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番外之宁宁(六)


小说:家养小首辅  作者:假面的盛宴

 顾家位于汤山的这处庄子虽然不大,但景致却极好。

 庄子中有一处天然的汤泉眼,每日吃着庄子里时鲜的洞子货,四处逛着赏一赏景,累了泡一泡汤泉,赛过活神仙。

 待了几日,宁宁竟然爱上这个地方,甚至存了也买一处庄子的心思。

 爹娘一辈子辛苦,爹为了朝廷鞠躬尽瘁,娘为了家里为了生意,多少年没出来散过心了。

 弄一个这样的地方,家里人闲暇来游玩,也是不错的。

 关键是离京城不远。

 宁宁让人去打听这事,才知道这地方庄子好建,泉眼难求。汤山珍贵的就是这汤泉眼,没有汤泉,荒山野岭这地方也没什么值得人逗留的。

 如今有泉眼的地方,都有了庄子。这地方的庄子大多都是些达官贵人家的,谁家也不差那点银子,自然没人往外卖。

 不过汤泉庄子上的庄头,倒是给宁宁说了个消息。

 就在这座庄子旁边不远有一处庄子,那地方从来不见有人来,大抵主人家早就遗忘了,说不定能说动对方卖掉。

 宁宁不禁动了心思,几次出门赏景,见那边确实安静无声,可就这么找上门,多少有些犹豫。

 “姑娘,您若真是喜欢,奴婢让赵大去问问就是。”知书说。

 赵大去了,却被对方拒了。

 对方说了,卖谁也不卖顾家。

 难道说,这家还跟顾家有仇不成?

 既然不卖顾家,这庄子也不是顾家买,若说是薛家,对方会不会卖?

 赵大又上了门,对方这次没有拒绝,只说要见一见买主。

 这庄子主人实在是太奇怪,可转念一想说不定是和薛家有渊源,宁宁便打算见一见又何妨。

 对方并未约她在庄子见面,而是位于两处庄子不远的一个石亭中。

 那地方宁宁去过,外面下雪用来赏雪最好不过。

 她如约而至,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好久不见。”

 宁宁讶异地看着对方,同时也有些恍然。

 两年不见,她变了很多很多,他却是一丝没变。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宁宁静静回想,总觉得自己当年对他生了情愫,大抵是因为他这副英俊的相貌。

 他是她见过,除了她爹和她两个哥哥,最英俊的男人。

 “好久不见,鲁王殿下。”

 鲁王深深地看着她,墨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

 云游两年,连父皇六十大寿他都未归,他也不知为何就是不想回来。这两年他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还出了趟海,看到了很多早年明明见过,却从没有上心过的景色,也弄明白很多事。

 这次回来,本打算在这里住上几天,便回京探望父皇,没想到有人竟上门想买他的庄子,还是她。

 “你过得可还好?”

 宁宁垂着眼帘,点了点头:“我很好,鲁王殿下。”

 鲁王看了一眼做妇人打扮的她,见她面色红润,眉宇舒畅,想必过得顺心如意。心中微涩之际,不免有些感叹:“你过得好就行。”

 “鲁王殿下可好?听说你外出云游,去年入宫见陛下,陛下还念叨了您几句。”

 “想必父皇没少骂本王不孝子。”

 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当初的当初,那时候嘉成帝还住在薛家,一大一小两人总会因为嘉成帝多了不少话可说。

 “陛下倒是没有,只是感叹怕您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归。”

 “本王过两日就回宫。”

 没了可说的话,场面便陷入一片寂静。

 外面又飘起雪花来,守在外面的知书和赵大,去了不远处的树下躲雪。

 尤其知书,心中格外复杂,没想到这庄子竟是鲁王殿下的,这是缘分?

