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药神山


小说:绝代武帝  作者:静磨剑
推荐阅读:第一夫人,总裁天价挚爱 双向暗恋 星际之魔君在下 天界归来 阿波罗的黄昏 

 老人为难地道“家族内已经没有潜藏的高手了,有能力狙击尘思澜的人,都让西将府盯上了……他身怀绝世法术,事关大金世家之前程,拿下他是必须的,但是……”

 话未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招呼“家主大人,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

 房门打开,一位年轻人轻手轻脚走了进来。礼仪做毕,年轻人道“启禀家主,跟踪尘思澜的探子,失去了对方的踪迹。探子来报说,尘思澜似乎对山林穿行极为熟络,刚进药神山没多久,便连一丝痕迹都找不到了。”

 老人和中年人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

 老人感叹道“怪不得年纪轻轻战斗经验如此丰富,看来他的历练,不比成年人少啊!”

 中年人皱眉道“难道真是天要刁难我大金世家?如今那小子踪迹全失,便是能抽调出人手,也抓不住他了啊!”

 老人却笑道“那也未必。这事儿原本我还有些犹豫,现在便正好,不用去费脑筋了。”

 中年人奇道“就这样放过他?”

 老人道“不是放过,是静观其变。他十有是想攻击大金药场,不管他的目标是哪一座药场,我们在所有药场内设好埋伏即可,只要他敢动手,就是自投罗网,我们至多损失一点物资和人手罢了。”

 “可是……”中年人有些担心“药场的守卫虽然不少,但是能匹敌那小子的却也不多啊!万一给他搞了破坏,却没能抓住他,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老人想也不想便道“直接动用防御法阵,你还怕那小子飞了?”

 中年人一惊“药场防护阵是用来对付无极境巅峰强敌的啊!不但资源耗费巨大,还只能使用一次。祖宗遗训,药场乃大金基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啊!大金千百年历史都没用过几次,拿来对付那个小子,是不是太浪费了?”

 老人道“不用防护阵,以药场的守护力量,你敢保证能百分百抓住那小子?”

 “这个……”中年人无言以对。

 老人怒哼了一声,斥道“身为下任家主,目光怎能如此短浅?比起那小子身上的斗阵,防御阵的耗损算什么?别说一座,便是三座四座,都得开!”

 中年人低下了头“是,孩儿受教了……”

 药神山之名由来已久,有记载的历史都超过了数千年,甚至有传说,大金在山中的所有药场,都不是大金自身打造,而是金家先祖在山中发现的古代遗迹。

 无论传说是真是假,韩尘都感到这片药神山脉不太正常。这里很多植物明显不应该生长于这片地域,也有很多植物发生了变异,更多的是各种各样杂交而成的怪异物种。

 显然,这种状况不可能天然形成,大金世家既无大规模改良这片山林的动机,也应当没有那样的能力,这片药神山脉,极有可能是古代某个巨型势力的领地,也就是说,泰华城流传的传说,是有一定真实性的。

 既称做“药神山”,自是由于其盛产药草的缘故。韩尘从入山到现在,已经在山林中穿行了百余公里,光是在外围的路途中,韩尘就看见过数十株野生灵药,尽管这些灵药级别很低,但这在其他丛林,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依照地图的指示,韩尘来到了大金第一座药场所在的位置。

 身为善用斗阵的炼金术师,一靠近药场范畴,韩尘便感应到了隐匿在暗处的阵法波动。他立即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座地基法阵,从其层层叠叠的能量构成判断,这座法阵比雅黎纱设置在德拉诺城的防御阵要繁复得多,但在能量强度上却弱了不少。结构那么复杂的法阵,只怕全帝国都找不出几座来。

 应对这样的法阵,可不像对付德拉诺法阵那么简单。破坏德拉诺法阵,只需要强大的力量直接攻击即可,而这种法阵,很可能是数阵连接,具有多重攻击和防御效果,以眼前这座法阵的能量强度看,一般的无极境巅峰强者陷入其中,都未必能够脱身。

 怪不得知道自己要攻打药场,大金世家也能无动于衷,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区区一座连体法阵就想挡住我?看来你们还不清楚我的能耐啊!”冷冷一笑,韩尘取出了迦罗沙之弓。

 在这自然之力繁盛的森山老林,最能发挥混元古阵的威力,药场的地基法阵能量强度虽比韩尘的功力高,但其缺陷也很明显,就是不能像人一样,会躲避自身弱点。这座法阵乃是基于一般法术建造,远远比不上矮人族古代通道里那种超级大阵的玄奥,只要一点点破坏掉法阵基点,这座防御阵就很难发挥效力了。

