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两神相遇与安洁莉尔的谋划


小说:六翼真神的次元之旅  作者:蓝魄之瞳

 艾莉卡招来的言灵,呼唤出刺骨的寒冷。

 各各他之丘,与神之子殒命之地一样的空气、一样的寒气,现在正充斥在艾莉卡周围,光是沐浴到这股寒气,普通人就会心脏麻痹。

 那么神或者是类似的神圣存在,当然也会有极为不悦的感觉。

 结果山羊的视线转到了下界,往艾莉卡所在地慢慢降落。

 好像挑拨成功了,艾莉卡一边笑着,一边跳到了隔壁的屋顶上。

 她开始观察山羊。

 非常聪明的眼神,本来山羊就是非常聪明的动物,虽然外表看上去愚钝的羊,其实非常机警聪明,所以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遇到卡利亚里的野猪时,在和对方这么靠近前,风之神就显现了。

 虽然在远处看到了黑野猪和龙卷风战斗的景,但是无法接近侦察,但是现在,她完全看不出那只山羊有神兽般的知。

 大概只有动物的智慧,估计只有这点程度而已。

 试试看好了。

 “狮王之心,赐予你神之子与圣灵之恸哭,成为朗基努斯之枪!”

 对剑施加变形之魔术,将其变成一柄长枪。

 上面拥有绝望的言灵,这样狮王之心就拥有与刺杀神之子的圣枪相同魔力,就连神都能给予伤害、使其流血,一把具有魔的武器诞生了。

 “圣多玛斯,将您的殉死也分给其他的人!”

 伴随新的言灵,艾莉卡将长枪丢了出去。

 赐予了必中必杀的诅咒长枪投掷,即使是神也难以逃脱,比神还要下位的存在神兽或者圣兽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

 长枪在山羊的下腹部画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嘎啊啊啊啊!!!!”巨兽的惨叫响彻云霄。

 艾莉卡用魔术将狮王之心呼唤回来,然后她确定了,从不顺从之神所诞生出的神兽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光她的力量就足够了!

 不过对手没有弱到什么都没有准备的自己,就能轻易战胜的程度。

 艾莉卡在一旁冷静分析敌人的战力,山羊正在高声咆哮。

 从天上不断有闪电落下。

 当然目标是使神兽受伤的自大家伙,在被雷电给烧成黑炭之前,艾莉卡凭感觉开始飞奔。

 轰!

 闪光、雷鸣。

 两秒前她所站的地方,被强烈的雷击打中。

 受到的冲击与风让肌肤颤抖,差不多是该撤退的时候了。

 即使这样持续战斗下去,也只能维持现状,决定撤退的艾莉卡再一次开始跳跃,移动到旁边的楼顶上,然后一次又一次重复跳跃。

 如果待着不动的话,马上就会被山羊降下的闪电烧成灰烬。

 艾莉卡往上空瞥了一眼。

 在空中跑动的不,在空中漂动的巨大山羊。

 至今出现的神兽们,都被谜之龙卷风打倒了,但是这次的山羊会怎么样呢跟它敌对的神明会显现吗

 一边思考这件事,艾莉卡一边计算逃跑的路径。

 直接跳下去,混在混乱的人群之中逃跑是最安全的方法,但这是会带来惨事的逃跑路径。

 艾莉卡哼了一声,马上把这个方案舍弃了。

 高傲的骑士,怎么可能会选这种卑鄙的退却方式,当然是坚决否定。

 那么,自己所选的路只有一条。

 往在卡利亚里抬头就能看到的险峻山脉方向前进。

 朝着那个方向,艾莉卡继续跳跃,这样的话,至少能将山羊从街道上引开,让人们有避难的时间,她如此判断。

 ………………

 艾莉卡不断地跳跃,山羊则时在她后紧追不舍,一道又一道金色的闪电向着艾莉卡劈去。

 每一道闪电中都蕴藏着足以击杀数大骑士的咒力,如果被攻击到,别说是艾莉卡,就算是她的叔叔,有着圣骑士之称的保罗,都难以正面接下一道。

 不过艾莉卡的法也同样优秀,总是在毫厘之间躲过袭击而来的闪电。

 在生死的边缘不断徘徊的艾莉卡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让她的精神时刻处于亢奋之中,她的目的已经快要实现了,通过不断地吸引山羊的仇恨,这只不从之神兽已经被引到了郊区的丛林里。