 亭中,宁宁道:“不知庄子是殿下的,若是知晓定不会贸然开口,还望殿下不要怪罪唐突。如若没事,妾身这便告辞。”

 说着,她就打算走了。

 鲁王叫住她:“你若是想要,我送你。”

 宁宁讶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垂下眼帘:“无功不受禄,谢鲁王殿下美意,妾身告辞。”

 就在这时,一个满身是雪的影子突然冲了进来,直直向宁宁撞去。

 鲁王只来得及一把抓住宁宁,将她扯了开。

 宁宁惊魂未定,刚站稳,来人已经哭上了。

 竟然是邵妍。

 “表嫂,求求你救救我,从了表哥不是我本意,不过是情难自禁。可舅舅舅母竟然如此待我,伤了我娘不说,还想把我们送回山东。我知道山东肯定有不好的事情等着我,说不定回去了命就没了。表嫂,如今只有你能救我了。”

 来了。

 宁宁早有预料,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可真来的时候,还是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她正想说话,没想到有个人比她速度更快。

 “你说什么?!原来是你!”

 鲁王上去一脚踢翻邵妍,等对方的脸扬起来,才看清来人。

 “把话说清楚。”他冷喝道,眼神如刀。

 在鲁王的逼问下,邵妍磕磕绊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不过她自然只说对自己有利的,明明是暗中下药,被她说成了情难自禁,总而言之她和顾谦有了私情。

 事情发生后,顾谦非常懊恼,却又不敢跟爹娘以及宁宁说。

 而邵妍又一直逼着他,才会有那次顾谦说要带宁宁来汤山的事。

 其实他也是心存躲避的心思,可惜被邵妍发现,威逼他不准离开。而宁宁的主动出门,让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的顾谦正中下怀,他想趁着宁宁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之后他几次和邵妍协商都无果,而顾兰英又趁机闹到顾老夫人面前。

 事情自此暴露出来,可惜顾兰英忽略了顾衡对薛家的忌惮,竟宁愿拼着亲妹妹亲外甥女不要,也要处置了她们。

 两人眼见不可调停,只能佯装愿意被送走,途径汤山时,邵妍偷跑了,才会有之前那一幕。

 从始至终,宁宁便一直是面无表情,让鲁王猜不透她心中想什么。

 “你想怎么办?我帮你处置了她!”

 宁宁站了起来,福了福:“谢鲁王殿下援手,妾身就不久留了。”说着,她就低着头打算离开。

 鲁王一把拉住她:“难道你打算忍了?你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想些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向鲁王殿下禀报。”

 鲁王收紧下颚,道:“如果你不说,我会告诉你爹。”

 见此,宁宁才无奈道:“这件事我自会跟爹娘说,鲁王殿下就不要过多关心了。”

 宁宁很快就带着人走了,一同带走的还有邵妍。

 鲁王却看着她的背影,眼波翻滚不休。

 顾家那边收到邵妍偷跑的消息,结合就在附近的汤山,所以下午便有顾家的人来了。

 可惜落了空,因为宁宁这会儿已经回到了薛府。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招儿简直不敢置信,倒在薛庭儴的怀里哭了起来。

 “娘,你别哭,女儿没什么的。”

 “怎么可能没什么,怎么可能没什么!都是娘不好,当初就不该将你嫁去顾家。”这会儿招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带你娘下去冷静冷静。”薛庭儴深吸了口气,道。

 宁宁点点头,等父母离开了,脸上才染上一抹愧疚。

 薛庭儴很快就转回来了,问宁宁:“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和离。”

 他点点头:“那就和离吧。”

 直到他转身将要离去,宁宁才忐忑问道:“爹,你为何——”

 “为何什么?”

 薛庭儴转过身,望着女儿,目光深邃而又充满了智慧,似乎洞悉一切,又似乎波澜不惊。

 “好奇爹为什么不问你为何要和离?”

