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巫后的话


小说:绝世武侠系统  作者:青草朦胧

 

 高有百丈的巫后雕塑,乃是整个巫后神殿的象征,方圆五十丈之内,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但是今日,在近百位巫天卫庄重肃穆的吟唱声,以及五大巫侍的陪同下,一袭黑衣,体形修长的石小乐,却大大方方地绕过雕塑,靠近了那扇他曾接近过的巨大石门。

 距离石门十丈位置,五大巫侍相继停步,脸上闪过了惊悸之色。

 在这里,他们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似乎再进一步,就会被这股压力挤成肉泥。

 反观石小乐,却在八成巫血与某种气息的交融下,无视了这股压力,得以继续往前。

 “第六巫侍,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请注意安全,若事不可为,一定要设法保护自身。”

 大巫侍在后方嘱咐。

 “多谢,在下省得。”

 石小乐头也不回,待发现石门表面的阵盘被人隐去,心中不由暗笑。

 站在原地,他伸出手指,一滴巫祖之血被逼出,浮于指上。刹那间,整座巫后神殿都摇晃起来,发出了奇异的声响。

 “怎么回事?”

 御书房内,夏小九抬头望向皇宫后方,在他身边的大太监童士,眼中则掠过一丝惊骇的光芒。

 闵家的花园内,闵云书闪身来到闵天良身旁,语气低沉至极:“族内的巫后之盘发生异动,有人……凝练了巫祖之血。”

 磅!

 气劲扩散,闵天良甚至来不及收回,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大夏皇宫的方向。

 前不久,石小乐成为第六巫侍的消息传来,已令他天旋地转,如今得知此事,脑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仍是那道笼罩在他头顶的人影。

 父亲闵云书没有去打探消息,也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死寂中,闵云书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父亲笑什么?”

 “我笑那个小子,死到临头尤不自知。”

 闵云书低声传音,片刻后,闵天良惊呼道:“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

 的确,巫天卫是高于皇室和宗庙的,但架不住一部分巫天卫,正是来自于皇室和宗庙,这种联系无法斩断,巫后神殿也需要这种联系。

 巧的是,第三巫侍的心腹之一,正是闵家的一位老人,日前向闵云书透露了些许内幕,令这位宗庙之主又惊又喜。

 “过犹不及!麒麟若不趟这次的浑水,为父相信,他必会成为吾儿的劲敌,在大时代中都会是璀璨的人物。可惜,大时代刚刚开启,有的人就注定要落幕了。”

 闵云书面带讥讽,轻声谈笑:“吾儿一定要记住一点,只有器量狭小之人,才会拘泥于一时的成败得失。过往无数代英杰,哪一个不是历经挫折,真正同阶无敌,一路顺风的人,没有几个走到巅峰。”

 “是,孩儿受教!”

 闵天良低着头,心中有些复杂,不过正如父亲说的,一个注定要死的人,生前再如何惊艳,也不过是过眼云烟,他年之后,谁还会记得?

 死人是永远争不过活人的。

 麒麟,你一路走好!

 ……

 石小乐有些紧张,万一打不开石门,他也只能利用阵法逃遁,虽然性命无虞,但也意味着这段时间的努力毫无意义,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不过很快,当巫祖之血融入那道石门时,石门开始扑漱漱地掉灰,而后在轰隆隆的声响中,拉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后方的五大巫侍呼吸粗重,脸色都涨红起来。

 尤其是大巫侍,完全失态,恨不得将石小乐取而代之,残余的理智令他艰难地冷静下来,叫道:“机不可失,第六巫侍快快入内!”

 不用他说,石小乐已闪身走了进去,因为水晶魔骨剧烈挣动起来,似在催促着他。

 又是一声巨响,石门重新闭合,巫后神殿也恢复了平静。

 “大巫侍,会不会出问题?”

 所有事情都在往既定方向发展,接下来,若是麒麟身死,一切休提,若是对方成功而返,那么巫后神殿,必将发生巨大改变!

 第四巫侍将所有环节都想了一遍,确定没有差错。这句问话,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一种对未来的期待和憧憬罢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放心吧,老天绝不会辜负我等多年的努力。”

 大巫侍强行镇定,淡淡道。

 “哈哈哈……”

 几人全都大笑起来。

 石门之后,不是通道,就那么迈入一步,石小乐便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丘陵之中。

 远处是层叠的群山,连绵起伏,林荫茂密,隐约听见流水声。

 而在他四周,是一道道数十丈高的环形石壁,前方则是一个小水潭,里面不时有黑色怪鱼,水蛇,龟鳖等在游动。

 当靠近时,水晶魔骨的躁动比先前剧烈十倍。

 因为想弄清楚四周的格局,石小乐强忍着冲动,全力飞驰向外。

 以他如今的速度,一刻钟便足以穿越数百万里,但两个时辰下来,依旧走不出这片地方。

 而且他发现,此地几乎没有太高的山,多是丘陵林地,气候亦极其湿热。

 一路上,许许多多的毒虫,怪鸟在林间出没,有些地方更弥漫着大片的瘴气,足以毒死龙关境尊者。

 “这里,怎么像是苗疆一带?巫后巫后,莫非她与苗疆之地有关?”

