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小说:重回80之大时代  作者:小鱼叉

 请支持正版,么么么么哒~

 最重要的是,诺华、辉瑞、罗氏、赛诺菲、默沙东、葛兰素史克,这些世界排名前列的制药公司都在香江设有办事处,相对于寄封信都要一两个月的内地来说,香江真的是方便太多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82年的香江还处于大英帝国的控制之下,一个没有监护人的未成年人想要拿到去香江的通行证,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就算是到了香江,人生地不熟一切都要重头开始,这可不是简单的事。

 “你一个小孩子想这么多做什么,你呀,只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以后就什么都不愁了!”周思甜戳了一下弟弟的脑袋,随即拍拍车后座,“上来吧,现在没人了,不会有人笑话你。”

 李铮哑然,原来她觉得自己不坐车后座是因为怕同学看到。他……他是克服不了自己的羞耻心啊!

 认命坐上去,东流镇离清河镇有五六公里来,总不能真走回去。

 穿过一条弄堂,姐弟俩远远就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人,他垂着头,嘴巴里还叼着一颗香烟。

 李铮下车,目光扫过那人身周,七八颗烟蒂凌乱地分布在地上,看来是等了很长时间了。

 “张叔叔?”周思甜略带迟疑地叫出声来。

 张炳坤头猛地抬了起来,看到李铮和周思甜,随手将香烟往地上一丢,踩灭。

 “甜妞,小铮……”他张了张嘴,似乎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眼眶有些泛红,里面分布着许多红血丝,胡子也好几天没刮了,嘴巴一圈都是细密的胡茬。

 “张叔叔,去家里坐坐吧。”周思甜边说着,边上前开门。

 “不……不了。”张炳坤摇摇头,“我是来看李哥的。带我去看看他吧。”他的声音里压抑着悲伤。

 李铮低着头当鸵鸟,他现在最不愿的就是见原主的熟人,特别是这种一看就不好糊弄的。但是周思甜显然没有接收到他的信号。

 “小铮,你陪张叔叔走一趟吧,我去准备晚饭。”周思甜不等李铮反对,已经转身进了家门。

 李铮……

 李铮强自镇定,抬头对张炳坤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张叔叔,我们走吧。”

 张炳坤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沉默地向着清河镇墓地方向走去。

 因为刚下葬不久,李父的墓前还放着鲜花以及酒杯,只是鲜花已经谢了,酒杯里的酒也蒸发干了。

 “扑通”,看到墓碑的一刹那,张炳坤没等李铮说话,就已经重重地跪在了地上,膝盖和石板相撞,发出清晰的碰撞声。

 “李哥,我对不住你……”

 原来张炳坤与李父的渊源颇深,张炳坤是跑黑船的,走的就是深市、珠海、香江这条线,前些年严打的时候,他晚上跑黑船的时候被海警发现,弃船跳海,是李父救了他。李父为了帮他,挪用了生产队物资,虽然只是两捆纱布的事,但还是因此被杨胜抓住痛脚,引咎辞掉了生产队队长的职位。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嫂子也在船上,否则我打死不会开那趟船。”令人讽刺的是,李父救了张炳坤,而李母却是跟着张炳坤的船离开了清河镇,去了香江。

 知道这件事后,张炳坤就再也没有登过李家的门,直到听到李父去世的消息。

 “张叔叔,节哀。”从周思甜口中可以听出,李母本就不是个安于柴米油盐的人,她和李父没有一点共同语言,她的离开是迟早的事。

 张炳坤祭拜完李父后没有去李家吃饭,他给李铮塞了一大笔钱,李铮数了数竟有三四千,饶是在香江,这也是许多人小半年的工资了。

 李铮摇头苦笑,现在倒是路线、路费全齐了。难道是老天爷也在暗示他?将这个荒谬的想法压下。周思甜已经高三了,她成绩很好,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即使如此,前往香江的念头已然在李铮心头种下,只待时机一成熟便会立刻生根发芽。

 这一日,正好是周末,昨天晚上李铮熬夜写出了一篇关于“但诺丁药物制造催化剂”的论文。但诺丁是现今国际上控制血压的常规药,仅在欧洲和北美大陆一处,其每年的销售额就近50亿美元,且供不应求。

 制约其供应的便是生产能力的不足,但诺丁其主要成分是动物肝脏中提取的一种化合物结晶,往往几十斤动物肝脏只能提取几十克结晶,转化率极其底下。

 而李铮论文里所提及的催化剂,能将提高动物肝脏中结晶的提取率提高30%-50%不等,也就是说同等原材料,同等生产条件下,使用催化剂后,但诺丁的产量能提高30%-50%,转换成销售额便是近20亿美元,这足够使任何一家制药大鳄疯狂。

 李铮写完后,将信纸小心地叠了起来,放进信封贴好邮票,压在枕头底下,这就是他的原始资本了。

 不过,他睡一天的美梦很快就被打破了。

 李朝阳咋咋呼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不多时,李铮只感觉一双冰冷的手伸进了他的被窝。

 李铮猛地睁眼。

 “嗨,李铮,早上好。”李朝阳笑得一脸无辜。

 好……好你妹!实验狗也是有脾气的!

 起床,刷牙,洗脸,李铮浑身弥漫着低气压,而李朝阳似乎毫无所觉,使劲在李铮耳边说着大官回乡什么的。

 大官,哪来的大官,就算真的有大官管他什么事。上辈子他放弃冷泉港实验室工作回国的时候,国务.院总.理还亲自接见过他,夸他国之栋梁呢!