 宁宁迟疑了下,点点头。

 “你是我薛庭儴的女儿,不需要受委屈。”

 说完,薛庭儴就走了,留下宁宁泪雨滂沱。

 薛庭儴很快就拿回了和离书。

 诚如他所言,他的女儿不需要委屈,而这些曾经在宁宁以为中,大概会纠缠很久的事,很轻易就解决了。

 不知道薛庭儴是怎么安慰招儿的,等招儿再出现在宁宁面前,如同以往。似乎宁宁并没有和离,也没有经历那一切,还是如同当年还待字闺中的时候。

 可就是这样,宁宁才觉得愧疚。

 她越是不想去伤害家里人,可总是会弄巧成拙。

 快过年的时候,薛耀泰从外面回来了。

 与以往不同,他这次带了个姑娘回来。

 是个十分跳脱的姑娘,似乎还跟薛耀泰有仇,总是嚷着自己被他坑惨了,要报仇之类的。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姑娘和薛耀泰打赌打输了,把自己输给了他。

 薛耀泰自然知道了妹妹和离的事,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说以后带她出去散心。

 这个年,外放的薛耀弘还是没有回来,只是往家里递了信。

 他自然也知道了妹妹和离的事,可和二弟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妹妹安心待在家里,不要多想。

 冬去春来,又是新的一年。

 一日,薛庭儴休沐在家,叫来了女儿。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宁宁犹豫了下,道:“二哥说带我出去散心,我想出去看看。”

 “去哪儿?”

 “去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看一看外面的蓝天、白云、大海、高山……”

 “好。”

 薛庭儴答应地太坦然了,反而让宁宁觉得吃惊。

 她犹豫地看了薛庭儴一眼,“爹,为什么……”

 薛庭儴这才放下手里的狼毫笔,道:“从小到大,除了你大哥,爹从来没要求你们做什么。因为爹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该由自己掌握,而不是别人。同样,自己想做什么,只要想好了,能有勇气去承担,就去做。我,你大哥,你二哥,都各自有自己的担子,你是咱们家最小的孩子,虽然是个女孩,但都希望你能活得肆意、快活。”

 宁宁忍不住又哭了,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都是自己困了自己。

 ……

 等春天来时,宁宁就和二哥启程了。

 自然还有那个叫做冬儿的跳脱丫头。

 薛耀泰问她想去哪儿,宁宁想了想道:“我想先回一趟余庆村。”

 薛耀泰并没有问她为何想回余庆村,就带着她踏上了回山西的路。

 一路上山水迢迢,发生了很多趣事,宁宁也知道为何冬儿会那么说她二哥。

 她想,大抵二哥的好事也快了,只是二哥不说,她也就不说。不过她看得出这个叫冬儿的丫头还有些懵懂,就像她当年一样,而二哥的好事快慢,还得看冬儿什么时候能开窍。

 村间小道上,行着一辆马车。

 马车极为普通,唯独赶车的车夫十分俊秀,俊得不像是个车夫。

 车帘被掀了开来,从里面钻出个少年。

 为何说少年?因为她虽穿着男装,但因为个子小,看起来着实不大,又白皙俊秀。

 “二哥,快到了吗?”

 “快了,转过这道弯就是。”

 果然快到了。

 离得老远就看见远处那高耸笔直的旗杆,和迎风招展的旗子。

 只是随着这么多年过去,已不再是当年的两杆,而是变成了许多杆,但最为醒目的还是那伫立在最前方的两杆功名旗。

 “二哥,你还记得这旗子吗?”

 “当然记得。”

 “还是那么高,那么大,那么威风。”

 “你想回来就是看它的?”

 宁宁点了点头。

 阳光明媚,有些晃眼,她得半掩着眼,才能看清那处。

 当年,有个小女孩初次见到这旗子,也是这么半掩着眼,说出了同样的话。

 如今,她又来看它了。

 不知怎么,突然就泪如雨下。

 薛耀泰叹笑了一口:“没想到,你是兄妹几个最小的,心思却是最重的一个。”

 “我以后不会了。”