 石小乐心惊不已。

 当世有之说,一海指的便是南海深处。而半地,便是苗疆之地,俱是天下江湖公认的最神秘,最不可踏足的区域。

 事实上有传言,飞马王朝的川蜀唐门,其创立者便是苗疆之人,可能隶属于苗疆几大种族中的一个分支,可见苗疆的势力有多可怕。

 “不对!”

 兀然间,石小乐一个激灵,他闭上眼睛,守心抱元,再睁开时,又回到了最初的石壁之内,远处青山如旧。

 “原来这只是巫后创造的幻境,差点骗过了我,昔年的巫后,至少在精神道造诣上,只怕是一位巅峰武帝!”

 何谓巅峰武帝?

 即,禁忌武帝!

 当世之中,连天境武帝都少见,禁忌武帝更是传说中的人物,在石小乐所见过,所听过的人物中,也许只有那位疑似石轩中的蓝衣人,无元老人,迈入了此境。

 石小乐压制着水晶魔骨的躁动,绕过水潭,又观察一番,终于发现了石壁中隐藏的阵法,沿着破绽,他很快进入了一处阵中阵。

 这里的空间只有数百平米,石壁呈方形,石小乐首先注意到了东侧的画像。

 “这……”

 他身形定格。

 皆因画中的女子,石小乐曾经见过,当初在化神城地下的化神树洞里,就有那么一具雕塑,面貌与此一模一样!

 也是在那里,石小乐才洞悉,有个男子正在秘密研制一种可令天下武者丧失功力的草药,誓要为雕塑所代表的女子复仇。

 难不成,巫后与那位女子有关?

 可是根据那个男子的描述,他离开化神城也只有数十年光阴,与巫后发生交集的可能性并不大。

 摇摇头,石小乐掩去疑惑,又将目光投向了画像之旁,刻在石壁上的文字。

 “我们都被骗了!”

 入目的第一句话,一股哀伤,愤怒,乃至裹挟着滔天杀机的无形力量,疯狂迫向石小乐,来不及反应,石小乐噗的喷出一口血,撞在另一侧的石壁上。

 可以猜测,这定是巫后所刻,但因为带着她的意志,时隔不知多久的岁月,只因有所触及,就击伤了拥有地境武帝实力的石小乐。

 这该是何等的强大?

 “道极生,这个虚伪的小人,以苍生之祸为引,布下惊天大局,引得我东胜大陆高手死伤惨重,他却高坐壁上观,渔翁得利。他们一个个都倒下了,天羽老祖,无极剑帝……无极剑帝牺牲了自己,令我逃出生天,但我的精血已枯,神魂也已黯淡,命不久矣。”

 “惜我东胜一败涂地,却怎忍家园被天外邪魔侵占,我已无力,只盼留下些许机缘,为后人尽最后一份心血……”

 话语中的绝望和痛苦,如在眼前,石小乐似乎看见了一个本该屹立天地的奇女子,在遭受背叛和敌人的连环打击下,拖着残重之躯,返回这里,刻下了人生最后的心语。

 一世骄傲与璀璨,偏于孤寂和落寞中凋零,谁堪怜惜?

 根据巫后的话来推断,她所经历的事件,必然在金渊之盟发生之前,也许比想象中更久,那时大夏王朝远远没有诞生。

 难怪,巫后神殿的底蕴如此恐怖,它大概是江湖中历史最古老的势力之一了!

 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石小乐叹息一声,迈步走出了这里,来到那处水潭边,纵身一跃而入。

 水潭底部,共悬浮着三样东西。

 左边是一根三寸长的黑色令箭,此乃巫神令。原来当年除了创立巫后神殿,巫后还在苗疆组建了一支更隐秘的力量,执此箭,便可号令征战。

 中间是一本典籍,这是真正的。

 因为担心后人资质不够,误入歧途,巫后留了一手,如今存于外界的,最多只能修炼到第八重,这也解释了之前石小乐不得寸进的现象。

 最右边,是一颗巫神丹,凝聚了巫后一身的血脉精华,只要吞下此丹,便有希望踏足巫后当年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