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交换


小说:公诉人  作者:克雷芒

 陈智恩的消息马上就回了过来,“晚安,有空聊。”其实我并不困只是没什么心情去聊天。回到病房后刷个牙我就在沙发上睡觉了。第二天醒来八点半,等医院早饭送来后给她端到桌子上,看着她吃完把药递给她,我喝了一杯咖啡什么都没吃,外面天气很不错下午要化疗就和她去公园散步,刚到公园九点半陈宇芝电话就来了,看到她电话我就知道肯定有事,我把声音按掉没有接,继续跟在丁俐欣旁边走着,她一连打来三个,“你接吧,说不定很要紧的事。”她停下来看着我。

 “喂,宇芝,你好,什么事?”跟着丁俐欣坐在小河边的长凳上,

 “杨律师,这么早不好意思,你来次公司吧,施总找你。”

 “你知道什么事吗?我其实下午有点事。”

 “诶,我不知道,施总的口气挺生气的不过,你还是赶来一次吧。”我不知道回答什么,看着丁俐欣,“去吧,你妈会陪着我的,放心。”我愧疚的摸了摸她的背,

 “那好,我马上过来。”我站起身看着她准备回医院,

 “我想在坐一会,你先去吧,我等会自己回医院。”

 “不行,那我等你回去再去。”她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说了,我等会自己回去。”她声音提高了不少,也显得不耐烦,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站着看着她,“我只是想再坐一会,你先去忙吧,真的没事。”

 “那我给我妈电话让她来公园找你。”

 “你烦死了,我说了我自己会走。”她转过头看着我,不知怎么的就一下子生气了,

 “你别生气,那我走了,你到医院给我发条消息总可以吧。”她转过身看着河点了点头,我走出几十米后回头看了下她,一个人坐在那低着头,如果前面她让我留下来我可以不去的,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医院走去。

 车我开得很快,快点到谈完就能快点回来,到了施氏集团停好车才发现我没工作证,打了电话给陈宇芝让她下来接我,大厅里等到了陈宇芝和她一起坐电梯去了施总办公室,陈宇芝敲门带我进去后便离开了,

 “坐,家铭。”施亦城走过来带我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最近忙吗?”

 “施总,您喊我来是...?”

 “没什么事,很久没见了。”敲门声响了,“进来。”进来的是陈宇芝端了四杯茶进来,她将四杯茶放在茶几上后就又出去了,“听说最近你一直在医院照顾女朋友?”

 “恩,是的,她生病了。”说完我才发现不对,他是这么知道的,上次我并没有告诉他,

 “那你最近住在医院辛苦了,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国内几个专家我们都能问问看。”

 “施总,不用麻烦了,您喊我来是?”他拆开桌子上的雪茄,拿出一根线剪开它,用S.T.DUPONT独有‘叮’声的火机烧着雪茄,“来一根?”我摇了摇手,

 “谢谢施总,不用了。”

 “那你抽烟。”他把茶几下的烟丢在了我面前,把那个火机也递给了我,“你喜欢这个火机?”

 “没有,就是挺精致的。”

 “这只是都彭SEVENSEAS系列,喜欢你就拿去吧。”

 “不,不,这太贵重了。”我把烟拆开拿出一支点上,坐直看了他一眼,靠在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对着我笑,“施总,您有事直说吧就。”

 “家铭,最近你是不是帮一个人立遗嘱了?”我手中的烟的烟灰已经很长了,不知道为什么不敢去掸掉烟灰,他喝了一口茶,又抽了一口雪茄站起来往窗边走去,

 “恩,是的,在医院认识的客户要立遗嘱我就帮他见证了。”

 “哈哈,天意,家铭,把遗嘱拿给我,其它的你不用管了。”他走到茶几前看着我,眼睛里写满着兴奋与欲望,他看我没说话在我身边坐下了,“我知道这违背了你做律师的原则是吗?我理解你家铭,天下没有免费的交易,我懂。”

 “施总,这不是...钱的事,我帮他立了遗嘱如果现在给你那不就是让我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吗。”

 “那你开个价吧。”

 “施总,你这有点为难我了。”我不太敢看他,低头把烟按在烟缸里,

 “我想你有点误会了,你觉得我和你在商量是不是?”他刚说完又传来了敲门声,进门的是陈宇芝,

 “施总,他们到了。”施亦城往门外走去,进来两个老人,

 “福伯,凌伯,好久不见,你们身体怎么样?”是他们...帮忙见证遗嘱的人,

 “亦城啊,你让我们很为难啊。”,“是啊,我们跟了你爸几十年,老了老了让我们做这种事。”两个人估计也是再推辞这件事,

 “福伯,凌伯,你们看着我长大的,公司是我爸和我妈打拼起来的,现在要平均分成三份,是你们你们怎么想?”

 “但这是枫哥的遗嘱啊,我们怎么和他交代。”福伯说完拿起茶喝了一口,

 “是啊,而且香港的母女不分也就算了,三太太和他儿子怎么办,不给他们不要闹得满城风雨。”凌伯点起了一根烟,

 “福伯凌伯,你们放心,老三我会安排好的,最多给他们三成不变,只是香港母女那份是属于我妈的,几十年没回来过一回来就分三成,没得商量。”施亦城说完拍了下桌子,一口气喝完了茶杯里的茶,“你们只要把遗嘱交出来,我不会亏待你们的。”他走去办公桌拿了两张支票走过来,放在了他们的面前,“你们如果愿意拿出遗嘱就拿支票,如果不愿意就走人我也不求你们了。”我坐在沙发上没敢看支票上的金额,也不知道两个老头会怎么想我,万一他们去告诉施裕枫我该怎么办,两个老头对视了一下就站了起来,

 “亦城,不是伯伯不帮你,实在是为难啊,我不想为了钱以后晚上做噩梦。”,“走吧,枫哥的遗嘱不能给。”两位说完就往门口走去,这时门又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