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血色残阳 新


小说:武侠之我是皇帝  作者:寒光客

 小刀如游鱼入水,灵活而迅捷,穿梭在人群之中,血水如泉驻喷薄。

 喉咙被洞穿,眼神空洞而呆滞,接着便倒了下去。

 胸口被洞穿,尚且还能前冲两步。

 手中武器被洞穿,只剩下目瞪口呆,忽然想起了要逃跑,可却已经来不及。

 院落间注满了血水。

 血液堆积成池,找寻宣泄的出口。

 终于,找寻到了院门、被新年喜庆红纸堵住的排水通道、年岁已久的墙根等这些可以外流的地方。

 冲破了排水通道的红纸,如流水般涌入下水道。

 血气升腾,弥漫整座天府城南城。

 沉浸在新年的喜庆里的百姓尚且以为哪家主人又在杀猪。

 行走在宅院边的路人以为这家宅院的主人养的猪也太大只了些,还有从院门流出来血也太浪费了,但看这家宅院的规模,想必主人也不在意这点猪血。

 纵然宅院内已然成了人间修罗场,但就过往的行人而言,日子照旧。

 终于,一颗脑袋被凌北修一刀斩落飞上了天空,掉落在了街上,人头如瓜滚地十几米,滚落到了正于街上看精美小物件的某家小姐的脚边时,她低头一看。

 一声惊呼,随之双眼翻白倒地,引来人群注意,这才猛然惊觉。

 那家主人哪里是在杀猪,这是在杀人。

 长街百姓瞬间炸开了锅,人群骚动,四处奔跑。

 有些店铺关起了门,隔着门缝想要看热闹。

 有些人口中谩骂不止,说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一边谩骂,一边找个可以看热闹的高处。

 街头菜市场每年都有人被砍头,一次看得不太过瘾。

 看着样子,应该是某富家老爷犯了错事,要被官家老爷抄家了。因为反抗,才被官家老爷砍掉了脑袋。

 胆敢在白天要人脑袋的,除了傻子,就只有官家人敢做。

 原本骚乱的街道,过了一会,便空空荡荡的。

 周可灵随国教两位弟子走在街上,十分显眼。

 有热心人透过门缝提醒他们不要在街上走了,却没有说明原因。

 当周可灵走到宅院边时,腐朽的墙根坍塌,血水流向长街。

 …

 …

 百里雄途和申屠良一两位南北绝顶天才可谓棋逢对手,心无旁骛的过招,两人皆是见招拆招,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斗得久了,看起来都不像是在决斗,反而像是在切磋。

 申屠量一在南方年轻一辈可谓无敌存在,自出剑冢,未曾一败,就连比他高出些许境界的对手都败在了他的手下,就连玄指,他都敢一战,还不曾落败,而天下万象又有几人,传说中的仙境更是凤毛麟角。

 他自认天下无敌手。

 可未曾想,北方天才百里雄途竟是这般难缠,一身金刚体魄近乎无敌,任凭他剑气如何凌厉,竟是伤不到他分毫,是以就算是看到武凌大开杀戒欲走,都没有办法。

 百里雄途更是个武痴,虽是天生金刚境体魄,但二十多年,于武道修炼上更是勤练不辍,但老祖宗从始至终都在教导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可目中无人,因此,他相比于申屠良一,要更加的沉默一些。

 但武痴就是武痴,难得碰见那么个对手,他战意盎然,出拳迅速如猛虎附加,拳风阵阵似有雷霆附着,刚猛无比。

 两大天才斗得酣畅淋漓。

 武凌出得院门,一身紫衣不曾染血,回头看了一眼院中正斗得酣畅的两人。

 不禁有些感慨。

 “真生猛。”

 凌北修手中的武家刀还流淌着鲜红的血液,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向长街。他额头有汗,一滴接着一滴的排列。

 “小凌,接下来去哪?”

 武凌说道:“想必经过此战,那些所谓的江湖好汉想要取我的脑袋之前就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种本事了,不过,虽是如此,大庄王朝我是呆不了了,就算是品境之下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但三天两头被人来打扰,我就休想静下心来做我想做的事了,因此,我决定,上西凉。”

 鱼唱晚说道:“我们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庄羽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武凌道:“但是等了那么久,一个人影都没有见着,已经足以说明了一些事,所以,我们此时出城,应该还来得及。”

 鱼唱晚说道:“那三个人好像一直在看着我们,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庄羽的眼线。”

 周可灵等人察觉到了武凌看过来的目光,立即走了过去。

 鱼唱晚惊呼道:“是你们?”

 周可灵点点头说道:“你们要去哪里,能带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