 ……

 在余庆村待了几日,宁宁几个再度启程。

 这趟是去江南。

 宁宁早就听说江南美景如画,想去看一看。

 他们去了南京,见到了十里秦淮河,又去了杭州,见到了风景如画的西湖,还去了苏州,见到了如诗如画的水乡。

 到处都留有他们的足迹,他们行走的并不匆忙,一面走一面看。

 可惜半途却多了个不速之客,这不速之客也不靠近,也不说话,但也不远离,就是这么不紧不慢地缀在后头。

 薛耀泰说要赶了他,宁宁却说不用在意。偶尔被跟急了,她也会去说两句驱赶的话,这人消失两天,之后又能远远地瞧见他。

 再后来薛耀泰就离开了,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一直陪着。

 幸亏薛家家大业大,护卫众多,择几个侍卫和丫头陪着,天下大可去得。再说了,还有那个不速之客。

 他十分有耐心,似乎就这么一直打算跟着。

 宁宁还去了浙江和广州,见识了一番真正的大海,她虽出生在沿海,但却没有真正见识过大海是什么模样。

 直到她坐了船,去了大海的深处,才见识到大海是何等的雄伟壮丽。

 她去了定海城,见识了比小时候更为壮观的盛景,还去了一趟琼州,去了红岛。据说当年她就是在这里一点点在娘肚里长大的。

 “红姨说,你当年很是风流,红帮里多少人羡慕莫堂主相好的众多。”

 “我娘是青楼出身,后又流落至海盗窝,我养父走后,差点没被人辱了,其实我娘当年之所以会死,也是不想拖累我……”

 孤儿寡母,一个八岁的孩子,是护不住一个貌美的女人的。

 宁宁听完沉默了会儿,才不想说自己有同情他。

 ……

 宁宁还去了琉球、安南、暹罗,若不是好望角太危险,她还打算去看看洋人口中的好望角。

 当然她也不光是游玩,还帮泰隆商行做了不少生意,救过差点被海盗袭击的海商,还跟亦商亦盗的葡萄牙海军干过一仗。

 其实她也就是瞎指挥,出力的还是那个不速之客。那一次很危险,两人差点没了,就是那一次,她才下了决心。

 还有很多很多,宁宁日子过得多姿多彩,简直都不想回家了。

 而那个不速之客,就一直厚着脸皮跟着她,也许厚脸皮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反正这事让薛庭儴知道后,他是暴跳如雷,恨不得插了翅膀飞过来,将这个人赶走。

 可惜他插不了翅膀,也不能飞过来,随着叶莒的告老,林邈的也快致仕了。

 林邈是个心大的,自诩没学生本事,就什么事都丢给薛庭儴。嘉成帝也是这样,他根本走不开,只能干气。

 每次收到女儿的信,明明里面根本没提那个人,他都要气上几天。

 “你也行了,也不知道谁当年劝我,女儿开心就好,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咱们累了一辈子,还不是想让她肆意快活。”

 “那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谁当年看出端倪,却是不声不吭,任凭女儿去吃那一场苦的。你不说这,我都想不起来,说起这,咱们就要论一论。合则你看着前面一个火坑,还坐看着女儿跳,你咋就这么心狠的,不是你十月怀胎养出来的?”

 薛庭儴简直冤枉死了,他又不是神仙转世,只看出女儿态度不对,还能算出后面发生什么事。

 可就因为这,招儿但凡提起,他就要吃排揎,关键他也就只能干受着,打也舍不得打,骂也舍不得骂。

 “他比宁宁大多少!以后早死在我闺女前头,我闺女不是要守寡!”

 他说得倒是义愤填膺,那边招儿却抹起眼泪来:“好哇,合则你嫌我老,我也比你大,以后是不是要死在你前头,让你当鳏夫。”

 “胡说什么,你能跟他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他曾经对你心怀不轨!”

 “当年不是他,你大抵媳妇孩子都没了,你早就当鳏夫了。再说了,那叫什么心怀不轨,我倒现在都觉得他很莫名其妙。这都是多少年的老账了,你还翻旧账,说白了就是嫌弃我人老珠黄了……”

 最终,薛庭儴还是没拗过招儿,也是实在想女儿了,招了两个人回来。

 是的,两个人。

 宁宁个没心没肺的,回来后就拉着娘的手说体己话去了。那不速之客被她扔在脑勺后面,脸都气黑了。

 薛庭儴看到这一幕,别提多高兴了。

 高兴完,还是生气。

 他满眼嫌弃地看着对方:“你还不回去,杵这儿干啥?”

