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道箓玄神,三清至高


小说:玉虚天尊  作者:无极书虫

 “陆压道兄?”

 就在任鸿打算走入经阁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喊。

 扭头一看,穿着一身玄色法袍的贾昱正一脸惊喜跑过来打招呼。

 仙灵暗中诧异,对任鸿传音:“咦?这家伙不是在南岳,怎么跑到北岳了?”

 因为他心虚,瞬间联想到昆仑山,担心这是昆仑派的眼线。

 任鸿面上不露声色,心里也对贾昱提防起来。

 可贾昱满脸热情:“前次南蛮多亏道兄出手相助,救我等几人返还虎啸关。”

 “举手之劳。”任鸿仍扮作沉默寡言的陆压道人,转身往经阁去。

 见状,贾昱忙问:“道兄要买道书——嗨,是我忘了。道兄当初去南蛮,就是为修行用的丹经。”

 后来玉音大王失踪,在贾昱想来陆压道人无法去玄都观兑换“东海散修”的灵宝丹书。这次来北岳,恐怕是为了继续寻找丹书。

 毕竟散修跟他们这些门派弟子不同,道书丹经是困扰他们修行的一大麻烦。

 “不,我在找黄符之术。”说到这,任鸿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疑似五雷派出身的弟子,似乎就精通于此道。

 “黄符之法?”贾昱先是一愣,差点脱口而出:这不是各派最常见浅显的手段吗?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暗忖:陆压道兄乃金丹道行,又是散人。想必在山中苦修多年未曾外出。所以养成这幅沉默寡言的模样。而黄符道术是这几百年新兴法门,所以道兄了解不多。

 想到这,感念当初救命之恩,贾昱笑容满面:“道兄要找黄符之术?我师门传承最擅此法,来来来,我帮道兄挑选适宜道书。这黄符之法涉及请神祭天之力,可不能怠慢。”

 任鸿本也有此意,便默许他跟着自己进入经阁。

 经阁内别有洞天,一朵朵祥云在空荡大厅徘徊。每一朵白云拘束着一部道书。

 贾昱略略一扫,就找到黄符一部的道书,引任鸿走过去:“道兄修持火鸦之术,要寻黄符道术图箓,最好挑选‘南正部’‘神火部’以及‘纯阳部’中的神圣道相。”

 闻言,任鸿好奇问:“黄符之术还有这些区别?”

 “黄符之术的本质就是我们每日朝拜大道,接引和自身相关的大道灵韵,以便利用。但你好好一位火鸦道修士,跑去祭祀海神水君,每天身上沾染水汽灵雾,岂非耽搁自己根本修行?”

 贾昱款款而谈,为任鸿讲述黄符之法的修行。

 黄图,顾名思义,需要黄纸朱砂书写符箓。而每一位真君道神都有自己的专属符印。不可能你准备几张符纸,就把漫天神圣之力统统借来。

 一般肯借力的,都是跟你有渊源的神圣。

 这就需要每日礼神祭祀了。

 祭祀某一尊神人,冥冥之中通过自己这一缕念头,跟道神产生某种关联,然后必要时引动道神之力降妖伏魔。

 任鸿和仙灵都是这方面新手,听贾昱讲述常识,露出恍然大悟之状。

 仙灵暗中传音叫道:“我明白了,昆仑十二峰各自的秘传道箓。还有昆仑弟子筑基后必须佩戴的道箓,原来都是干这一行用的!”

 在贾昱讲述中,每一位铭刻紫极神图的道神,都有自己的专属道箓。想要祭祀道神,就必须学会或者被授予道箓。

 贾昱:“道箓有公开和秘传之分。秘传道箓涉及各大门派根本,是那些道君们的本命道相,鲜少外传。除非道兄拜入某个门派。否则,无法祭祀各门派的祖师道神。”

 想了想,贾昱压低声音,偷偷对任鸿说:“北岳派固然是名门大派,但他们最高等的道相是北岳太恒帝君,且跟道友相性不和。如果道兄真要修持秘传道箓,最好去南岳道派、神火道,当然如果能去东华派是最好的。”

 “那公开道箓呢?”

 “公开道箓就是各派上真怜悯我等低阶修士修行不易,刻意开放的一部分道箓。但凡我玄门弟子皆可修持。”

 贾昱乃五雷派弟子,哪里担心自家没有道箓可用?他这么说,主要是照顾“陆压道人”这位散修罢了。

 “在开放类的道箓中,至高无上的三大道箓无疑就是三清道尊。”贾昱一脸憧憬:“这三位道尊是我玄门根本。据说五百年前定紫极神图,道箓体系时。三教圣人将玉清、上清、太清三枚道箓打入紫极神图,彻底和本方天地熔炼。此后但凡我玄门修士窥见真谛,便可从天地冥冥大道之间领悟三清道箓。”

 这时,负责看守经阁的使者插话进来:“虽然昆仑、玄都那些大派如此说,可五百年来见过谁参悟三清道箓?无非是各派弄出来的噱头。”

 “想想看,三清道箓是无上级,比四大神相道箓更高一等。连雷祖星主这些道箓都属秘传,更别提三清道尊。”

 听到这话,贾昱剑眉冷挑,讥讽道:“可惜,人家昆仑就是大方。如今北岳修持的五老君道箓,不也是人家无私传授吗?”

 “你……”

 那北岳派的执事顿时色变,但想了想,还是忍了这口气,没有在自家地盘闹出。

 任鸿将这收入眼底,心里琢磨:五岳道派传承五岳道箓,归入上阶三等。但贾昱说的五老君,应该是昆仑五方五老。在北岳这里,就是北方黑帝五灵玄老五炁天君?北岳道派着手修持北方黑帝不难理解。但贾昱话里话外,似乎对昆仑很推崇?

 这时,仙灵暗中提了一句:“五雷派尊崇雷祖为祖师。而雷祖当年由灵寿子阐道。”

 这一说,任鸿顿时明白。

 敢情五雷派跟昆仑还有些香火情分?

 想到这,他又想起昆仑山上的一幕,暗中跟仙灵交流:“我在山上,依稀听闻五雷派的天雷子要跟昆仑争夺雷祖道相?”

 “争夺雷祖道相谈不上,关键是对其阐述有些不同。”

 在昆仑派的解释中,玉清真王化身雷祖天尊,为天地雷霆之君。

 但是五雷派的解释是,雷祖至高无上,为天地阴阳枢纽所成。其玉清真王为主神,此外又有东极雷君、北斗雷君等四大化身。

 玉清真王配合四大雷祖化身,就是五雷派供奉的五路雷神祖师。

 一个是玉清真王在前,一个是雷祖天尊在前。

 这就是五雷派和昆仑派的分歧。以往昆仑派灵寿子在时,人家合天地雷霆大道,本身就是雷霆,是大道,无人能质疑他对雷霆大道的阐述。

 但灵寿子这一走,五雷派自然亮出来自己的这套理论。虽然仍推崇玉清真王,视作五雷化身之首。但主次地位已经发生变化。

 “昆仑派想要反击,单凭道君实力可不成。必须再有一人化身玉清真王,才能继续阐述自家的雷霆道论。”

 玄门紫极勘元大会的最明显特征,谁合道,谁阐述。谁专修,谁正确。

 比如北岳道派就拥有对北岳帝君的绝对阐述权。任何道派想要定义北岳帝君这尊道神,都必须经过北岳派同意。

 昆仑如今一个合道雷祖的人都没有,凭什么质疑人家五雷派对雷霆大道的阐述权。

 你说过去是你们定义的?

 难道你不知“道随世易”,如今天地法则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