 斗阵之力从眉心投射入地,一轮古奥的灵纹显现而出,灵纹覆盖范围之内,所有花草树木、甚至包括土地岩石,都泛起了肉眼可见的淡淡灵光。

 大量的灵能循着阵符的线路向韩尘聚集,韩尘的双脚下,很快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能量光纹,便连他的躯体,都变得像玉石般晶莹剔透了。

 四星级的凤凰灵脉加上双元神,不但令他能加大混元古阵的范围,也让他运使这座天阶斗阵,没有过去那么吃力了。

 藤蔓般的灵力丝线从韩尘身体径直蔓延到了迦罗沙之弓上,韩尘拉动弓弦,一支臂腕粗的能量之柱,冉冉在韩尘与弓把之间显现而出。

 “嗡嗡……嗡嗡嗡……”

 受到外来攻击性能量的刺激,药场的地基法阵马上发出了警戒反应,早便处于迎敌状态的法阵,无需任何人操作,便自动自发地启动了。

 强大的能量波涛如浪潮般冲击在混元古阵上,但就好像枯脆的木杵撞上了坚韧的铁石,能量波涛一冲入混元古阵的阵符范畴,就被强硬的斗阵之力撕扯得四分五裂了。而溃散的能量回归大自然,转而又被吸纳进了迦罗沙之弓中。

 斗阵之下,万法皆溃,便是地基法阵也不能例外!

 但这座地基法阵的能量强度,是用来对付无极境巅峰强者的,韩尘的功力与之相去甚远,即便能在品阶上一时压制防御阵的冲击,那冲击带来的震荡却抵消不了。

 短短十来秒,韩尘的灵元便被能量冲击产生的余波震得有些晃荡了,而灵元失衡,斗阵必然受到影响,灵纹边缘的阵符,已出现了扭曲,那一片的自然之力,也不能顺畅地转向阵中央了。

 地基法阵的反应,当然引起了药场防卫人员的注意。

 “敌——袭——”

 一连串呼喝,从韩尘所在的方向直传到药场内部,药场里很快便响起了嘈杂的走动声。

 药场的基本构造和普通城池并无区别,广袤的种植地外,是一圈厚实的城墙,而药场人员的工作场所,主要建筑在药场的中央。

 “那小子来了吗?”警报声传到药场指挥所,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炼金术师猛地站了起来。

 一行人连忙冲上了瞭望塔,但众人环目四顾,并未看见药场内有打斗的迹象,而韩尘远在城墙外,他们也感应不到敌人确切的位置。

 直过了好几分钟,一名护卫才急匆匆跑到瞭望塔上,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报讯,那中年炼金术师便劈头盖脸大骂道“混账!怎么现在才来人上报?这是什么情况?防御阵为何会启动?”

 那护卫忙道“场主大人,这是因为防御阵本来就处于预备状态,如今受到刺激,便自行运转了。但是我们探测过了,刺激源来自城外,因而未见着敌人。”

 “城外?”场主皱起了眉头“对方在用法术攻击药场?”

 那护卫却道“这个……我们并未发现受到法术攻击的痕迹……”

 “没有法术攻击的痕迹?”场主脸上现出了几分惊异“没有法术攻击,防御阵怎么会运转?”

 那护卫道“我们仔细观察过了,的确没发现药场受到攻击,但是城北方向却有异常的灵波动荡,很可能敌人用了其他手段,目的只是测试我们的防御,未必是要攻击药场……”

 话音未落,北面忽地传来一声巨响,众人心头一跳,下意识望去,只见一缕青光从城墙一角轰然冲入,精准无误地撞在了位于城墙后不远的法阵能量传输点上,能量传输点上的晶体当场爆碎,连下方的精铁塔柱都被轰变了形。

 淡淡的能量光波从爆裂的晶体处弥漫开,那一片区的法阵波动立时消失,连带着整座法阵的能量运行,都停滞了几秒钟。

 “该死!”中年场主惊怒交加“他在破坏我们的防御阵!”

 旁边的人纷纷道“这是什么法术?怎么能直接突破防御阵能量场?”

 “对方怎么会清楚防御阵的关键部位所在?”

 “可恶,一定有内奸!”

 一名年纪稍长的人大声呵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转而问场主道“场主,现在该怎么处置?要不要派人出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