 在这个地方,无论进行怎样的战斗,对于平民的损伤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嗯,整个萨丁岛都沉没的那种不算。

 就如同艾莉卡之前猜测的那样,她将山羊引到丛林之后,击杀野猪的龙卷风随后而至,将山羊整个包裹住。

 不同于巨大的野猪,体型相对较小的山羊被吞噬的更加迅速。

 等到山羊消失不见后,一位少年出现在了艾莉卡面前。

 长到肩膀的黑发、细长脸蛋的美少年。

 他的眼睛就像是能够看到未来一样,仿佛弥勒佛菩萨的佛像般露出了古朴的微笑。

 卡利亚里,还有在多尔加利,与艾莉卡相遇过两次的少年。

 “吾先警告汝,汝只是一般人的体,不要干预吾辈之间的战争。那里的魔女也是一样。虽然略懂魔之术,依然远远不及吾辈的力量,人与神之道是永远无法相交的。”少年说道。

 跟之前看过的少年,有着某种决定的不同点。

 瘦小,而且也不是很高,却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存在感。

 跟弥勒佛菩萨相似的精致脸孔。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他是个不可理解的非人存在。

 这张不是人类的脸,只是根据人脸仿造,所以是件比人类还要美丽的艺术品。

 对啊,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注意。

 从纤细的体放出来的力感,寄宿在美貌中的神祗气息。

 虽然姿完全不像,但是他有与梅尔卡托相同的气氛。

 他是神。

 一个不顺从之神,现在正站在自己的眼前。

 “能不能将您之御名告诉我等小辈,不败的东方之神。”突然艾莉卡弯下膝盖,恭敬地垂下了头。

 俯视她的少年更正,是少年神。露出很明显的苦笑。

 “没有这个必要,这么快就猜到了吾的本尊,真是聪明的姑娘!”

 然后他眯细眼睛,高兴地将视线投向森林深处。

 “梅尔卡托王啊,竟然躲藏在这种地方……还施加了结界,非常警戒吾的样子。呵呵呵,很好,那家伙应该受伤了,不过我也一样有受伤,稍微让彼此的体休息一下,恢复比较快的那一方有利。”

 “果然,是您使梅尔卡托神受伤的”艾莉卡恭敬地询问。

 表虽然还很僵硬,但是比起刚才遇到梅尔卡托的时候,要来得冷静多了。

 这是第二次遇到真神了,她以上一次的经验为粮食确实地成长着。

 “对,结果是两败俱伤。吾也受了重伤,失去大半的神力。看吧,在这个岛上到处撒野的野兽,那就是吾神力的显现,从吾飞散出去的神力得到生命,变成了神兽。但是除了一匹以外,已经全部都被打倒了,都回到吾体内,呵呵,跟汝相遇的那次,就是回收到一半,已经感到厌倦的吾,想去玩一会儿的时候。”

 “让他苏醒”艾莉卡皱起眉头。

 “是的,吾可是以斗争与胜利为本质的不顺从之神,只要吾想要敌手,想要能跟吾战斗的敌人时,就会有适合的对手出现。这次来到这座岛,也是这块土地和至今为止最强的敌人有缘的关系。”

 吾、追寻着败北。少年神一边微笑,一边喃喃自语。

 “就是这样,吾只要来到有着强大敌人沉睡的岛屿,就会念道请赐吾一败、请给予吾强敌、请给吾真正的战斗!因此,这次不得不跟梅尔卡托王相斗,不,应该说太好了。”

 这个少年就是所有事件的元凶。

 “请恕小人直言。您所属光之阵营,是正义与民众的守护神。做出这种暴行,我觉得不妥,请回到正道之上。”

 艾莉卡诉说的话犹如高官对王的谏言。

 但是少年依然与摆出那种朝霞般的微笑,他摇了摇头。

 “可惜的是,吾无法这么做。忘了吗,吾现在是悖道之,吾以前的确为光明和正义的守护者但是现在的吾,可是悖道的斗争之神。”

 少年眯起眼睛。

 “不久之前的吾,为神的质全都失去了,所以不顺从之神的气息非常稀薄,与吾本来的存在不同,但是,大半的神力都已经取回来的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吾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吾,现在的吾是不顺从之斗神确实跟以前不一样。”