 被拉着到礼堂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镇民们一个个颠着脚伸长脖子张望着,许多妇女怀里还抱着没出生几个月的婴儿,婴儿的啼哭声在整个礼堂回荡。

 “这种环境,抱着孩子来干嘛。”李铮皱着眉头说道,人多细菌就多,这对于刚出生几月免疫力不强的孩子来说,是十分危险的。

 “还不是想沾沾谢文杰的文气,那是我们清河镇第一批大学生中考得最好的,现在在华京卫生部,这回是陪着大领导来谈一个什么项目的,听说若是谈成了,我们整个清河镇就能像华英镇一样,人人都住上大楼房!”李朝阳手舞足蹈地说道。

 卫生部?项目?李铮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他的目光闪了闪,是不是他猜想的那样……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咚咚咚”大锣敲响,县镇领导们依次上台,一群头发花白的老人中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没等李铮想这人究竟是谁,激动的李朝阳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谢文杰,是谢文杰!”那狂热的模样,跟后世的小姑娘见到偶像的模样差不多。

 礼堂台上,县里领导拍了拍喇叭,开始讲话。

 “乡亲们,今天请大家来这里,是要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一、我们谢.处回来了,谢处是我们清河镇走出去的,现在在华京卫生部工作,是我们清河镇的骄傲啊!二、我们谢处给家乡带来了一个大项目!一个外国大企业的投资,螺丝,是叫螺丝是吧,虽然这个企业名字有点怪啊!但他确实是一个很大的企业!如果这个项目成功,我们清河镇的经济将更上一层楼啊!”

 礼堂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螺丝……外国大企业的名字都这么怪啊?”李朝阳小声嘀咕着。

 李铮的嘴角抽了抽,螺丝,是罗氏吧,瑞士的制药公司,在全球制药公司排名一直排在前十,在他上辈子猝死前几年,罗氏还因在癌症药上的优势,挤进了全球制药公司排行的前三名。

 巧合的是,上辈子与李铮合作最密切的也正是罗氏,他记得……自己的合作伙伴,也是未来罗氏亚洲区执行副总裁的戴维.安多里奥似乎就在香江,过着他口中所谓一生中最黑暗的“流放生涯”。

 “乡亲们好,很高兴再次能回到清河镇。罗氏是瑞士最大的制药公司,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制药公司之一,是世界五百强。罗氏此次来盐田县考察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制药厂厂址,这是今年卫生部最重视是项目之一,对于整个盐田县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大的机遇。我作为清河镇人,当然希望清河镇能雀屏中选。但是这离不开乡亲们的帮助……”

 谢文杰后面说了什么,李铮已经没再听了。他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他不记得后世罗氏在深市有制药厂。要不就是关了,要不就是这次项目根本没有成功,李铮觉得大多数可能是后者。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没等他开口,他的嘴巴就被人捂住了。

 “呜呜……”小贺用力挣扎着,但他一个服务生怎么能和警卫员比力气,很快就被捂着嘴拉了出去。

 “哈哈哈,原来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嘛。就怕影响了戴维先生的兴致。”邱郑烨大笑着说道。同时,他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低头把玩袖扣的李铮一眼,暗暗将这个特殊的高中生记在了心里。

 戴维最想做的就是立马回到房间打电话,确认李铮提供的小技巧的可行性。但眼前这些华国官员实在是太会讲话了,一句客气话都说得跟花儿似的,连戴维都不由有些心疼那个满头大汗的年轻翻译。

 “戴维先生,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实地考察,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邱郑烨口中终于说出了戴维梦寐以求的话。

 “好的,好的!”戴维忙不迭地说道,不等邱郑烨再开口,他已经转身小跑着上楼,临到楼梯口,戴维满脸笑容地转过身来,“亲爱的李,我明天来找你!”

 戴维说完就“噔噔噔”上楼了,留下被一众华国官员目光洗礼的李铮。

 李铮……我明天还要上课呢。

 翌日,东流高中迎来了一批贵客。戴维走在最前面,一改昨日的面无表情,今天的戴维虽然顶着两个黑眼圈,脸色因为熬夜也显得有些苍白,但他的心情却是无比飞扬。

 就在昨晚,他连夜让人在一生产线上实验了李铮提供的小技巧,结果绝对喜人。改变物质投放次序和方法后,白烟的产生率下降了近80%。得到实验结果后,他第一时间给总部打了报告。

 “李就在这里吗?真是具有华国特色的高等学府,难怪能培养出李这样优秀的人才。”戴维的好话就像不要钱一样地往外送。

 “是啊,东流中学在整个海东省也是排名前列的,李铮同学十分优秀!”邱郑烨绝对不会说,在今天之前,他根本没听说过什么东流中学。

 虽然众人不明白,为什么罗氏负责人一大早不去他们拟定的几个厂址候选地考察,而是坚持要来东流中学找李铮,但钱在人家兜里,他们有什么办法,只得满面笑容地陪着。

 张校长、马主任、刘会英等学校一众老师听闻消息,都等在了教学楼楼下。当听省长说明了外国友人的要求后,张校长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第一反应是,李铮?怎么又是李铮?!

 刘会英的表现更明显一些,她忍不住开口问道:“李铮是惹什么麻烦了吗?他还小……我是他的班主任,有什么事先和我说吧。”

 翻译迅速将刘会英的话翻译给了戴维。

 “哦,上帝呀,原来您是李的导师,多么美丽的女士的,难怪能教育出李这样优秀的学生。”戴维作势就要上去拥抱刘会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