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怀念(求收藏)


小说:奋斗在沙俄  作者:马口铁

 切尔内绍夫有点想当然了,缅什科夫的境况远没有帕斯科维奇估计得那么好,老太监有点麻烦缠身诸事不顺的挫败感。

 首先是梅萨科夫那事儿还在持续发酵。落入了康斯坦丁大公手中的死胖子和他的小伙伴,一没有李骁那么深厚的背景,二也没有那么坚韧的意志。很快就在第三部爪牙的威逼利诱下“老实”交代了一切问题——包括走私、贪污、行贿、舞弊。

 为了少挨打,为了吃顿曾经不屑一顾的猪食,死胖子梅萨科夫是要他说什么就说什么,绝不含糊!摇尾乞怜的可怜样实在是让人鄙夷。

 “这些还远远不够!”

 康斯坦丁大公不甚满意,将梅萨科夫签名按手印的供词丢在了一边,倒不是说他认为梅萨科夫是无辜的,虽然供词在某些细节上进行了适当的“修饰”,但总体而言那些坏事某个死胖子都干了。那货绝不值得同情。

 让康斯坦丁大公不满意的是,这些罪状离缅什科夫还比较远,能直接牵连到缅什科夫的也就是受贿这点小事。这个在俄国官场根本就似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尼古拉一世也有所耳闻,虽然偶尔地开展一下清查行动,但更多的时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像缅什科夫这样的忠诚老臣子,这点儿私节上的小瑕疵顶多也就是挨顿骂的事儿,伤不了筋骨。虽然康斯坦丁大公也接受了一次无法击倒缅什科夫的现实,但他还是想尽量扩大战果,让老东西更惨一点。

 他又一次拿起了那份供词,更仔细地查看起来,看看有什么项目可以大做文章,良久他忽然问道:“这个舞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细节?”

 康斯坦丁大公在第三部的心腹赶紧回答道:“阁下,因为这是小事,我们认为不足以……”

 康斯坦丁大公不耐地打断道:“别管事情大小,告诉我细节!”

 此人不敢违抗,赶紧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原来,一年多以前梅萨科夫还在担任海军部后勤处一个小科长的时候,接到了来自于缅什科夫的直接指示。

 老太监要求梅萨科夫对一批专门采购的煤炭做手脚,将优质的无烟煤替换成最次的劣等煤矸石,然后供应给激烈号蒸汽船。致使激烈号后来输掉了一场海军内部的竞赛。

 这个第三部的宪兵完全没有注意到康斯坦丁大公的脸色变化,当煤矸石和激烈号这几个字眼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这位大公的脸色先是发青紧接着又发红,然后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

 康斯坦丁大公狠狠地捶了办公桌一下,将桌上的墨水瓶都震倒了,黑色的墨水四处横流,将桌面和地上珍贵的波斯地毯弄得一塌糊涂。

 但对这些康斯坦丁大公却视而不见,愤怒的他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咆哮着咒骂缅什科夫:

 “你这个没卵子的老王八,你这个生儿子没**的狗东西,竟敢阴我!”

 “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康斯坦丁大公当然生气,因为那场比赛他记忆犹新,激烈号是波罗的海舰队中少有的蒸汽船,船龄也比较年轻,是他特意选出来同缅什科夫钟爱的帆船进行长航竞赛的舰只。

 那一次,康斯坦丁大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他父亲关注这场比赛,准备用这场比赛的胜利当敲门砖。只要让尼古拉一世看到了蒸汽船的优势,那么他就有把握说服固执的皇帝更多的建造蒸汽船。

 但那场让康斯坦丁大公寄予厚望的比赛却输得很没面子,从始至终激烈号就像个跛脚的劣马或者醉酒的莽汉,跌跌撞撞的冲出喀琅施塔得没多久就因为锅炉故障抛锚,很耻辱的输掉了比赛。

 而正是这场失败让尼古拉一世更不看好蒸汽船只,任凭康斯坦丁大公怎么做工作都无法挽回皇帝对其的厌恶。

 其实当时康斯坦丁大公自己也对激烈号和蒸汽船失望透顶,觉得他们是狗肉上不得席面,如果不是已经投入了巨资无人接盘,他自己都会甩手而去不再支持蒸汽船。

 可今天,当西洋镜被拆穿,当他获知了激烈号失利原因的部分秘密时,他才发现自己中了缅什科夫的算计。这个死太监竟然敢阴他,竟然无耻的在燃料上做文章,将优质无烟煤换成了几乎没法烧的煤矸石,太无耻太卑鄙了。

 一想到当时被尼古拉一世教训以及群臣鄙视的委屈,康斯坦丁大公就怒不可遏,这笔账必须要跟缅什科夫算个明白。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梅萨科夫的口供,严肃地命令道:

 “继续审问那个混蛋,激烈号比赛失利的一切细节都要问清楚,除了在煤炭上搞鬼,问问他们还有没有做别的手脚没有!”

 狗腿子有些不明所以,主子不是要搞缅什科夫么?怎么突然关注激烈号比赛这种芝麻绿豆小事了?现在重点应该关注走私、受贿和贪污这些大问题才对吧?区区一个内部比赛作弊能值什么?

 当然,狗腿子是不敢质疑主子的,哪怕他心头再多疑惑再多不屑也不敢当面表露,他像这个时代所有俄国忠诚干吏一样毫无疑问地接过了任务,斗志昂扬地去干活了。

 “这也是个废物!”

 望着狗腿子离去的背影,康斯坦丁大公叹了口气,他已经发现他老子的御下之道多有问题了。在他老子的掌控下,全俄国的官吏大部分都如这个狗腿子一样,只知道盲目服从,只知道溜须拍马,毫无头脑毫无建设性。

 这样的人习惯于被呼来喝去,习惯于不动脑子做事。对主子的帮助无限的小,指望他们查漏补缺或者给出合理的建议几乎是白日做梦。

 就比如激烈号的事情,和贪污腐败什么比起来确实显得小,但是政治神经敏锐的人就能意识到,这个事件比贪污腐败的杀伤力大得多。

 如果能挖掘出更多内幕,将一举扭转康斯坦丁大公在支持蒸汽船一事上的被动,盘活他的钢铁厂、锅炉厂,还能让缅什科夫的公信力在尼古拉一世那里大大下降。

 而这些愚蠢的家伙竟然看不见,康斯坦丁大公都无语了。他开始怀念同李骁以及他的朋友打交道的情景了,不得不说跟聪明人交流哪怕互相看不顺眼也比同蠢货说话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