 比以前还要伟大,比以前还要强壮,比以前还要神圣,非人类完全就是不同的人。而且对自己做了许多越矩行为,还是有自觉的。

 这就是不顺从之神,违抗人类所编织的神话之神。

 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曙光。

 一边沐浴光线,强风的化变成少年的姿。

 黑发的少年神轻轻降落在地面上,是与光的神格有很深因缘的它所说的黎明时刻。

 在它眼前的事物,是包围古老遗迹的绿色森林。

 深绿森林的树木沐浴着阳光,放出了玫瑰色的光芒。

 属于善之阵营、以光明之神为主体,所以它的神力能在沐浴晨晓之光时,发挥到极限,现在的状态下,要打破这个森林的结界也是办得到的。

 其实梅尔卡托也是掌管太阳的神格,但是它职管的事物实在太多了。

 所以反而在太阳出现的时候,无法提升自己的神力,所以少年大概准备利用这个差距。

 干脆一点,直接等到那个神王完全恢复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正当它有这个想法时,却立即放弃了这个做法,因为这样对对方太不敬了。

 将各种的胜利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它,与伟大的古代神王交战而取胜的话,对它自己来说,也会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此刻就先抱着敬意,利用一下空隙对付敌人吧。

 嘴角微微上扬,以少年的姿朝着森林里走去。

 虽然它拥有十种化的力量,但是现在的姿态才是最正常的。

 不仅是个人类,还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的姿态。为了导正这个乱世秩序的时候,受主之命,讨伐不顺从之敌神时,他喜欢用少年的外表。

 等到少年神的远去,艾莉卡发现自己的边多了两个人那是安洁莉尔和玛修。

 两个人都形狼狈,喘着粗气,仿佛进行了一场相当激烈的逃命之旅,事实↑也就是如此,哪怕空间转移都无法躲避梅尔卡托的神具击退的追踪,如果不是韦勒斯拉纳的到来,估计击退还会继续攻击下去吧。

 “安,玛修,你们怎么了?”看到两人的狼狈,艾莉卡立刻问道。

 “没什么,就是算计了梅尔卡托一把,结果被追杀了。”安洁莉尔整理了一下仪表后回答道,玛修则只是点点头。

 “算计梅尔卡托神?!”艾莉卡吓了一大跳。

 “嗯,毕竟这场神战要是梅尔卡托赢了会很麻烦的,所以就在恢复的地方做了点手脚。”安洁莉尔简单说了一下过程,不过【国土炼成】被省略过去了,只是说用炼金术抽取了大地精气,毕竟贤者之石可是忌。

 “抽取大地精气……”艾莉卡皱起了眉头,“这么说……安!难道你在策划神战?!”

 “嗯。”面对艾莉卡的震惊,安洁莉尔很淡然的承认了,“与其此趁着两柱神都恢复,不如让他们以不完全状态再战一场,这样解决起来就轻松多了。”

 “可是这样会有很多人被波及的。”

 “总比岛屿直接沉没好的多。”安洁莉尔耸耸肩,“对了,那个少年回去了吧?”

 “将魔导书还给那个魔女后就离开了,不过因为天气的缘故大概还没有坐上飞机吧?”

 艾莉卡知道安洁莉尔指的是草护堂,不过心思全在如何组织神战影响上的她显然没有详细回答的心。

 “先不说这个,安,玛修,你们能够挡下神战的影响吗?”

 “你在说笑吗吗?”安洁莉尔白了艾莉卡一眼,“就算现在梅尔卡托伤势未愈,韦勒斯拉纳还差白马,虽然比起全胜差了不少,但是也相当于两个主神级的不从之神,凭我和玛修根本挡不下来。”

 “可恶!”艾莉卡暗骂一声,但是她并没有怪罪安洁莉尔,她能意识到这是能够采取的最佳方案,对方不顾安全算计神王的勇气和胆量也让她叹服。

 至于通知弑神者,算了吧,如果东尼大木过来了,萨丁岛绝对不保,同理雅典娜过来也一样。

 现在的话,如果两神同归于尽最好,哪怕其中一个幸存,以她们的能力也足够解决一个垂死的不从了。

 “所以说,现在只能等了,虽然还有一个保险,但是随机太大,暂时不做考虑,一旦事不可为,我和玛修会尽力保下萨丁岛的。”

 “嗯!”玛修跟着用力点头。

 “唉”艾莉卡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她还是再次拿出了【狮王之心】,“安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作为骑士我可没有心干等着!”

 说着,艾莉卡脚下魔力汇聚,很快消失在了丛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