨两清!”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他已经知道这个少女的实力深不可测,恐怕连西风城的城主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现在林荒的心里面很慌,生怕那个少女找他算账,然后林荒却不知道,床上的少女体内的伤势太重,如今并没有杀他的力气。

 “之前的事情算是揭过,你先进来,本公主要问你一些问题!”屋子里的少女淡淡地说道。

 林荒闻言,眼中掠过一抹犹豫,常言道‘女人心,海底针’,他也不确定那个少女会不会突然对他下黑手,微微摇了摇头,心中喃喃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里可是林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样一想,林荒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