 某人低着头不做声。

 薛庭儴吃了对方多年的干醋,每次提起来就要吃上一吃,虽然他知道这人看似冰冷,实则是个君子,当年也救过招儿几回,不然他们夫妻二人将会天人永隔,也不会有后面两个孩子。

 而他后来明明有机会干出些事来,却从没做出什么。

 可他就是见不惯这个人。

 尤其看见对方难得的低姿态,他越发恶形恶状:“我薛家乃是书香门第,你没有功名,不行!”

 “我女儿生得貌美如花,你长得太丑,不行!”

 “我女儿家财万贯,你一个吃死俸禄,太穷了,不行!”

 “我女儿比你小这么多,你以后早死了,她要当寡妇,所以还是不行!”

 门后面,宁宁挣着要出来,被招儿死死拉住了。

 这时,那个一直很沉默的男人说话了。

 “我会努力的活到她后面,一定不让她当寡妇。”

 宁宁捂着嘴,哭了起来。

 高大的男子掀起袍子下摆,跪了下来:“岳父,请把宁宁交给我,我一定会对她好。”

 冬日的天,向来亮得晚。

 可有了雪就不一样,哪怕是夜里,顺着窗子往外看,也能看见一片白光。

 屋里的地龙烧得正暖和,也因此被褥也是轻薄的。

 鲁王早就醒了,却是舍不得的动,感受着那片馨软。

 被窝里的人动了一下,就又往下钻去。

 成亲以后,鲁王才知道她睡觉有这种习惯。蜷得像个虾仁儿,把头脸都藏在被子里,总是让人担忧她会被自己闷死。

 所以鲁王夜里睡觉格外警醒,时不时就要摸了摸她,把她往上拉一拉。后来索性把人抱在怀里箍着,才能制止。

 她起先挣扎不愿,久了倒也习惯了。

 每逢冬天的时候,无论他们在哪儿,总要回京一趟,就待在汤泉庄子里,悠闲度过整个冬天。

 自然少不了回京里去,或是进宫,或是去薛家。

 不过他那岳父人越老越幼稚,总喜欢和他作对,渐渐他就不愿去了。不过这家里他说了不算数,还是得去。

 躺了一回儿,鲁王躺不住了,轻手轻脚爬起来。

 她翻了个身,乌鸦鸦的长发露了出来,像最上等的缎子,他伸手抚了抚,才给她盖好被子,套上衣裳起来了。

 鲁王一直有晨间练武的习惯,几十年如一日。

 现在越发勤勉了,甚至命人找了不少养生的秘诀,那五禽戏是他最近的新宠。

 他那岳父嘴太臭,见着他就咒他要早死,所以他一定得活得长长久久,到时候看打谁的脸。

 鲁王推开房门走出去,迎面吹来一阵寒风,冰冷刺骨。

 他衣裳单薄,却丝毫不惧走了出去。先去找来铁锹,然后就铲起院子里的雪。

 他一个人独久了,惯是不喜欢人侍候,后来当了皇子封了王,还是这样。宁宁起先不这样,大抵是两人处久了,也被他养成了习惯。不管两人在哪儿,身边也就一两个下人,不叫的时候不出来。

 等鲁王将院子里的雪铲干净,身上也热气腾腾的。他这才将铁锹放了回去,顺道去了厨房,烧了火,又洗了几把米丢进去。

 墙角的柜子里放了不少菜,都是最新鲜的,且洗好择好。案板上,鸡鸭鱼肉一应肉食,也早就准备好了。

 鲁王打小就会自己做饭,也是嘴刁,吃不好那海盗窝里的饭菜。那会儿他还小,海盗里有个厨子,就跟在旁边看着学,也就学会了。

 人人都说莫堂主刀法好,没人知道他刀法好是因为他跟厨子学的。也就是因为这,他素来不爱处理菜食这种琐碎事,所以都是下人提前准备好拿来,他只管做就好了。

 他拿出一块儿鸡胸肉,又持起菜刀,只见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银光闪过,鸡肉变成了鸡茸。

