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讲故事


小说:红颜三千  作者:逆风小径

 时隔半年,再次被贴心的人侍候着洗澡,那种感觉无比舒心、美妙。

 王彦肚子里憋了半年的火气,沐浴注定会香艳无比,没过多时,二女就被王彦拉进浴桶中,剥成了小白兔,亲昵起来,屋内顿时春情荡漾,嘤咛喘息。

 守在屋子外面的小贝羞红着脸,脑海中闪现着王彦的模样,神情时怯时羞。

 一炷香后,浴房的门从里拉开,穿着浴袍的王彦龙行虎步而出,快步朝后边走去,

 小贝看了一眼屋内,隔着屏风,能看到两个虚影趴在浴桶边,赶忙唤过守在院门口的丫鬟,帮她一起照顾两个夫人。

 王彦快步走回房前,先前诸事已是抛诸脑后,此刻他只想跟朝思暮想的人儿好好亲热一番以解相思之苦。

 轻轻的推开门,做贼似的往里屋走,步子很轻,在配上贼贱的表情,活脱脱一个采花贼,就是差了些采花贼的淫荡气质,多了太多阳刚。

 贺雨珊依旧在床上,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纱衣搭在肩上,白皙嫩滑的香肩露在外面,腰带还是系了一半的样子。

 王彦在床前站了好一阵,看着贺雨珊的眼神越发温柔、痴情。

 “怎么了,刚刚还着急的不行,现在怎么就冷静了,难道肚子里的火气在燕儿跟素素身上撒干净了?所以到我这提不起劲来了?”贺雨珊笑着问道,还不时白王彦一眼。

 “我想你。”王彦傻傻的说道,这句话发自内心,自从离开这个家,他无一时不在思念贺雨珊,虽然她不是自己女人中性格最好的,也不是身材最好的,更不是容貌最好的,但是,自己心中,她是最特别的,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贺雨珊嘴巴微张,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侧过头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又羞答答的转回来,娇嗔着白了王彦一眼,伸出手,轻轻勾了勾玉指道。

 “快给老娘滚到床上来。”

 “遵命!”

 话落,王彦一记饿虎扑食,将贺雨珊扑倒在了床上,一时间,床榻摇曳,妙音响起

 王彦用行动诉说着自己的思念,贺雨珊同样也在用行动回应着她对王彦的相思,时间流逝,窗外天色转暗,屋内亮起烛光,二人的缠绵还在继续,没有停止的迹象。

 突然,挂在床边的铜铃响了声,沉醉在爱欲之中的王彦回过几分神来,看了一眼铜铃,然后顺着铃铛上的红线一路看去,发现最末尾抓在贺雨珊的手里,是她拉响的铃铛。

 贺雨珊背对着王彦,王彦看不到她的神情,但能从肢体的交流中感觉到一些,这次冲动,又过火了,自己只顾着单方面的宣泄,而忽略了她的感受了。

 鸣金收兵!王彦不在继续攻伐,贺雨珊眼神时而清明时而迷离,不断在二者之间转换,身子就像是被抽去了骨头软在王彦怀里,任由王彦摆弄。

 王彦将贺雨珊紧紧抱在怀里,让肌肤贴在一起,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暖,感觉非常安心。

 气氛渐渐静了下来,不多时,贺雨珊回过神来,手挣扎着摸到王彦腰间的软肉,掐了一下,动作十分无力,之前的翻云覆雨已经将她的能量消耗的一干二净。

 贺雨珊的动作在轻,王彦也能感觉的到,低下头,发现她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模样让王彦很想亲她一口,于是王彦付诸了行动,吻上了她的唇,贺雨珊反抗不得,想咬他一口,却使不出力气,刚刚淡了些的脸色再次红了起来。

 翻云覆雨的消耗是巨大的,还未平静下来,王彦的肚子就开始叫了起来,贺雨珊同样,只不过声响比起王彦要小很多。

 “婷儿!拿些吃的来!”

 贺雨珊话音刚落,婷儿就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子糕点,红着脸,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将糕点放到床后,便急匆匆的逃回了屏风后面,从始至终都没抬头看王彦一眼。

 王彦对小婷的‘生疏’有些纳闷,却也没多想,从盘子里拿起一块桂花糕,打量半天,觉得此时口干舌燥吃下这个八成能被噎死。

 贺雨珊看着桂花糕跟王彦想的一样,朝着屏风接着喊道。

 “婷儿,拿些水来啊!”

 屏风后面一阵响动,接着小婷端着壶走了出来,走道还是跟踩了棉花一样,王彦仔细打量发现,小婷好像换了裤子,刚刚那条是淡红色的,现在穿的这条是绿色的。

 小婷把水放到床前,就逃回了屏风后面。

 “婷儿!杯呢!”贺雨珊不争气的喊了一声,跟着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婷儿又来了一趟,把瓷杯放在床头,逃回了屏风后面。

 王彦在看不出异样就是傻子了,第一次小婷不看自己或许是‘生疏’了,可是连着三趟不看自己,再加上离去的那两步跑,很明显是在逃避!她在逃避什么?

 依偎在王彦怀里的贺雨珊不知哪来的力气,将王彦扑倒,爬到了上面,一手拿着桂花糕,一手拿着瓷杯。

 “官人,张嘴!”

 贺雨珊娇滴滴的声音打断了王彦的思路,王彦吃下桂花糕,贺雨珊将杯中水含在口中,低下头吻上了王彦的唇。

 一块桂花糕,二人吻了好一阵才松开,贺雨珊娇喘着伏在王彦胸前,下巴点在王彦胸口,柔声问道。

 “官人,你这一年都是怎么过得,有没有找新女人呢?”

 贺雨珊虽然面带暖笑,但王彦还是察觉到了她藏在温情面具后的那一抹淡淡的不悦。

 王彦没打算隐瞒,一丝一毫都没打算隐瞒,将自己离家后的所作所为一一说给贺雨珊听。

 贺雨珊听得很入迷,情绪随着王彦所说不停变化着,听到王彦连番击败西夏跟陈国的高手,拿下武试第一场胜利后,脸上露出自豪之色,听到王彦用江雪跟行路难击败西夏十三皇子后,笑的花枝乱颤,却不拆穿他,听到王彦为了五万妇孺甘愿出使西夏以身犯险时,狠狠地锤了一下王彦的胸口,虽然动作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

 听完王彦在熊战城的经历后,贺雨珊红了眼眶,眼泪跟着掉落下来,痛恨西夏人的残暴,怜悯那些被掳去的梁人。

 前往兴庆城路上的刺激经历让贺雨珊收起了眼泪,进宫觐见西夏皇帝,听得贺雨珊出了一身冷汗,紧紧的抱住了王彦。

 出城的经历让贺雨珊直呼王彦走了狗屎运。

 王彦讲到他趁白莲教跟黑狐战的难解难分之时,趁乱逃进了林子里,就停了下来。

 “官人,继续讲啊,你受了内伤,然后如何了?”贺雨珊催促道,脸上却是写满了玩味。

 “然后然后然后我救了一个人”王彦尴尬的说道。

 “哦,是么,你救了一个人啊,那她是个女人么?”