 宁宁爱吃鸡茸粥,除了配岳母亲手做的小酱菜,最好再来几个馅儿鲜香可口的包子。

 不拘什么馅儿,所以他又随手拿了几把菜剁吧剁了,再拿出一块儿肥瘦相间的肉剁成馅儿。

 等调好味儿,腌制一会儿,这时他已经把醒好的面团拿了出来。

 他们两个吃不了多少,所以鲁王就包了一笼包子。

 在锅里架上蒸笼,又在灶膛里添了把柴,鲁王便走了,自会有人看着火候。

 宁宁醒来后,就看见身边没人。

 不过也都习惯了,知道他一大早上闲不住。

 她慢吞吞地穿了衣裳,随意把秀发捋在耳后,便趿拉着绣鞋出去了。

 掀开门帘子,外面一片冰寒,幸好她刚起来,又有地龙,她很聪明地站在里面往外看。

 地上有热气,自然冻不着,不然他又该气了。

 以前娘总说爹小气儿多,其实宁宁觉得男人都这样,什么都能生气,还得让人哄。

 她一手撑着帘子,靠在门框子往外看。

 就见他一身单衣,衣襟微敞,露出里面虬结的肌肉,正认真地练着那劳什子五禽戏。

 怪模怪样,不如他耍剑好看,更不用说刀了。

 宁宁最爱看他耍刀,简直让她眼花缭乱。

 她看着他这模样就冷,可看他却是热气腾腾的。

 嗯,肉眼可见的热气腾腾。

 “醒了?”其实眼角余光早就瞅见了她,不过鲁王还是等这一套练完,才出声。

 “嗯。”

 “早饭已经做好了。”

 “那我去端来。”说着,宁宁就要踏出门槛,却被他给阻了。

 “外面冷,我去。”

 不多时,他就端着一托盘的吃食回来了。

 他去擦汗更衣,宁宁就摆桌子,刚摆好了,他就回来了。

 每次宁宁见他动作如此之快,就怀疑他是不是这身衣裳就没换过。鲁王爱是穿些深色的,来来去去不是蓝就是黑,宁宁这么怀疑也不是没道理。

 “好吃,你手艺越来越好了。”

 鲁王嘴里不说话,暗蓝色的眸子里却是漫开一阵笑意。

 “待会儿咱们回家一趟吧,我想纪哥儿了。”

 纪哥儿是两人唯一的儿子,今年方六岁。寻常跟外祖和外祖母过,因为爹娘都是不靠谱的。

 其实也不是不靠谱,两人整整在京里待了三年,才时不时出去一趟。且时间极为短暂,都是两三个月就回来了,也就今年出去得久了些,整整半年。

 鲁王其实不太想要这个孩子,总觉得和他抢了宁宁,占据了两人的相处时光。也是他那嘴臭的岳父嘴里有毒,他总觉得时光很短暂,能节省一些是一些。

 “不想去。”

 宁宁眼里漫出波光,笑了起来:“怎么?还生气着。”

 鲁王哼了哼:“我肯定不让你当寡妇。”

 知道他计较这事,宁宁也不敢笑得太多,不然他又该气了。

 不过是一句话,他计较了这么多年,宁宁又怎么会漏下他为了这句话做出的点点滴滴。

 “嗯,我知道,你肯定活在我后头。你不是说过了吗,我眼皮子浅,你若走在我前头,我肯定哭惨了。”

 最后鲁王活到了九十八,在宁宁弥留的那段时间里,他总是搂着她不停地对她说:“我觉得那个梦,就是指引我来找你的,可惜我来晚了。若是有下辈子,我肯定会来早点,若是下辈子还有这个梦就好了。”

 她摸着他的手道:“肯定还会有的,你可记得来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